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西游之九尾妖帝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混沌钟
    静,幽静,死一般的寂静!

    死寂的空间中,涂山昊漫无目地的飘荡其中,周身五行灵珠光芒暗淡,沉寂无音。

    除了涂山昊的呼吸与五行灵珠的暗淡光芒,死寂的空间中再无它物,空荡寂静。

    涂山昊神情呆滞的飘荡在空间中,麻木僵硬。

    可能是一息,可也能是万年,涂山昊都保持着呆滞麻木的模样四处飘荡。

    轰--

    直至某一时刻,一声闷雷般的炸响突起,死寂的空间随之破碎,涂山昊的身躯也在破碎的空间漩涡中缓缓消失,不知飘向何处。

    “……”

    砰!

    不知何时,一道身影自天空跌落,噗通一声摔落在一处峡谷之中,惊奇一阵鸟兽纷飞。

    只见峡谷四周碧水青山,峰恋叠嶂,绿树成荫,百花争妍,当真是风光旖旎,世外桃源。

    而就在峡谷之中,一株百丈通体棕黄、树叶纯紫的杨树挺拔直立,紫色的树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高端淡雅。

    紫叶杨树之上,一口九丈大小的紫金铜钟悬挂,宁静神异。

    咳咳……

    就在此时,一阵轻咳声响起,只见一处人形坑洞中涂山昊捂着脑袋爬起,迷迷糊糊的打量四周。

    “呵呵,小爷果然福大命大,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清醒后,涂山昊感受到脚下的大地心中一喜,轻笑着喃喃自语。

    踏踏……

    站起身活动了一番酸痛的筋骨,涂山昊目光投向峡谷四周。

    看着风景秀丽的山谷,涂山昊心情一阵愉悦,直到……

    “卧槽,那是什么?”

    直勾勾的盯着紫叶杨树上的大钟,涂山昊眼中流露不可置信的神采,满脸狂喜。

    风也似的跑到紫叶杨树下,涂山昊震惊的看着紫金铜钟,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流转。

    “没想到啊,小爷我也有踩到这么多狗屎的时候!”

    脚下一动,涂山昊直接跳上紫叶杨树,踩在树枝上狂喜的看着大钟,缓缓伸出右手触碰。

    咚!

    就在涂山昊的右手触碰到大钟的刹那,一道荒凉亘古的钟声传出,于涂山昊耳边炸响,瞬间昏迷。

    “杀,杀啊,为了妖族!”

    “兄弟们,誓死捍卫妖族荣誉,杀光巫族蛮子。”

    “战,妖族永不言败……”

    待涂山昊再次恢复意识,已经出现在一处煞气冲霄的战场之上。

    放眼望去,只见战场中残肢断臂,尸山血海,空气中的血腥味与一声声的嘶吼咆哮阐述出疆场血战。

    轰--

    一声炸响如耳,只见一只身高千丈的银背巨猿凌空而起,一击之下山崩地裂,死伤无数。

    “吼!”

    紧接着边听一声怒吼响起,两只通体漆黑的巨手从天而降,将银背巨猿如同玩偶般撕碎砸落,溅起鲜血遍地。

    涂山昊抬头一看,只见一名通体漆黑,腹生四手,背生两手的人形怪物昂天长啸,挥手间无数妖族被其碾杀,尸骨无存。

    “这、这是上古巫妖战场?”

    涂山昊一声惊叫,震惊的望向四周,看着无数巫族与妖族厮杀交战,血腥屠戮。

    “吼,妖族小儿,你祝融爷爷在此,还不束手等死!”

    战场白热化时,一声咆哮如同惊雷炸起。

    只见一道万丈身影凌空而来,重重的砸在战场之上,掀起无数风沙漫天,烈焰焚空。

    身影落地后,又是同样数道万丈身影凌空而来。

    只见这几道身影各不相同,最先落地者兽头人身,身披红鳞,耳穿火蛇,脚踏火龙,乃是南方火之祖巫祝融。

    其后几道身影分别是如黄囊,赤如丹火,六翼四足,混敦无面目,乃是空间速度之祖巫帝江。

    青若翠竹,鸟面人身,足乘两龙,乃是东方木之祖巫句芒。

    人面虎身,身披金鳞,钾生双翼,左耳穿蛇,足乘两龙,乃是西方金之祖巫蓐收。

    蟒头人身,身披黑鳞,脚踏黑龙,手缠青蟒,乃是北方水之祖巫共工。

    乃一狰狞巨兽,全身生有骨刺,乃是于之祖巫玄冥。

    嘴里衔蛇,手中握蛇,虎头人身,四蹄足,长手肘,乃是雷之祖巫强良。

    人首龙身,全身赤红,乃是时间之祖巫烛九阴。

    八首人面,虎身十尾,乃是风之祖巫天吴。

    人面鸟身,耳挂青蛇,手拿红蛇,乃是电之祖巫翕兹。

    人面兽身,双耳似犬,耳挂青蛇,乃是天气之祖巫奢尸。

    最后一名兽首人身,腹生三臂,背生三臂,腰盘黄蟒,乃是代替后土的巫十三。

    “唳,尔等巫族屡次升起事端,犯我妖族,今日吾便尔等!”

    咚!咚!咚!

    就在十二祖巫横扫战场之时,一声唳叫响起,犹如太古凶禽现世。

    紧接着,便见一名样貌冷峻,身穿金袍的傲气青年横空出世,正是那妖皇东皇太一。

    只见东皇太一头顶一口紫金大钟不断晃动,一道道钟吟响彻战场,地水火风蔓延天地,犹如天地毁灭。

    但不知为何,涂山昊总感觉东皇太一出现时若有若无的看了自己一眼。

    不过是刹那之间的事,却令涂山昊感觉到心惊肉跳,寒芒刺骨。

    好在视线只是轻轻一眼便划过,并未停留,不然涂山昊说不得要出个大丑。

    不多时,巫妖战场越发激烈。

    身穿九爪金龙袍,头顶紫玉鎏金冠,面容儒雅威压的天帝帝俊。

    身披八卦袍,手持梧桐琴,一脸儒雅俊逸的羲皇伏羲。

    面色阴悸,身穿黑袍,手持一座寒冰宫殿的妖师鲲鹏。

    身穿凤袍,头戴太阴软玉簪,气质雍容华贵的妖后羲和。

    身着白玉袍,手持白玉扇,气质冷峻高雅的白泽。

    更有那无数妖神与十大妖帅冲锋陷阵……

    战场持续了很久很久,其间无数妖神大巫丧命,身死道消,但双方却依旧坚持着厮杀。

    不知过了多少年,涂山昊满眼沧桑深沉的望着下方战场,望着那不断征战厮杀的巫妖,心中一片平静。

    无数年中,涂山昊从最开的震惊到后来的镇定,再从镇定到了后来的满腔热血……

    种种情绪下,涂山昊渐渐变的麻木,变的平淡,变的心如止水。

    并非涂山昊失去情绪,而是懂得掌控情绪。

    多年中,涂山昊已经发现自己不过是一个意识体般的存在,其他人发现不了自己,自己也不能与其他人沟通,只能静静的站在一边冷眼旁观。

    随着时间流逝,又是不知多少年过去……

    轰--

    随着一声响彻天地的轰鸣,往日傲气天成的妖族东皇自爆而亡,上古时期霸主般的巫妖二族真正没落。

    渐渐的,天地崩塌破碎,无数年中旁观的一切皆以消失,只余无边黑暗。

    黑暗中,涂山昊平静的站在原地,好似自语般轻声道:

    “这些我都已经看到了,你是想要我光复妖族吗?”

    咚!

    话落,一声钟吟响起,黑暗中缓缓升起一股光亮,但依旧模糊不堪。

    环绕四周,涂山昊再次轻声道:

    “你想要我为东皇太一报仇,为你昔日的战友报仇?”

    咚!

    又是一声钟吟,昏暗中一抹光亮泛起,视线依旧模糊。

    见状,涂山昊双眸深沉,平静道:

    “我为帝之日,妖族复兴!”

    “我为帝之日,妖族无人可欺!”

    “我为帝之日,血仇尽报!”

    “我为帝之日,六道臣服,统一天地!”

    “我为帝之日,诸圣消散,气运一统!”

    “我为帝之日,天地平复,量劫归隐!”

    “我为帝之日,天地归始,洪荒道成!”

    好似誓言一般,涂山昊每说一句,便有一声钟吟随之响起。

    直到第九道钟吟响起时,光明照耀天地,犹如大日初升,黑暗尽散。

    眨眼间,涂山昊意识回归身躯,眼前再无巫妖大战,也无黑暗空间,只有宁静的峡谷和一口紫金铜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