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逍遥在初唐 > 第六十四章 彼顾乃此顾
    大约是话不投机,之后郑十一并未再与贺礼说什么,贺礼自也不会勉强,跟郑十一这样的人,他愿意做同事,做熟人,却不愿意做朋友,他是乐意与人来往,但也不想委屈自己,干脆开开心心地跟郑十三、才柴喝酒去了,郑十六太小了,还不能喝。

    小机灵鬼郑十六见状,立马就缠上贺礼,就一个目的,催更,绕来绕去就关心一个问题,三国演义到底啥时候完结。

    贺礼随意的跟郑十六闲扯,有意的控制着喝酒的量,喝得感觉半醉便停杯,才柴大概是心情亢奋,都不用人劝酒,自己一杯接一杯的就把自己灌醉了。

    贺礼:……

    在座都不是豪饮之人,这顿酒喝到日头开始偏西便散了。郑家几兄弟,郑十一浅尝辄止,郑十六是不能喝,郑十三大概是打心底里为贺礼高兴,跟才柴两个喝得痛快,散席的时候,两人互相搭着才走出来,歪歪倒倒的,就像两只走醉步的醉猫。

    郑十一还在洛阳城里做官,虽官位不高,但郑氏也给他置了宅邸,这几日,郑十三和郑十六便住在他那里。

    出来分别的时候,自是郑家三兄弟走一边,贺礼与才柴借住在顾十郎的宅子里,与顾十郎住在一个坊里,自是三人走一边。

    不过,贺礼看才柴已经醉得走不动道了,让他扛回去那是在为难人,以两人身板的差距,以及食肆与居住地的距离,贺礼向顾十郎借了个护卫,两人一起把人弄报社里去,让阿福几个留下照看他。

    贺礼怕今天报社这边人多口杂,贺鱼只能拜托阿圆姑娘领着,现下事情结束,他还得回去接妹妹,想着与顾十郎终归是一路,便等了片刻。

    郑十一皱眉看着贺礼,又看看顾十郎,正要开口,顾十郎朝拴马桩前看了一眼,护卫兵马车都在那里等着。

    郑十一这才舒展眉头,不过还是不放心的叮嘱:“回去路上小心些,阿正你们几个也是,行事须得仔细些。”

    “喏。”

    贺礼在一边听得无奈,不过,谁让他生来就是个臭男人,换位思考,如果是他,不止会像郑十一再三叮嘱,肯定还会亲自送回去才放心。

    无奈之下,贺礼朝人行了一礼,告别后便自己一个人先走,他一直不得空学骑马,要回去居住的房子只能靠脚走,等走到坊门口,夕阳已映得天空一片橘红。

    贺礼不敢多耽搁,连门都没进就先去顾家的大宅子接妹妹。到得顾家,先请门房通报,看宅子旁的拴马桩,顾十郎并随从有交通工具的优势,不比他只能靠11路,自已经在他前头先到家了。

    门房通报后,在小厮的引领下,贺礼进去,顾宅内,阿圆姑娘已经照料好贺鱼的饭食,现下吃完饭正带着她在院子里玩耍消食,顾十郎背着双手站在廊檐下,面带微笑地看着院中玩耍的贺鱼。

    看贺礼在仆从引领下进来,顾十郎顿了一下,走了过去,摸摸贺鱼的头,贺鱼立即扭头,看见过来的贺礼,也顾不得玩耍,跳起来就朝贺礼奔去:“哥哥!”

    贺礼立即笑着跑过去,一把接住奔过来的贺鱼,刚要说话,贺鱼已经皱起小眉头,自己捏着鼻子,嫌弃:“臭!哥哥你怎么变臭了哥哥又喝臭酒!”

    贺礼愣了一下,自己闻了闻,确实有些酒味儿,跟着皱眉装可怜:“哥哥也不想喝,都是郑十三那个坏人逼我喝的!”

    贺鱼立即生气道:“十三哥太坏了,下次我见到他不要跟他玩了,哥哥也不要跟他玩了!”

    贺礼从善如流,陷害了郑十三良心不仅不痛,相反还美滋滋地点头:“好,我们以后不跟他玩了!不过,要是他来找我们玩怎么办”

    贺鱼并没有为难太久,道:“除非他答应再也不带哥哥去喝臭酒,不然我们就不跟他玩。”

    贺礼哈哈大笑,连连点头:“行,哥哥记住了。”

    兄妹俩儿说的热闹,顾十郎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看着,面上带着自己也不曾觉察的温柔笑容。

    贺礼牵着贺鱼的手站起来,朝顾十郎行了一礼:“多谢顾郎,多谢阿圆姑娘,若非你二位帮忙,今日还真不好安排舍妹,谢谢顾郎。”

    “不用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与贺郎今日之举相比,不值一提。”

    声音清脆好听,哪里是什么天生口疾,根本就是藏她的女儿身。贺礼笑了,调侃她:“顾郎这是口疾好了不知是何方神医这般厉害,竟能让顾郎之口疾不药而愈莫若向我介绍介绍,或许有一日我能用上呢!”

    顾娘子瞟他一眼,淡然道:“神医便是胆大心细,人品贵重八个字。若非贺郎,这洛阳城里便只会有顾十郎,而不会有顾娘子。”

    贺礼听明白了,也稀奇起来:“难道这顾十郎还是真存在的人物身份”

    顾娘子淡然道:“越州顾十郎自是真的。”

    贺礼听得迷糊了,但别人家的事情又不好细问,只得按捺住好奇心,转而认认真真的向人作揖致谢:“说来我当感谢顾娘子你替我传消息回荥阳,若非顾娘子你,十三郎他们如何会来洛阳,自也无法替我庆贺。说真的,开心之时能有挚友分享,贺礼心中对顾娘子不胜感激,谢谢你!”

    顾娘子瞟他一眼,眼里掠过一丝暖意,面上却淡淡的道:“贺郎若真要谢我,莫若快些把《三国演义》写完吧,不瞒贺郎,一直等着贺郎更新,十分辛苦呢。”

    贺礼:……

    大概是他无语的表情实在搞笑,顾娘子唇角微微一勾,眼珠一转,还没待贺礼看清楚,笑容稍纵即逝,重又恢复了她端庄优雅之态,道:“说来今日席上,贺郎那句关于人死之后是什么之论断,深得我心,看在这一句话的份上,今日便不再催了。”

    贺礼默默提醒:“顾娘子,你先前才催过!”

    顾娘子眼里划过狡黠之色,面上却淡淡道:“有吗我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