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剑从天上来 > 第91章 奇经
    “多谢施主了。”中年胖和尚澄通郑重合什一礼:“不是施主,老僧今日凶多吉少。”

    宋云歌道:“是如梦道的魔头吧”

    “正是。”

    “可惜没能留下他们,在下天岳山宋云歌!”

    “原来是天岳山的高足,不过宋施主煞气冲天,还是小心为佳。”

    宋云歌眉头挑了挑:“大师还精擅望气之术”

    这个老和尚忒不会说话,一见面就扫兴。

    “佛法到了,自然能看出一些端倪。”

    “大师,我身为大罗城四灵卫,怎能不杀人,恐怕卫主军主他们煞气更盛。”

    “南无阿弥陀佛!”

    “大师可有解忧法”宋云歌看向楚晓云:“我这位师姐刚失去心爱之人,陷入苦海无法自拔。”

    “世人皆苦,唯有超拔。”澄通轻轻摇头:“而凡人往往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不得解脱,岂不知世事皆是一场大梦,你我皆在梦幻之中,梦醒之后,终究都是一场空。”

    楚晓云若有所悟。

    宋云歌颌首。

    他深有体会,回首前世,确实如做了一场大梦,醒来之后已经超脱其外。

    不过身处其间却不能如此想。

    楚师姐现在深陷痛苦无法承受,但愿这些话会给她一些触动,从而削弱痛苦。

    “南无阿弥陀佛!”澄通高宣一声佛号。

    楚晓云萎靡的精神一震,佛号如暮鼓晨钟,让她忽生空灵与出尘之意。

    看她神情渐渐平静宁和,澄通满意的点点头,看向宋云歌:“宋施主可是有所求”

    宋云歌痛快的道:“听闻普度寺有至宝天心坠,极想一见。”

    澄通和尚摇摇头:“天心坠乃镇寺之宝,老衲是没办法给宋施主一观了。”

    “那确实可惜。”宋云歌无奈摇头。

    澄通和尚道:“宋施主可是有心魔之苦”

    宋云歌点头承认。

    如果没心魔之苦,何必看什么天心坠,这是不必问就知道的事。

    “如此的话,老衲可以传一篇经文,以镇心魔。”

    “那便多谢大师了,不过我不通佛法……”

    “佛法精深,施主还是多看看的好,有益于提升悟性。”

    “那就多谢大师了。”宋云歌微笑。

    与这老和尚话不投机,少说为妙。

    “南无阿弥陀佛!”澄通和尚合什,肃然开始诵出一篇佛经。

    宋云歌凝神细听。

    两百二十四个字,经文古奥,发音古怪,他听得一头雾水。

    这篇经文根本不是他们所通用的文字,显然是一门独特的文字。

    “施主是听不懂吧”澄通和尚道。

    宋云歌摇头。

    澄通和尚微笑:“其实老衲也不懂!”

    宋云歌没好气的看过去。

    澄通和尚笑道:“施主于老衲有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老衲便将这一篇得自上古道场的经文传与施主。”

    “我对佛法毫无领悟,而且更不通这经文,是不可能悟通的。”

    “无妨,只要诵读,三遍之后,自有心静之感,可见此经之神通。”

    仅凭诵读便能静心,甚至不必参悟。

    可惜他从没见过这文字,所以无从参悟,也是死了心,没有强求。

    佛门讲究一个缘法。

    自己既与这宋云歌相遇且被其所救,自然有缘份,又求到天心坠,那便与此经有缘法。

    缘聚而来,缘尽而散,随缘而行。

    宋云歌低诵一遍,一个字一个音都不差。

    “南无阿弥陀佛!”澄通再感惋惜,如此人物,若进佛门,当成高僧。

    宋云歌道:“大师可有此经的文字我想看看。”

    澄通从怀里取出一片金色贝叶,递与宋云歌。

    宋云歌小心翼翼接过来,唯恐碎裂,看起来薄如蝉翼脆弱不堪。

    入手之后才发现这是错觉,这金色贝叶坚韧异常,甚至刀剑难伤。

    刀剑难伤,那是如何刺上去比芝麻还要小的字

    需精微操纵精纯元气。

    刺经之人的修为至少是剑侯一级,才能达到这般程度,宋云歌自忖是做不到的。

    他看过一遍,闭上眼睛,眼前呈现出金色贝叶的模样,每一个小字皆清晰在列。

    他睁开眼,递还贝叶。

    “多谢大师!”

    “若还有不解之处,可来普度寺与老衲共同参研!”

    “如果这篇经文不奏效,我肯定要去普度寺找大师你的!”

    “尽管找我!”澄通合什笑道。

    宋云歌看向楚晓云:“师姐,咱们走吧!”

    楚晓云冲澄通合什一礼,与宋云歌飘飘而去。

    “南无阿弥陀佛!”澄通合什一礼,目送宋云歌他们消失,脸上露出悲悯。

    如此冲天煞气,当真是煞星转世,不知要造多少杀孽,但愿这篇上古道场的奇经能消弥化解他戾气,少造一些杀孽,那自己便是功德无量了!

    宋云歌一边疾驰,一边回忆那篇佛经,心下暗自高兴。

    他通晓这佛经的文字。

    魔门西江道讲究意境,以意取胜,所以西江道弟子皆擅丹青与书法,从历代书法与绘画上撷取灵感。

    周玄机精通上古文字,下过苦心参研,是为了从石碑帖上悟得意境。

    这佛经上的文字乃凰文。

    据说乃上古大凰朝的文字,大凰朝也曾鼎盛一时,可再鼎盛的朝代也终有衰落之时。

    大凰朝已经水打花落去,不复存在,甚至不博古之人根本不知道大凰朝的存在。

    这篇佛经叫无生经。

    何谓无生,无死则无生,无生则无死,生死如一可谓无生。

    看起来是一篇超度经文。

    不过超度经是没有静心之能的,所以无生经也不能单单的说是超度经。

    他细细揣摩,一句一句,不知不觉中,朝着另一处危险而去。

    楚晓云任由他带路。

    他全身心沉浸在无生经的领悟中,越研究越觉滋味无穷,妙无穷。

    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出百里路,他忽然停住,脸色微变。

    他们正经过一处官道,两边有小亭,此时亭内坐了一个俊逸中年,身穿白袍,袖口绣着两朵白云。

    云天宫的高手!

    而且至少是剑侯境界!

    他暗自叫苦,怎么这么容易碰上剑侯,而且还是云天宫的剑侯。

    这不是自投罗网嘛!

    更要命的是,罗士英并不在身边,不知道又跑到哪里去了。

    他直觉敏锐,如果罗士英跟着他能感应得到。

    楚晓云也认出了这俊逸中年的身份,身体紧绷,神情却平淡得很。

    现在的她正处于不怕死,甚至巴不得有人杀了自己的心境中。

    她只是有些愧疚,要连累宋师弟了。

    她刚要说话,却被宋云歌以眼色止住。

    那俊逸中年正懒洋洋的把两腿支在石桌上,倚着小亭朱红柱子摆摆手:“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