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战国万人敌 > 第二十八章 演
    一开始听到商无忌说得义正言辞的时候,李解还挺感动的,结果第二天仲裁从云亭过来,跟李解说了一个事情,说是出道以来未尝败绩的公子寅,在征讨“南巢氏”的战事上,居然不能速胜。

    而且事情已经发展到不是不能速胜的问题,还略有小挫,连精锐“吴甲”都有三位数的折损。

    闻所未闻的事情!

    吴楚争夺巢、舒、桐地区霸权的时候,从对峙到长期冲突,“吴甲”折损都是控制在个位数。真正损失开始大大增加,那都是要到全面开打的时候。

    现在居然被一个“南巢氏”坑了三位数的“吴甲”,领兵大将还是战无不胜的公子寅,这里面要是没猫腻……李乡长敢把公子巴摁在地上狂日。

    “特么的演我!”

    李乡长顿时气结,“做生意的就是心思多,老子还挺感动呢,寻思着人格魅力是不是增加了,感情王八蛋早就知道公子寅不能速胜”

    大公司病啊,公司一旦做大,内部就要开始狗咬狗。

    争权夺利甚至是出卖公司利益,都是很常见的事情,至于说底层员工成了炮灰,什么裁员啊调岗啊,那都是小意思。

    当工头那会儿,李解曾经跟一家大型民营钢铁厂打过交道,大老板的几个子女互相管着不同的部门和生产车间。大老板突然中风入院之后,争权夺利简直就是一夜之间爆发,最严重的的时候,人为造成生产事故,死了两个一线工人。

    不过和现在吴国征讨“南巢氏”比起来,貌似还是有点小儿科,吴国内部那是能一口气坑三位数的精锐。

    培养优秀员工有多么不容易,李乡长太知道了。就他承包业务的时候,手底下的老工人,那扎丝工也得比初来乍到的多一百块钱一天啊。

    他这种土鳖尚且如此,何况大企业之中的论资排辈一个优秀员工老员工的培养,绝非是坐等天数就行的。

    “狗日的商无忌,欺骗老子感情!”

    李乡长越想越气,这王八蛋摆明了就是看姑苏内部不稳,准备找个后路苟一下。阴乡现在好歹也是吴国疆域,怎么地也不算叛逃外国吧。

    只不过李乡长并不知道的是,商无忌返回延陵之后,就遭到了家中族老的严厉呵斥。

    “‘沙野’鄙陋,穷困之所,若是牟利图财,置市掾以通商,并无不妥。倘若举族迁附,岂非弃美玉而抱砖!无忌,阴乡诸事,你不必再过问!”

    家族没有一个支持商无忌的,一众族老更是觉得商无忌是不是在阴乡中了邪,然后疯了。居然从阴乡回来之后,就游说族老,把延陵家族的基业,尽数迁徙到阴乡去。

    不过商无忌却也不慌,他并非是家族中的米虫,商姓各有分支,他是他这一支的家长,话语权并不低。

    见族人坚决,商无忌并没有嘲讽或者抱怨,反而正座行礼之后,环视四周:“吾往来南北雄国十数年,入秦贩马、入齐贩盐、入晋贩粮……如此总总,道一声略有所得,可否”

    “可。”

    “可。”

    “可。”

    不仅仅是主持大局的族长族老,各支家长也是微微点头,并没有因为起了争执,就否认这一点。

    “今时吾之断言,阴乡李解……必成大器!”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商无忌手指朝天一点,身子挺得笔直,“故,吾愿迁徙本家往阴乡,还请成全!”

    “无忌!”

    “商无忌!”

    商无忌放出这番狠话,着实震惊到了族长族老还有一众家长。运奄氏跟吴国的爱恨情仇,到他们这一代,早就淡了。

    他们就是合法经商的吴国卿大夫,仅此而已。

    眼下吴国内部,显然出现了权力斗争,从全族的角度来看,只需要两头下注即可,不管哪个公子胜出,他们商姓大族,不还是吴国肱骨之臣

    所以在很多人看来,商无忌此举,简直就是有些疯狂。

    不过,商无忌并没有打算跟他们解释什么,因为事情分歧的核心,是经不起讨论和推敲的。

    那么,对商无忌而言,与其拖拖拉拉浪费唇舌,倒不如一步到位。

    如此一来,还节省了人情上的消耗,到时候从家族拉一些援助,也更加容易一些。

    否则真要是唇枪舌剑一番,不出意外就会和个别人撕破脸,到那时候,该有的便宜,可能也拿不到。

    商无忌很坚决,但各支家长自然是有迁徙的权力,只要是吴国境内,上报一下姑苏即可。

    到时候,姑苏方面只需要登记一下,然后吴国境内,不过是又多了一支阴乡商氏,没什么大不了的。

    “无忌,当真要如此”

    大族长是个老者,跪坐在蒲团之上,身子宛若石碑,很是硬朗。他目光沉稳,已经不再因为商无忌的惊人之语而感到诧异,反而有些欣赏。

    作为族长,锐意进取的英杰总是要更加受到瞩目一些。

    商无忌自然是这样的人才。

    甚至此时此刻,因为商无忌的坚决,大族长内心也不由得担忧起来,万一真到了两头下注也是无用的时候,说不定这阴乡商氏支脉,反而会是他们运奄氏存续的关键。

    终究,也算是一条后路啊。

    “还请诸长成全!”

    商无忌双手高举,深深地行了一礼,是大礼。

    “无忌何至于此!”

    有族老连忙躲闪开来,不敢受商无忌大礼。

    唯有大族长目光镇定坦然,双手虚按大腿,直起上身,又抬起一手道:“汝家迁往阴乡,吾以为尚可。”

    言罢,大族长环视四周:“诸君以为如何”

    大厅之内,略微沉默片刻,终于又有老者的声音响起:“可。”

    “可。”

    “可。”

    不多时,起起落落同意的声音响起,匍匐在地的商无忌,眼睛微微一闭,竟是情不自禁露出了一个微笑。

    “谢诸长!”

    没有太过复杂的东西,在外人看来,不过是某个商姓家长带着家人搬家而已。

    只是搬家的地方有点糟糕有点偏僻,是在犄角旮旯里的“沙野”之一。

    正在白沙村扎小人的李乡长依旧非常地怨念:“演我!演我!演我!演我……”

    “昆兄!那个商无忌,居然举家迁来白沙!”

    “哎呀,商无忌真乃赤诚君子也!雕,还不叫人,随我前去迎接!”

    说罢,李乡长把手中扎好没多久的小人,直接扔到了“大榭”的角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