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夏逆 > 第三十章、为了银矿!
    火光映着山洞里面的崖壁,折射出鲜红的光芒。

    在这些鲜红之中,时不时出现一些黄色和黑色的斑纹,看起来就像老虎身上的花纹一般。

    但潘龙没找到哪怕一点点银白色。

    “这里真的是银矿吗?”他问,“为什么我一点银子都没找到?”

    唐纳也在仔细搜寻,过了片刻,他摇摇头,说:“或许银矿还在洞穴深处。美好的东西,总是要经过艰难困苦才能得到。”

    潘龙皱了皱眉,跟着他向山洞深处走去。

    这山洞里面倒也宽敞,不仅能够行人,就算推一辆小车进来,估计也没问题。如果能够找到银矿的话,开采起来应该会很方便。

    但……前提是,要能够找到银矿才行。

    两人顺着山洞往里面走了约莫五六十米,所见的却全都是和之前差不多的景象,完全找不到银子的踪迹。

    “你们确定之前没弄错?”潘龙忍不住问,“如果从山洞里面流出去的溪水带有少许的银颗粒,那么至少山洞里面应该也会有吧。”

    唐纳也满脸纳闷:“我曾亲手从河泥之中淘出银沙来,此事绝对不会错!”

    可他们这一路上也在注意搜寻脚下,那条从他们脚下流过的小溪里面,根本看不到哪怕一颗银粒。

    就像潘龙说的,如果这里真的有银矿,而且产量丰富到可以在外面的河底形成矿藏,那他们脚下的溪水里面,多少也该有一些细小的银粒才对。

    银粒沉重,不会全都被水流冲走的。而且山洞里面的地面并不平坦,水流经过的时候难免会有几个凹坑,这些凹坑里面,按说就会有银粒沉淀。

    可是,他们什么都没找到!

    二人继续朝着洞穴深处走,走了一段路,潘龙停了下来:“方向变了。刚才我们是向上走的,现在是向下走了。”

    唐纳有些疑惑:“你确定?”

    “当然确定!”潘龙说,“回去吧,如果有银矿的话,应该在前一段路上才对。”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水往低处流。既然银粒会积累在外面的河底,就说明它是从洞穴里面流出来的。那么,当然只能向高处寻找。

    两人回头找了一番,看到崖壁上有几处细小的裂纹,里面正在源源不断地涌出水来。

    “破开阻碍,或许便能窥见真实。”唐纳说。

    潘龙皱了皱眉,说:“我的长戟不适合用来砸石头。”

    “能者多劳,天经地义。”唐纳说着,从腰间解下一把短斧,重重一斧砍在一处崖缝上。

    那崖壁上的石头并不算很坚固,被他一斧子就砍裂了一块,流出的水势顿时大了不少。

    “不行!”潘龙立刻说,“不能再砍,后面可能有个地下湖。当心砍破了大洞,激流涌出来,到时候我们逃都没地方逃!”

    唐纳却摇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自古富贵险中求!”

    说着,他又是一斧,砍在刚才的位置。

    水流更快、更急了。

    潘龙急忙转身撤退——他可不打算跟这神经病一起冒险!

    他对于银矿究竟是什么样子很有兴趣,但他对于银子本身其实没多大兴趣。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冒这种毫无意义的风险!

    他走得很快,只一会儿就出了山洞,将里面的情况告诉了在外面等待的弥尔顿等人。

    当得知里面并没有危险的魔物,倒是可能有一座地下湖泊,而自己的神经病大哥还在凿着通往湖泊的岩壁,弥尔顿的脸都白了。

    “大哥!不要啊!”

    他大叫着冲了进去,不一会儿,就拖着满脸遗憾的唐纳退了出来。

    唐纳倒是挺听自己弟弟的话,没有固执地留下继续凿墙。这让潘龙对弥尔顿更加高看了一眼,也对唐纳有几分怀疑。

    这家伙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

    如果是真傻,他不该会被弥尔顿轻易就带出来。

    如果是装傻……他为什么要装傻?究竟想要隐瞒什么?

    大家退出了山洞,弥尔顿总算松了口气,正要说些什么,突然脸色大变。

    山洞里面,传出了闷雷一般的响声。

    “山洪暴发了!”潘龙立刻反应过来,“走!”

    一行人加快步伐,朝着旁边的山坡攀登,才爬了没多高,就看到浩浩荡荡的水流从山洞里面冲了出来。

    这水流又莽又急,里面还夹杂了不少碎石。要不是他们跑得快,被这水流冲一下,不摔倒可能还好,摔倒的话,估计就没命再站起来了。

    伴随着流水,轰隆隆的声音从山洞里面不断传出来,久久不能平息。

    等到太阳都快落山,水流才渐渐变得平缓,借着夕阳的光芒,潘龙分明看到,溪水冲过的地方,有一些银白色的细小颗粒。

    “果然是银矿!”他惊喜地说,“原来银矿在那个地下湖里面!”

    大家都很高兴,弥尔顿安排几个人在这里守着,其余人回营地好好休息。第二天一早,他们就再次赶来。

    流水已经变得像昨天一样平缓,他们直接涉水进了山洞,一会儿就来到了昨天唐纳砍破崖壁的地方。

    崖壁的破口处依然还有水流,但也已经变得平缓起来。

    唐纳提着特别准备的大斧头,狠狠地朝着崖壁破口的地方砍去,接连几斧,崖壁就破了一个大洞。

    就在他继续砍的时候,潘龙突然一皱眉,长戟刺了出去,贴着他的身体,刺入了崖壁那边。

    一声尖利的叫声在那边响起,紧接着是急促的水声,更有许多类似的尖利声音此起彼伏。

    “撤!”弥尔顿立刻大叫,一把拽住哥哥的胳膊,“快撤!快撤!”

    他不知道那些叫声是什么,但听数量就知道不好对付。

    他们才走了几步,一个个狭长的身影就从崖壁的缺口里面冲了出来。

    那是一种浑身黑绿色的蜥蜴,大概有寻常人的小臂长,眼珠鲜红,嘴里的牙齿又长又锋利,背后还有如同刀锋一般的棘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软弱可欺的东西。

    它们数量众多,源源不断地冲出来,在水里的动作也相当灵活,简直比猫都更加敏捷。

    如果只有唐纳和弥尔顿,必定会被这些蜥蜴围住。就算他们穿着铠甲,也不见得能保护自己周全,下场很不乐观。

    好在,这里还有潘龙。

    潘龙的长戟飞快地挥舞,每一下至少杀死一只蜥蜴。虽然冲出来的蜥蜴很多,却没有哪怕一条能冲到他们的面前。

    他们一路退出了山洞,弥尔顿大喊着让部下们赶快离开,然后他们都急急忙忙地走远,还布置好了防线,准备跟这些蜥蜴们大战一场。

    可怪异的是,当他们走出山洞之后,那些蜥蜴只追到山洞门口,就没有再追出来。

    “它们为什么不追了?”潘龙疑惑地问。

    “也许……它们喜欢黑暗,讨厌亮光?”弥尔顿猜测。

    “鬼蜮之辈,自然畏惧大日煌煌。”唐纳说。

    潘龙皱了皱眉,从旁边一个费列家族部下的手上拿过一把钢刀,走到山洞附近,用钢刀充当镜子,把阳光照了进去。

    阳光下,能看到至少百条黑绿色的蜥蜴在山洞里面密密麻麻,看起来让人简直要发密集恐惧症。

    当阳光落在它们身上的时候,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

    被阳光照到的那个蜥蜴剧烈地抽搐起来,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它的身上迅速浮起一个个水泡,看起来似乎是被烫伤了一样。

    可潘龙打赌,那阳光就连“温暖”都谈不上。

    而且情况还不止如此,当他将阳光持续反射到那只蜥蜴的身上之后。过了一会儿,那些水泡一个个破裂,随之而来的是皮肉腐烂,它的身体竟然在很短的时间里面开始烂成一团。

    大概一两分钟之后,那只蜥蜴被光照到的部分已经只剩下皑皑白骨。

    “这究竟是什么怪物?”他忍不住问,“你们住在这里,见过这样的东西吗?”

    所有人都摇头。唐纳说:“欲知详情,或许可向前贤询问。”

    “前贤?”

    “就是圣盐镇上那几位资深的冒险家。”弥尔顿解释说,“但我觉得,还是等等吧。起码等我们确定了这里究竟有没有银矿再说。”

    潘龙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如果这些蜥蜴们很难对付,他可能就死心了。但现在看来,这些蜥蜴数量虽然多,可却是一群弱鸡,只要弄一些镜子来,反射阳光照进去,就能把它们给杀个精光。

    没有了这些蜥蜴,费列家族就可以进入之前那个地下湖,继续搜寻。

    不出意外的话,银矿应该就在地下湖里面。

    为了银矿,就算是有一些风险,弥尔顿也愿意赌一赌。

    对于弥尔顿的想法,潘龙倒也不反对。

    他很感兴趣,想要看看现实中的银矿究竟是什么样子。至于这些蜥蜴——别说他不是动物保护组织的,就算他是,以这世界目前的情况,需要保护的也不是这些怪异的蜥蜴,而是那些普通动物。

    能够被阳光照成骷髅的鬼东西,哪里需要保护!

    当天下午,弥尔顿就找来了不少大大小小的镜子。费列家族的几个心腹拿着镜子,将阳光不断反射进山洞里面,杀死了一只又一只蜥蜴。

    但当天色将晚,他们就急急忙忙撤退,不敢停留在附近。

    天晓得这怪异的蜥蜴有什么特别的本事,夜晚是它们的主场,能不招惹,当然不招惹为妙。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阴天,几乎看不到阳光。弥尔顿天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却不敢贸然行动。

    潘龙倒是无所谓,几乎天天都泡在饭店里面和人们闲谈,询问关于“觉醒”的事情。

    经过几天的打听,他对于“觉醒”有了很多了解:所谓觉醒,指的是偶然情况下,会有人突然变强,而且还会在特殊情绪下变得格外强大的怪异情况。

    这种情况无迹可寻,至少圣盐镇这边,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够让自己觉醒,一切都只能靠碰运气。

    觉醒的情况很罕见,整个圣盐镇大概有两万多人,可觉醒者连一百个都不到。而且这些觉醒者大多数都只是普通人,就算变强了一些,也不过和寻常士兵差不多。除非进入觉醒状态,否则他们别说跟“灾厄”战斗,就算想要打赢魏玛、约瑟这样的壮汉,都不大容易。

    但也有人原本实力就强,然后再获得觉醒,立刻就成了高手。

    比方说已经死去的科林,原本就是一个退伍的老兵,身手不差。当他觉醒之后,只要谨慎小心,再带上帮手,就有对抗“灾厄”的能力。

    类似的例子还有唐纳,这个脑子有问题的大块头本来就是费列家族最能打的人。当他成为觉醒者之后,更是成为了整个圣盐镇最厉害的高手之一。

    但圣盐镇还有几个实力不比他差的人物,最著名的自然就是三位冒险家,莱斯、贝尔和埃德。

    那三个人里面,一个是正规军的精锐,两个是早就已经出了名的游侠。当他们三个成为了觉醒者,实力更是突飞猛进。由他们带队的寻宝队,不止一次击杀强大的“灾厄”,从已经成为废墟的城市里面找到大量的财富。

    如今,他们和他们的伙伴们,是整个圣盐镇最有钱的人物之一。

    以上就是潘龙对于觉醒的了解,虽然话很多,但最关键的却只有一句。

    没有人知道要怎么做,才能让自己觉醒。

    这个结果让潘龙有些遗憾,也很不甘心。

    “觉醒”实在是一种简单粗暴而又好用的力量,要是能够掌握这种力量的话,他这一趟就赚大了!

    虽然即便是没能掌握这种力量,光是和索尔·古达老师切磋的经验,也已经让他受益匪浅、不虚此行,但可以的话,谁不想要多赚一点呢?

    看看整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弥尔顿就知道了。

    好不容易总算等到了一个晴天,弥尔顿立刻又急急忙忙带着费列家族的成员出去了。

    这次他们搜集了大量的镜子,几乎每个人都有一面。大概是想要抓紧时间,把那些蜥蜴全部消灭,好进入地下湖里面去搜索银矿吧。

    潘龙没跟着他们一起去,那山洞里面的蜥蜴数量还有很多,按照他的估计,至少还要再忙上好几次,才可能把它们给杀光。

    与其把时间浪费在看他们用阳光照蜥蜴上,还不如去酒馆继续打听消息呢!

    但还没到午饭时候,约瑟和一个费列家族的成员就急急忙忙赶到了酒馆,并且带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弥尔顿等人被那群蜥蜴给伏击了,死伤惨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