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戏说和珅 > 第106章:虎子娘毕竟是娘
    “对,纪大人应该是猜到了,虎子自己跑去和人家签了做替罪羊的契约,后面的事,纪大人都已经知道了。”

    “意思是虎子她娘改嫁离开以后,南门光一直在你这里做活是吗?”纪晓岚又问道。

    “对,没有钱喝酒摇色子的时候就回来干上几天。”

    纪晓岚看着一直默不作声的南门光,一下子真是不知道说他点什么好。

    “哎,南门光,你家娘子改嫁给你还了一大部分的债务,你儿子拿命给还了后来新加的债务,为什么现在还有人找你要债,这又是怎么回事。”纪晓岚厉声的说道。

    “那臭娘们儿走的时候只还了利息,那份银子的本金还在,现在又涨的和原来差不多了,后来我知道了那家赌档是刘全的买卖以后,就再也没有去,现在欠的这家是另外一家,和刘全家没有关系。”南门光解释道。

    “也就是说,虎子拿命给你还的这债,是你后来赌输的欠债是吧,也就是说,虎子拿命给你换债都无法给你全部还清是吧?”纪晓岚激动的问道。

    南门光再一次的蹲下身子,他将自己的脑袋深深的埋在两腿之间,默不作声,听得纪晓岚的问话,他只是慢慢的点了点头,然后就不停的摇头,使劲儿的摇头,摇的让旁人以为他就是个疯子。

    “哎,自作孽不可活啊,可是你南门光还是要好好的活着,虎子是个多好的孩子,都说沉香劈山救母,感天动地,虎子卖命救父,又何止是感天动地,简直是感动的地动山摇,你南门光要是还这么消沉下去,虎子可能永远都不会回到你的身边。”纪晓岚激动的说道。

    “纪大人,南门光再也不赌了,纪大人就帮帮小的,把我的虎子给小的叫回来吧,只要虎子能回来,小的以后就是给纪大人当牛做马,也是心甘情愿,绝无半点的怨言。”南门光突然跪倒在纪晓岚的面前说道。

    “阿巴阿巴。”

    随着虎子艰难的发出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了站在不远处的虎子,虎子满脸泪花的站在那里,虎子无依无靠的站在那里,像一只浮萍一般,让人看了特别的怜惜。

    “儿子,啊”

    突然看见儿子就在自己的不远处,南门关不顾一切的、连滚带爬的跃到虎子的面前,他一下子将虎子抱到自己的怀抱里,又是哭又是亲的,父子二人的泪水和口水交织到了一起,不分彼此。

    “老纪,看来您老没有少下功夫啊。”和珅笑着对纪晓岚说道。

    “和大人,这整件的事情,没有你和大人,结果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和大人也是没少下功夫啊。”纪晓岚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是啊,和某为了这孩子能够回来找他爹,也是费了不少的口水的,不过,纪大人这口气好像,好像这事是和某人造成的一样,和某人可是从来就没有见过这家父子,纪大人可不要多想。”和珅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纪晓岚的话外音,不知所以的解释道。

    “和大人,下官纪晓岚请教大人一个问题。”纪晓岚面对着和珅,特别认真又特别客气的说道。

    “说,说,还请教个啥,咱们二人商议着办岂不更好?”和珅开心的说道。

    “好,和大人说的在理,如果和大人家的狗咬了纪某,纪某是应该找和大人算账,还是应该找狗算账,或者说和大人另有什么高见,觉得纪某应该怎么怎么办更好,纪某今天都听和大人的。”纪晓岚一本正经的说道。

    一看见纪晓岚这么一本正经的说话,和珅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纪晓岚现在这张脸的表情,和珅太熟悉了,借银子的时候,纪晓岚是这表情,有什么歪主意的时候,纪晓岚还是这表情。

    “和某觉得纪大人既不该找狗,也不该找和某。纪大人应该找自己的原因,满大街的人,那狗谁也不咬,偏偏就咬纪大人,那纪大人还不得自己反省一下吗?”

    和珅没有在纪晓岚设定的两个答案上选择,而是剑走偏锋,直接想出了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答案,纪晓岚听后无语了。

    细细想来,刘全也不算是罪大恶极,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如果南门光不赌,事情怎么会变得越来越糟,刘全又怎么会有可乘之机,当自己的娘子离他而去的时候,南门光不但没有反省自己,反而是变本加厉的堕落着自己,最后迫使不到十岁的虎子,卖命救父。

    综上所言,只能说,虎子何其悲壮,南门光何其卑劣,刘全何其卑鄙。

    就在大家沉浸在南门光父子相聚的感动氛围中的时候,一位贵妇人模样的女人,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虎子父子的面前。

    “虎子,我的虎子,啊,我可怜的孩子,啊”这女人见到虎子后,就暴力的从南门光的怀里抢过虎子,抱在自己的怀里,虎子的脸,又一次经历了一顿泪水与口水交融的蹂躏。

    大家都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能促使一个弱女子,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从多年练武出身的南门光手里,夺过虎子。

    “虎子,叫娘,叫娘。”这女人涕零洒雨的、慈祥的、充满期待的凝视着虎子。

    “阿巴阿巴。”

    “虎子,虎子,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虎子娘不知道虎子这是怎么了,只见她轻轻的放开虎子,漂亮的脸庞小心翼翼的转向南门光,她的手虽然是放开虎子了,可她的手还一直在空中悬着,始终没有落下来,好像要随时准备抓住什么似的。

    “南门光,你这个天杀的,虎子怎么了,啊,你这个天杀的。”

    虎子娘想撤回手拳打南门光一顿,可是,她还是没有将手撤回来,她的姿势让人看着特别的别扭,估计她自己也特别的不舒服,可她的手还在空中悬着,一直没有落下来。

    “纪大人说虎子哑了。”南门光悲伤的说道。

    “啊,啊,你,你,你整天就知道赌,赌输了老婆,现在又赌输了虎子,你不是人,你这个畜生,纪大人呢,纪大人呢?”

    虎子娘极度的悲伤过后,眼神又在到处的找寻着纪大人,不过,她的手还是悬着,没有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