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夏逆 > 第六十三章、狼狈为奸(上)
    九州世界曾经有佛门高人,将世间芸芸众生分为三类。

    无知、有情、邪魔。

    诸如山间草木,或者是蝼蚁蚊虫之类,只有生命的本能,没有足以思考的智慧。无知无识、无善无恶,甚至连生与死都意识不到。这样的生灵,被称之为“无知”。

    无知之上,自然就是“有知”。

    “有知”却又分为两大类,一类能够明白自身的存在,懂得趋利避害,能分爱憎,这样的生灵就是“有情”;另一类虽然也有智慧,但智慧却被本身的贪恶压倒,沉溺于掠夺和捕食,只知破坏不懂创造,就被称之为“邪魔”。

    妖怪大多就是邪魔之属,只要好吃,只要吃了能得到好处,就算明知道有毒,它们也一样会忍不住去吃——北地人猎妖的时候,就常常使用一些很明显的毒饵,那种一看就知道很糟糕的东西里面藏着对邪魔有益的材料,只要是邪魔,看到了就会忍不住吃,百试百灵。

    至于那种能够克制自己贪婪本性的妖怪,就已经不是邪魔,而是可以交流的有情众生。大家或许有矛盾,甚至于经常会打个你死我活,但只要条件合适,完全能够彼此妥协,相安无事。

    那些蜂拥而至分食乌水大王尸体的小妖怪,就属于邪魔之类。

    它们真的不知道乌水大王的尸体是有毒的?未必。

    但对妖怪来说,吞噬别的妖怪能够有效帮助它们变得更加强大。那些有智慧的妖怪能够明白这只是幻觉——在强大之前,它们就已经被毒死了。但没有智慧,或者智慧敌不过本能的妖怪则不行,它们抵抗不住“变强”的诱惑。

    所以它们就都死了。

    其实吞噬毒物也不一定会死,妖怪里面,偶尔也会出现吃了剧毒产生变异,不仅没死反而获得了毒性的个体。

    不过,至少这次没有出现那样的幸运儿。

    小妖怪们死了一地,没有哪怕一个幸免于难。

    大约是因为小妖怪们都被乌水大王的尸骸吸引的缘故,潘龙接下来很长一段路都走得很太平,除了大风之外,没有遇到任何的阻碍。

    他又走了一段路,眼看着距离半边山已经不远,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出来吧。”他对着空无一物的道路大声说,“身体和气味都可以隐藏,但敌意是无法隐藏的。”

    伴随着一声叹息,两个人影出现在前面不远处的路上,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两个人相貌有点相似,一个是虎背熊腰的黑发壮汉,一个是后背都有些佝偻的白发老人,看起来就像是父子俩的样子。他们身上看不出兽类的痕迹,但只站在那里,就隐约有一股腥风传来,显然并非人类。

    “化形妖王!”潘龙眯起眼睛,目光中闪过警惕之色。

    对妖怪来说,能够变化得完全没有兽类痕迹,便被称之为“化形”。

    化形是一个重要的门槛,能跨过这道门槛的妖怪,实力会比之前有一个很大的提升,寿命也会大大增加,更重要的是,能够领悟一些通过正常修炼无法获得的神通法术。

    所以有人说,妖怪的化形,就像是人类的返璞归真,是极为重要的分水岭。

    能够修炼有成返璞归真的人,被称之为真人、宗师,而能够化形的妖怪,则被称之为妖王、大圣。

    眼前这两个妖怪外表看起来毫无兽类痕迹,多半就是化形妖王。

    潘龙出道至今也有好几年,真人宗师也遇到过不止一位,就连长生的仙佛和妖神都见识过了,却还是第一次遇到化形妖王。

    他一言不发,心中却回忆起当年看过的一些记载。

    【虽然世人常常将妖王和真人并称,但实际上这种做法很不严谨。真人必定是苦修而成,一位真人或许会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但他绝对不会有明显的破绽。而妖王则不同,很多妖王都是因缘际会下得以化形,他们或许各有各的绝技,但战斗搏杀的硬功夫,却常常不如真人们。】

    他不是很确定这段记载是真是假,但现在,他只希望这段话是真的。

    当然,在那之前,他要先作另外一个尝试。

    “此路不通?”他沉声问道,“我数日之前来此,曾经遇到两位龙神,他们曾说过等二月初二,此地有些机缘……两位也是来争这份机缘的?”

    两个妖王对视一眼,形如老人的开口说:“你遇到的两位龙尊,是什么模样?”

    潘龙将二人的模样描述了一番,壮汉妖王的脸色渐渐变得缓和,老朽妖王的脸色却越发阴沉。

    “原来是东海两位龙尊认识的人。”他冷冷地说,“既然如此,就请过去吧。”

    潘龙笑了。

    “如果没遇到两位,我的确是要过去的。”他说,“但既然有两位妖王在此,那无论什么机缘,都和别人没什么关系了。我又何必白跑一趟?”

    说着,他转身就走。

    身后传来那壮汉妖王的声音:“这人倒也知趣,省了我们的事。”

    但随即那老朽妖王就说:“杀了他!”

    “嗷?”

    “那对男女从东海来,一来就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这一战就算能够斩灭义乌,我云州诸神还不知道要有多少陪葬!他跟那对男女认识,只怕便是那二人的后手。”老朽妖王的声音冰冷,“宁杀错,无放过,杀!”

    “嗷!”

    伴随一声狼嚎,狂风呼啸而至。

    潘龙猛地转身,蝉翼刀上寒芒闪烁,一挥手就是一道刀光,迎向了扑过来的壮汉妖王。

    “就知道你们没安好心!”

    他刚才本想转身离开,权当大家没见过面——妖王可不是好对付的,何况还是两个!

    但既然对方不肯放他离开,那就没办法了,手底下见生死吧。

    刀光一闪,划过壮汉妖王的身影,然后便是一声轰响。

    潘龙只感觉如同被一辆卡车迎面撞了似的,直接飞了出去,重重撞在旁边的岩石上,将好几块大石头接连撞得粉碎,才滑到在地上。

    直到这时,那壮汉妖王的身影才缓缓消散,竟然只是一道残影。

    潘龙还没来得及缓过气,就感觉到危险迎面而来,想都没想,继续挥刀。

    刀光如雪。

    又是一声轰响,他就像是滑板一样,擦着地面滑了出去,也不知道撞碎了多少树木和石头。

    但却又有一声愤怒的狼嚎,那壮汉妖王站在刚才潘龙躺着的地方,胸口一道凄惨的血痕,鲜血正在不断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