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龙王大人在上 > 第六十四章 大风起,侥幸获胜
    质地坚硬的擂台在两人激烈的战斗中,被破坏得千疮百孔。

    这种高度破坏力的战斗,已经远远超过了在校学生所能达到的程度。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已经看不清张青阳和越姝文两人的战斗细节,只能看到两团人影在擂台上迅速移动,呼啸的剑风和空气被踢爆的声音就没停下来过。

    台上的老师与院领导们都一脸凝重,没有了之前居高临下的态度。他们中的一些人真要站上擂台,都未必是那两个学生的对手。

    张院长面无表情,眼神中却偶尔闪过惊喜之色。宠兽分院向来弱势,有什么好苗子也都会被机械分院抢走,这么多年都没培养出几个能够支撑起宠兽分院门户的学生。这一届大比中却涌现出了几个优秀的学生,尤其是擂台上那两个。

    有了这些学生,李北海离开后,宠兽分院不至于会被欺负的太狠。

    随着一声轰隆巨响,碎石八方飞溅,擂台中央出现了一个大坑。

    激战中的两人被大坑隔开,众人终于看清合体后的两人的样子。

    张青阳变成了两米多高,拖着一条长长猫尾的半人半兽的宠兽战士。身上的肌肉有些单薄,看起来颇为灵活的样子。

    越姝文的宠兽是一只异种虎头蜂,拳头大小的一团。合体后,越姝文的体型不但没有变大,反而变小了一些。

    越姝文双脚离地,身后两对长长的半透明膜翅,快速震动着。

    越姝文手中只剩下半截青锋,毕竟只是普通精钢打造,难以承受那种烈度的战斗。她胸口剧烈起伏,额头上的汗粘着几缕青丝。

    缓了两口气,她道:“学弟,你的腿法是我见到过最强的腿法。”

    “我不算最强,顶多算第二强。”张青阳微笑道,尾巴在身后狠狠摇了两下。

    “学弟,你的腿法我已经摸透了,你要是就这点套路的话,那你要输了。我还有一招非常厉害的剑法,你肯定接不住。”越姝文淡定的看着他,身后膜翅的振动频率却加快了两分。

    张青阳眼睛一亮道:“还有一招更厉害的?那还等什么,快用出来吧!”

    “我是说,你接不住,你要是认输,我就……”越姝文眨眨眼睛,强调道。

    “快用出来吧,我已经等不及了!”张青阳道。

    “好吧,这一招我还没能完全掌握,等下你接不住,就跳下擂台。”越姝文好心提醒道。

    张青阳重重点头,急不可耐地等待对方出招。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这剑气势极大,越姝文第一次在实战中运用,小脸上满是认真之色。

    站在坑的对面,张青阳忽然感到一丝丝风从自己身边擦过,向着对面流动过去。

    很快百舸争流,万风汇聚,擂台上呼啸的大风都朝着她手中那柄断剑集中过去。

    越姝文脸色肃然,突然扇动翅膀,如同一道迅捷的轻烟直扑张青阳。

    张青阳蓄势以待,一记神龙甩尾就向扑倒自己面前的越姝文抽去。

    越姝文以手中断剑向张青阳的腿斩来。

    眼看就要命中对手,心灵之桥却突然发出警告信号。张青阳立即收腿、后退。

    “嗤”一声响,地面多出一道很长的剑痕。

    张青阳眼神一凝,仔细看去才注意到断剑上,一道无形风剑接在上面。

    风剑呈淡淡青色,不仔细看还真注意不到。但从地面上那道剑痕可以推测,风剑的锋利程度不亚于精钢打造。

    身后一对膜翅一催,如同瞬移般,就将身体娇小的越姝文推至张青阳面前,又是一剑斩来。

    张青阳施展龙游四海,在剑风、剑光中游走不停。

    “他在干什么呢?”

    “他跳来跳去的,这放水放的也太明显了吧。”

    “他俩是在演戏吗?太明目张胆了吧,把我们当什么了?”

    “笨蛋,越姝文手中的断剑已经被她用风的力量接上了,那是一柄风剑。”祝阳见众人误解,气愤解释道。

    擂台上激烈战斗的两人,都无暇去管擂台下的杂音。

    越姝文挥剑的频率越来越快,围绕着张青阳上下飞舞。飘渺的剑光连绵成片,空气中暗流涌动,四面八方的气流汇聚过来形成狂风。

    张青阳被狂风向后推去。

    越姝文浮在半空中没有继续追击,手中的剑却没有停下来,一片片剑光飞出。

    无数剑光在越姝文面前凝聚成球。

    剑光越来越浓郁,呈现浓厚的青色,为擂台四周旁观的人所发现。

    越姝文脸色越来越严肃,脸上汗如雨下,眼前的剑球威力越来越大,她已经渐渐控制不住。

    一片惊叹的哗然声中,剑球脱手飞出,半路上孕育出一只大鸟,卷起漫天狂风朝着张青阳扑了上去。

    “好像有点托大了。”张青阳看着飞来的大鸟心中也有些惴惴不安。但马上就把这股不安的情绪甩在一边,这个大鸟再怎么也不可能强得过杨绾儿的鼠神掌。

    张青阳暴喝一声,一催黑熊锻体术,全身肌肉充气般的贲起。要知道泰坦猫也是被灌顶了黑熊锻体术的,合体状态施展黑熊锻体术,威力瞬间倍增。

    “狂暴!”他又启动了黑熊狂暴术。原本就颇为可观的肌肉再次膨胀起来,气血滚滚流动。

    张青阳跃起,一记飞龙在天,右腿宛如开天之斧向着飞来的大鸟斩去。

    无数风刃凝聚的大鸟瞬间就将张青阳笼罩在内。

    “轰!”一股可怕的力量陡然爆发,摧枯拉朽般的力量瞬间就将大鸟斩成两半。

    大鸟崩溃,无数风刃顿时四面八方爆发出来。

    张青阳和越姝文首当其冲,被爆发的风刃狂流淹没。

    好在擂台质量好,又足够大,无数风刃把擂台切得如同一片片破布般。等到风刃冲出擂台,破坏力已经削弱到众人能够应付的程度。

    等到尘埃落定,众人都紧张地望向擂台,想要看看到底是谁赢了。

    鲁直眼睛都直了:“不是人,不是人,太可怕了。”

    经过一番查看,评委老师看到两人都跌出了擂台。

    “两人都摔出擂台,平……!”

    平局两个字还没来得及喊出,忽然擂台下方传来张青阳狼狈的声音:“是我赢了!”

    评委老师看去,才发现张青阳的尾巴紧紧缠在擂台上方一块凸出的石头上,导致他的身体没有落地,而是悬挂在擂台外的半空。

    众人一时无语,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这一局,张青阳胜!”评委老师最终宣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