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召唤大佬 > 第六百七十四章绝心和尚(求订阅)
    这一眼,便是万年。

    有的人如同熊絔,在看到的第一眼,便就此沉沦,他们在灵魂的世界里,构造了与黑衣少女的未来,脸上都露出了温暖的笑容。

    也有的人如同玄霄子,将黑衣少女看作了心中某个无可替代的身影,视为她的重生。

    曾经无法守护,没有守护···或者已经失去的,如今要牢牢的握在手中,再也不允许失去。

    真正的美女,皮相只是吸引人关注她的门槛。

    直击人灵魂的,则是她们背后,所代表的那些美好。

    那些令人异性,甚至是同性,无法忘怀,舍不得遗忘的东西。

    林溪正在打量着周遭的众人。

    就像那群前往‘援助’王邳的人一样,人们因为性别和思维方式的不同,被分做了几派。

    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被那个女人,牵动了神经和思维。

    当他们看见她的一瞬间,他们便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

    然而众人之中,总有一个异类。

    身穿黑衣的和尚,似乎还在冷眼旁观。

    他原本看起来并不起眼,在这群人中,修为不算拔尖,智慧不算拔尖,战力更不算拔尖,没有显赫的家世,背后也没有站着某一尊大佬。

    他只是小周墟中,简简单单、普普通通的一个和尚···当然这个所谓的普通,也只是相对而言。

    毕竟,能到小周墟的修行者,除了那些依靠先祖庇佑的家伙,大多数人···无论他现在的处境如何,至少他曾经,在他的世界里,都是极不简单的。

    “那个是···绝心和尚?”林溪分辨出了黑衣和尚的身份。

    要说林溪本身也是半个和尚···在座的应该也没有太多人反对才是。

    正是因为林溪本身的特殊性,所以他对和尚这种‘存在’,也是极为了解的。

    整体而言,林溪将佛门修士,分为三种。

    第一种,是纯粹的修行者。他们修炼了佛门的法术、神通,但是他们其实只是修行者而已。贪嗔痴、爱恨情仇、烦恼杂念···他们一应俱全。严格来说,除了头上少了几根毛,其它的方面毛都没少。

    第二种,则是心中有碍的修佛者,他们已经有了某种觉悟,悟通了某些智慧和道理,佛已驻扎在他们心中,慈悲也已经成为了他们的信仰,但是他们的心中,却又都存在着‘魔’或者‘碍’。这方面的典型,就是须弥和尚,或许云和尚···也能算作是。

    而第三种,自然是真正的大觉悟者,他们已经真的看透了某些东西,并且抵达了内心的彼岸,获得了内心的自在与平静。无论修为高低,这类的修佛者,修的都是真佛,都是真我。

    只不过,大部分的佛门修士,都停留在第一种。

    能够进入第二种的,都可以算是凤毛麟角。

    黑衣少女的诱惑力,是从灵魂里散发出来的。

    就连府君这个制造者,也一样不敢多看。

    佛门所谓的红颜白骨观,那是看透了皮相。

    并不能针对黑衣少女的诱惑,有什么特别的建树。

    “他凭什么?”林溪对绝心和尚来了兴趣。

    当然,现在还不是刨根究底的时候,人就在这里,就在手边,倒是着急不得,慢慢探究便是了。

    眼下,还有更为重要的事情,要先做处理。

    “醒来!”林溪以神力汇入喉咙,用大音震之法,开口呵斥。

    下一秒钟,有几人晃了晃神。

    然后所有人一如既往的沉溺。

    “我···我要去寻她,我要保护她···雪柔···我来了!”一人拔地而起,根本没有与林溪这个老大报备,直接就飞往了黑衣少女所在的方向。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与他一样,朝着黑衣少女所在的位置飞去。

    林溪纵身而起,一个猛扑,将几个想要飞出去的人踩在脚下。

    “你们都疯了?”

    “还不给我醒来?”

    视线环绕,仿佛此刻才发现了绝心和尚的与众不同。

    脸上流露出些许喜色。

    “绝心和尚!速来助我,将他们给留下,绝不能让他们真的见到那个女人。”林溪喊道。

    绝心和尚闻音出手。

    这手段···也就中规中矩。

    所运用的神通、法术,多为佛门的通用法术,但凡大一点的佛门传承之地,都能寻得,看不出半点的端倪。

    林溪与绝心和尚联手,一共强留了十几人。

    然而,更多的人,还是脱离了控制,飞向了黑衣少女所在的位置。

    “穆穹天···还有府君···!”林溪依旧继续着自己的表演,哪怕观众仿佛只剩下绝心和尚一人。

    混战···或者说内战,变得更加的混乱。

    黑衣少女依旧懵懂。

    她空白的记忆,并没有告诉和解释给她,眼前这些人发生了什么,他么又是在做什么。

    那绚丽的法术光辉,在她的视线里,闪耀着天然吸引人的彩光。

    她被这些说吸引。

    作为诸神精华说塑造的人。

    她见识了这么多的术法、神通手段的碰撞,理所应当,可以领悟到点什么,甚至直接自行开启修行之路。

    毕竟,她的资质已经摆在那里。

    然而,在她的灵魂深处,却被上了一重重的重锁。

    没有林溪的允许,她什么都不会领悟,她不会得到力量。

    力量···对于她而言太过危险了。

    这样的一个女人,如果还掌握了主宰自身命运的力量,那会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

    林溪也担心自己制造了一个怪物,最终会尾大不掉。

    混乱的交战中,熊絔突然一个俯冲,从人群中杀了出来,他的身上已经挂满了各种伤口。

    伤口处崩裂出的鲜血,将他的半边身子,都染成了血色。

    然而他却在许多人目眦欲裂的愤怒中,一把抱住了黑夜少女。

    “好软···好轻···好香!”这是一瞬间熊絔触摸到黑衣少女时的触感,给予他的本能反馈,紧接着他又为自己的龌龊忏悔。

    一把利剑飞驰,直接扎透了他。

    细长的仙剑,如液体一般融化入他的躯体,然后游走在他周身的气脉窍穴之中,不断的穿凿。

    一瞬间爆发的痛苦,便胜过了数十日连续不断的千刀万剐。

    熊絔发出痛苦的哀嚎声,怀里抱着的黑衣少女,却并不肯放松,反而抱紧了她,如同受伤的孤狼,朝着远方逃窜。

    投鼠忌器下,许多追赶他的人,也不敢下太狠的手,生怕伤到了黑衣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