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魂惊梦 > 第一百六十二章 局面
    徐白与常十三好一番对话。

    虽然都是一问一答,但徐白字字珠玑,句句话直直戳在常十三心底。

    徐白看着眼前人,不禁唏嘘——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中的心结。

    去承担大事者,确实没有几个内心挣扎、饱受折磨的。

    这些人外表光鲜,人人羡慕。

    但是只有真正去体会,才知道高位者皆是如坐针毡。

    徐白知道,一些人身在迷局,往往会不知所措。只有抽身站出来,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才能明白些。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徐白希望自己能够给眼前人些许勇气——随心而动,随性而行。

    徐白:“不去试一试,怎么知道自己做不到?脚步要迈出去才能知道这路能不能走。你师父若在世,定然希望看到你过得舒心。”

    萧冬,徐白当然知道。

    江湖上少见的正人君子,常十三的授业师父。

    当年萧冬惨遭毒手,多少人为之叹息。

    徐白看着眼前人,无助的像一颗随风漂浮的尘土。

    他见过无数像常十三一般大的孩子。一个个少年轻狂、自视甚高。他们单纯可爱,不经世事。

    而眼前这个搅动江湖风云的小子,经历了还多,已经被磨平了内心的棱角。

    身后有几千兄弟在靠着他吃饭,十七岁便被拉进了仇恨的漩涡。

    ——一个可怜的孩子。

    徐白:“孩子,老夫愿意帮你渡心结。若是你愿意,老夫也不介意收你这个江湖人做徒弟。”

    常十三神情激动:“不!”

    这一声拒绝坚定果断。

    徐白:“怎么,老夫不配吗?”

    常十三脸上黯淡无光,站起身来对着徐白深深弯腰下拜。

    常十三:“先生一番教导,十三感激不尽。不过……十三,十三的师父只能有一个。”

    徐白:“拜几个师父的大有人在,为何你只拜一个呢?再说,萧先生已经过世多年……”

    常十三语调急促:“徐先生!师父之恩,十三终生不敢忘。十三的师父,只有他,永远不会是别人!您听懂了吗!”

    常十三眼神凌厉,死死盯着徐白,字字铿锵,丝毫没有任何动摇的可能。

    徐白被他突变的语气和神情惊出了一身冷汗。

    眼前的小子,就如同见到仇人一样,红红的眼睛冰冷的没有了温度。

    徐白大声喊道:“你你你……你吓老夫一跳!你这是在干嘛你!”

    徐白想着,这小子每次对人动粗的时候,也都是这种样子吧。

    平时彬彬有礼。此刻儒雅气质已经分毫不见。语气就像是在训斥和警告!

    徐白还真怕常十三脑子一热,对他怎么样。

    常十三看到徐白惊慌的反应,瞬间收起了放光的眼神。

    常十三拱手:“……先生恕罪。”

    徐白心想:收这样的人做徒弟,额!真是愚蠢!这就是一个自己镇不住的“危险人物”,自己还是安安稳稳过日子得好!

    常十三又恢复了恭敬模样,徐白也逐渐放下了心中戒备。

    徐白:“老夫问你,为何要取走冬雷?”

    常十三:“为晚辈小徒准备一份礼。”

    徐白:“一份礼?送他冬雷?”这也太夸张了吧!这可是冬雷呀!就让常十三做为一份礼送人了?!

    常十三:“正是如此。”

    徐白:“老夫若是不答应呢?”

    常十三:“先生,银两晚辈可以再加。”

    徐白呵呵一笑:“老夫岂是贪财之人!哼!老夫问你个问题,回答地让我满意,我变将冬雷交付与你,如何?”

    常十三:“先生请问。”

    徐白:“江湖纷争,各个帮派争抢,这些帮派到底是在维护道义,还是世间祸害?”

    常十三回道:“晚辈以为,两者并存。”

    徐白:“那你们天云山派是前者还是后者?”

    常十三眼神炯炯:“晚辈在位一日,天云山派绝不是后者。”

    徐白眉眼一笑,在他心中,天云山派一直以来也确如常十三诉说,说话办事皆是小心谨慎。虽然势力蒸蒸日上,但从没有耀武扬威。

    徐白:“那你对待践踏道义,鱼肉百姓的帮派,又是何种态度?”

    常十三继任帮主以来,惩戒大大小小江湖势力不下二十个,但是若说最令百姓叫苦的帮派——石门,势力滔天,所做下的恶事自然堆积成山。

    不过常十三对于石门,不管是处于顾忌也好,还是谨慎也好,还从未有过因为惩戒恶行而挑起的纷争。

    常十三:“惩戒过一些,只不过……”

    徐白打断常十三的回话,情绪略带激愤:“只不过是对一些小帮小派动手,而放任石门这样的大帮大派,眼睁睁看着他们为非作歹,坐视不理!老夫可以认为你这是欺软怕硬吗?!”

    常十三神情陡然一紧!

    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被徐白这样一个温文尔雅的老先生如此质问!

    “坐视不理”、“欺软怕硬”,在这位老先生眼中,天云山派竟然是如此不堪吗?

    常十三微微攥拳,眼神凌厉。

    徐白正了正衣襟,他量常十三也不能拿他怎么样,毕竟江湖上都是常十三为人正派,单单是几句话,还不能到出手伤人的地步。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常十三心中,天云山派的分量高于一切。他即便是能容忍别人辱骂自己,也无法容忍辱骂天云山派。

    常十三平复一下心情:“江湖帮派,三足鼎立,才是一个相对安稳的局面。擅动石门,给天云山派带来的是什么,给整个江湖带来的又是什么,我想您不会连这个道理也不懂。“

    一旦打破如今的稳定局面,那遭殃的不仅仅是天云山派,整个江湖将迎来一次大洗盘。

    所有势力重新划分,这个过程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人丢掉性命。

    徐白:“三足鼎立?稳定的局面可不止三足鼎立,一家一统,岂不是更为稳定?你就真没想过?”

    与其让石门这样的毒瘤在三足之中,成为祸害百姓的败类,不如由常十三这样的人坐镇江湖,还江湖一片清明。

    徐白虽不是江湖人士,但看着石门兴风作浪,已不是一日两日。

    这大半辈子,听过见过的石门恶徒,从来都不在乎普通人的性命。

    这种帮派,怎么配在世上立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