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魂惊梦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改称呼
    常十三和景雯,在月色下的屋顶静静地躺着。本是为了安慰景雯,没想到,变成了二人交心的时机。

    景雯:“我们算是好友了吗?“

    常十三:“自然。”

    景雯:“那以后,我可以称呼你的名字吗?”

    常十三:“随你。”

    景雯一字一字吐出:“十、三!”

    常十三面容抽搐一下:“咳,你可以不可以当着别人面的时候,不要这样叫我。”

    帮里的人如果听到一个姑娘如此称呼,那还不炸了锅!

    一传十十传百,用不了多久,江湖上便会无人不晓——常十三喜结红颜!

    一根牛毛,传来传去,就会被说成是一头牛。

    两个人抱一下,说不定最终都能被说成孩子出世。

    景雯稚嫩的手轻轻在常十三上身拍打一下:“不!我就要,十三、十三、十三!”

    常十三突然动一下身子:“坏事了!”

    景雯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常十三:“我得赶快回去,林寻还在等我。这么晚了,非得把他饿坏不可。”

    常十三一把拉起景雯,紧紧搂住,从屋顶飘然落下。

    二人最快速度赶回了兴隆客栈。

    林寻晚饭之前要在常十三面前演示剑法成果,没有常十三的允许,他不可以吃晚饭。

    常十三还从没做过如此失职的事。竟然生生把林寻给忘了!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可能真的被景雯这只小狸猫迷昏了头。

    做为帮主,失职失责,把督导弟子武艺的日程抛到了脑后,这种失误,理应受罚。

    天云山派的规矩,对谁也不例外,常十三犯错,同样不会宽恕。

    更何况,他对林寻管教甚严,自己若是不能以身作则,又有何资格管教林寻呢。

    此时,常十三内心自责,临走之前寻儿还提醒自己,奈何……

    常十三急急忙忙赶回兴隆客栈。

    林寻趴在一楼桌子上睡地正香。等常十三回来,左等右等,就是不见人影。

    常十三拍拍林寻的肩膀:“寻儿、寻儿……”

    林寻惊醒,立刻站起身来:“师父,您怎么才回来?”

    常十三:“饿不饿,我吩咐小二给你准备饭菜?”

    林寻困意满满:“师父不用操心,寻儿吃过了。”

    常十三:“没饿着就好。”

    常十三的愧疚终于可以放下了。不过转念一想——

    常十三问道:“你吃过了?”

    林寻蹭一下睁大双眼:“干嘛!”林寻想着,不会常十三因为自己私自开饭又要和自己过不去吧。

    林寻委屈巴巴,皱着眉头望着常十三的眼睛:“您总也不回来,寻儿实在饿,唐少安和苏姐姐吃得香,寻儿一时没忍住,所以就……”

    常十三语气平和:“嗯,这次不怪你,是我的错。”

    林寻一脸惊讶,这是常十三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如此低声下气地讲话。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居然在向自己认错!

    每日盛气凌人,高高在上,低头的都是林寻,此时完全颠倒!

    常十三问景雯:“景雯,我送你回家。”

    景雯死死拉住他的衣袖不肯丝毫放手:“不要!家里……都是她的影子……”

    常十三:“那就不回去。”

    他吩咐小二儿,为景雯准备了丰盛的晚饭。他一口没吃,便和林寻出了门。

    街上的人越来越少,空旷之地处处可见。二人随便找了一处,开始了今天的课业验收。

    林寻目光坚毅,拔剑而舞,一招一试,不敢马虎。

    夜色之下,林寻的身影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剑法虽然凌厉,身法却如翩翩起舞的女子。

    最后一招收手,林寻停住动作,等待常十三的点评。

    林寻每次自我感觉良好的时候,都能被常十三从头到脚批评一大圈。自己的标准永远也达不到这个严格的师父的要求。

    常十三微微点头:“可以。”本来他出于愧疚,不想多说什么,但是心中有话还是一吐为快。

    林寻听到这个肯定,心中喜悦万分。虽然只有短短两个字,从常十三嘴里说出来却是难上加难。正当他笑着露出牙齿,得意满满之时——

    常十三:“第一式剑锋转接太过迟钝,脚下力道不稳,腰间笨拙……第二式明显不如第一式熟练……第三式…………”

    常十三的用词字字不留情面,林寻这几招,被他批地简直“不堪入目”。

    最后常十三还不忘加上一句:“算了,明早我重新跟你走几遍。”

    林寻撅着小嘴:“哦。”

    林寻想着,听到常十三一句夸赞就这么难吗?每日练习,未曾懈怠,还是被他一通挑毛病。

    太难了,想做他的徒弟太难了!耐不住性子的人最好离他远远的。

    二人回到兴隆客栈,给景雯安排好房间。常十三命林寻将苏雪儿叫到了自己的那一间。

    雪儿和林寻一进门,见到桌子上摆放着一条马鞭,常十三正在解着外面长袍的带子。

    林寻不知道常十三这是要做什么。苏雪儿一见到这番情景,立刻明白了为什么帮主把自己叫过来。

    常十三严肃地说道:“苏护法,”

    苏雪儿抱拳:“属下在。”

    常十三背对苏雪儿,双膝而跪,把披散在后背上的头发梳理到前面。

    常十三:“常十三不顾弟子,未按时执行约定。失职之罪,罚十鞭。此处没有执法堂,有劳苏护法。”

    林寻瞪大眼睛看着:我天!他认真的!

    帮主固执的脾气苏雪儿太了解了,此时阻拦此事,只不过是白费口舌。

    帮主治下甚严,律己亦是如此。天云山派上上下下一视同仁,绝对不允许徇私,这是历来的规矩。

    做帮主的不能按照规矩行事,又怎能服众。

    苏雪儿纵然有万般不情愿,也不得不遵从常十三的命令。

    苏雪儿单膝跪地:“属下得罪!”

    说完,起身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鞭子,她紧紧握在手中,沉重地向前走出两步。

    林寻张开胳膊一把拦下:“苏姐姐不要!”

    林寻焦急地说道:“师父,寻儿没有怪您的意思,您这样又是何苦呢!”

    常十三:“动手。”

    林寻迅速用身体挡在了常十三后面,没有退让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