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戏说和珅 > 第五十三章:织造盛住贪污案
    公元1786年(乾隆五十一年)中秋佳节

    对于皇家来说,中秋佳节是一个大节,比草民阶层更加重视这个预示收获的节日,所以,在中秋佳节前后,不论皇亲贵胄,还是封疆大吏,都是要对皇上表示一下孝心的。不论你是有钱没钱,礼尚往来的事情,都是一点都不能马虎的,更何况正主儿是一向喜好‘收受贿赂’的乾隆爷。

    因此,礼送的到不到位,有没有品味,将关系到他们未来一年的仕途是否平坦,事关前途命运的事,大家都非常重视这样的机会,所以,每年这个时候,在去往京城的官道或者运河上,常常可以看见装载‘辎重’的官家车辆或者船只,这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更是大清王朝最为明目张胆的行贿受贿案件,不过,谁能管得了呢,谁又敢管呢。

    你还别说,世间万物,就是那么的相生相克,相互制约,就有哪不怕死的,在历史发展的关键时候,挺身而出,冒死直谏,这位就是左都御史钱沣钱大人,一同和他联名参奏还有副都御史窦光鼐窦大人,而被弹劾的竟然是,乾隆爷小舅子之一的杭州织造盛住。

    按照常理说,人家小舅子给自己姐夫送点礼,管你一个外姓人什么事啊,可是两位御史不这么想,他们觉得你盛住作为朝廷命官,作为杭州织造,一年的俸银也就是一万两银子,你哪来的钱置办极品珊瑚树,安南夜明珠这样的稀罕物件啊,就是你盛住一年不吃不喝,也不够其中一件的一个零头,因此断定盛住在杭州织造任上,一定是有不法行为的。

    其实,主要是盛住依仗自己是皇帝的小舅子,横行霸道惯了,对于这些遮遮掩掩的事,办的太明目张胆了。在乾隆朝后期,随便找十个当官的,提出来好好的查一查,最起码有个六七个是不干不净、不清不楚的,不过,不管什么时候,人们都是喜欢枪打出头鸟的,盛住就是这只鸟。

    二位御史参奏盛住的时候,乾隆爷正好闲暇之余,在御书房细细品鉴着大家送来的稀罕之物,心里自然是特别开心,也特别满足,因为乾隆爷好这口。

    “皇上,左都御史钱沣钱大人,副都御史窦光鼐窦大人有事求见。”小郭子向皇上回禀了二位大人的请求。

    乾隆爷一听是二位御史求见,很是开心,因为钱沣和窦光鼐,都是在书画方面有很深造诣的奇才,乾隆爷希望他们可以给自己一些个中肯的建议。

    “快快将二位大人请进来,朕要好好的和他们切磋切磋。”乾隆爷开心的说道。

    二位大人听得皇上之言后,急忙就走进御书房,一番跪拜之后,乾隆爷说道:“二位爱卿来的真好,正好帮朕看看这几幅字画是不是唐伯虎的真迹。”

    “皇上,奴才今天有要事启奏,一会儿说完事就帮皇上过眼。”钱沣说道。

    “有事就快讲,这中秋佳节的日子,举国欢庆,能有什么事是你们二位言官操心的事情呢?”乾隆爷只顾着自己的字画,根本就没有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二位大人。

    “奴才二人作为御史,风闻言事,是奴才的本分,也是圣祖康熙爷最为看重言官的地方,盛住作为皇亲国戚,不知为皇上分忧,只知道大肆欺压百姓,搜刮民脂民膏,他一个从四品的织造,一年的俸禄也就是一万余两银子,怎么就能花上十余万两银子购买珊瑚树、安南夜明珠这样的物件呢,望皇上明察。”钱沣回道。

    乾隆爷抬起头来说道:“盛住?盛住有事?不会吧,小郭子,将盛住给朕送来的那两件好东西拿过来,朕再好好的研究研究。”

    小郭子遣几个小太监,小心翼翼的将盛住送来的,两件绝世好物,放到了乾隆爷的面前,“皇上,就是这两件好东西,确实是难得的宝物。”

    乾隆爷将两件轮换的看了几遍说道:“小郭子,这两件好东西市价有多少两银子,有他们说的那么的邪乎吗?”

    小郭子回应道:“奴才没见过什么世面,实在是不知道它们究竟值多少银子,不如请和珅和大人过过眼,也许就能估计个八九不离十。”

    “那就传和珅过来见朕。”乾隆爷说道。

    不一会儿的工夫,和珅就从军机处急急忙忙的赶到养心殿,其实,和珅在来的时候,已经知道皇上找自己,是因为什么事情了,不过,和珅还没有看明白皇上的意思,所以,心里还不知道怎么去回应皇上。

    “皇上吉祥,奴才和珅来见皇上了。”

    “二位御史大人说盛住有贪赃枉法之嫌,你帮朕掌掌眼,看看盛住的这俩个物件值多少钱。”乾隆爷指了指御案上的宝贝说道。

    和珅站在两件物件的旁边,仔细的查看着,不时的还拿起来仔细的揣摩,和珅心里想,“这个盛住真是太大意了,这不是让皇上下不来台吗?这两件宝贝少说也有个三十万两银子,这不是明摆着招人眼吗?不过,我和珅可不愿意为了盛住这样的鲁莽之人,而招惹这些个御史们。”

    “皇上,这两件宝贝确实是难得的极品,估计市价多少也有三十万两银子。”和珅低头回应道。

    一听和珅之言,二位言官一下子来劲儿了。

    “皇上,和大人是这方面的专家,家里的奇珍异宝是数不胜数,看物件一定不会走眼的,盛住一定是有贪赃枉法之嫌,望皇上明察。”钱沣和窦光鼐窦大人争抢着对乾隆爷说道。

    和珅心里就不痛快了,和珅心里想:“你们这两个小小的御史,真是不知好歹,说盛住的事,和某已经帮你们说话了,还扯上我干什么。”

    “和珅,你觉得这事应该怎么处理呢,这无凭无据的,朕也不好下结论不是。”乾隆爷将这个烫手的山芋直接踢给了和珅,毕竟是小舅子,事情处理不好晚上也不好交代不是。

    “奴才觉得,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既然二位御史大人觉得如此,那就查一查了,如果盛住大人干净,就不怕查,如果盛住大人不干净,那就更加要查。”和珅对皇上说道。其实,和珅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早就打好自己的小算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