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光明行者 > 第156 武林新时代
    第156武林新时代

    不计长寿者的机体衰老,战五渣是民愿制裁的最低下限。

    无论20战掌门级高手极限,还是36战超级高手极限,民愿制裁都只能将他们削弱到5战左右。

    这已经够了。

    5战虽然相当于地球二十一世纪国家二级运动员,但在遍地侠客的民愿世界里,战五渣终究是战五渣,一群精锐士兵就能捕杀曾经的某某掌门。

    当然,民愿制裁不是无敌的。涳国内阁首辅乔南成,现在每隔九日才能施展一次民愿制裁,且制裁范围限定于以他为中心、半径两千米的半球状空间。如果侠客对他进行波浪式攻击,以诱饵骗掉乔南成的民愿制裁,照旧能够成功袭杀。

    不过,民愿核心体系上限远远高于侠客体系分支上限。民愿制裁的强度,取决于民愿的数量和强度。如果涳国的地盘更广,如果涳国百姓更支持内阁和首辅乔南成,民愿制裁的烈度和范围将会直线上升,民愿制裁的冷却时间也将会直线降低。

    君主的民愿制裁威胁,是不容忽视的。例如钟群生,虽然无法判断炐朝开国时候的民愿数量和质量,钟群生三十二卷随笔却留下数条明确记载:钟群生曾经六次在一日之内施展多次民愿制裁。

    但是,贺路千却没有必要害怕王建龙。

    民愿制裁的强度取决于民愿的数量和强度,这意味着,如果民愿的数量少、质量低,民愿制裁威力将会直线下滑。朱老六的民愿制裁,之所以被当时的门阀江湖称作弱化版,核心原因应该就是他无法像钟群生那样实控两京十三州,无法像钟群生那样凝聚浩瀚的民愿支持。

    对比济燕七郡的民愿强度和石洛七郡的稀薄民愿,两者的差距是如此清晰。再瞧瞧王建龙在成、云两州的慷慨放权,即使他已经掌握了民愿制裁,贺路千也不觉得王建龙的民愿制裁能够威胁到他。

    ===

    贺路千离开空狱门后,没有直线赶赴成州。

    沿着济泉郡向南,贺路千越过济山郡,率先抵达应京徐泉郡。

    轮回者降临次年,贺路千曾经一路惩恶扬善,从应京城下砍到济州翠海县。期间路过徐泉郡郡城时,那时的徐泉郡虽然遍地黑暗,却因为南北运河等地理优势还算繁华,到处都是熙熙攘攘人群。

    而今的济泉郡,却遍地荒芜,田地废弃,城池也破破烂烂。

    并肩王流星般崛起时,曾经与炐朝官兵苦战徐泉郡城,城池内外的破破烂烂都是昔日战争留下的痕迹。

    风尘先以洛州刺史官职接手徐泉郡等地后,主动废弃军事地理意义极强的徐泉郡城,并把与涳国相邻的郡县都以避免刁民惹事名义强制迁徙到腹地。随后,风尘先又以行政命令禁止商团驻扎徐泉郡,把西面儿的洛州商梁郡定为炐朝与涳国的官方贸易门户。

    徐泉郡的商业价值被虹吸到商梁郡,徐泉郡郡城又被视为弃子,直接导致这座繁华郡城迅速走向衰败。

    贺路千环绕济泉郡城走访一圈,发现当地保持活力的组织,只有各种各样的走私团伙。这些有活力的走私团伙,间接表明风尘先对徐泉郡等地的实际控制度很低。

    贺路千而后观望徐泉郡的民愿流向,它意料之中仅仅为炐朝提供1点基础民愿。向炐朝提供,而非向风尘先提供,是因为风尘先如今以炐朝洛州刺史自诩,尚且没有正式割据自立。

    一支伪装成镖局的走私团伙,准备长途奔赴洛州、成州、荆州的交界地带,恰好与贺路千同路。贺路千闲着无聊,索性伪装成有镖师需求的旅人,蹑踪调研这群走私团伙的江湖日常。

    贺路千途中发现,燧石火铳对武林江湖的冲击,已经冲出涳国,快速成为洛州、应京等地江湖豪客的标配。特别是一群4战、5战的炮灰镖师,他们的刀剑弓弩武器全都更换为火铳搭配短剑。但凡遇到无法沟通的山寨匪徒,炮灰镖师立刻熟练地进行躲避射击。除非山寨有突破能力极强的侠客,否则这支走私团伙根本不会与敌人贴身近战。

    旧时的刀光剑影印象渐渐淡化,火铳对攻慢慢成为武林新时代特色。

    可因为洛州缺乏规模化生产燧石火铳的能力,当地的门阀江湖和占山为王的山寨土匪,都只能从外地进口火铳。

    据炮灰镖师们的闲侃分析,吕群星治下的荆州铳,最初因为廉价而风行洛州。但自从吕群星被王建龙背刺,荆州军事压力骤然猛增,前些年就断绝了火铳出口。洛州、应京等地的火铳市场,贺路千麾下的济州铳占比六成,王建龙制造的成州铳占比三成,萧红雨制造的延州铳占比不到一成。

    其中,济州铳又有高配版和低配版之说,高配版质量高价格贵,低配版质量低价格低。但无论低配版还是高配版,济州铳往往都供不应求,目前只要能够安全运到洛州腹地,就不愁没人买。

    延州铳质量不高不低,性价比极高,最贵的延州铳等价低配版,所以有时候比济州铳更受欢迎。但门阀世家一致敌视萧红雨,不肯让萧红雨贩卖武器获利,严厉近乎残酷。贸然走私延州铳,很容易惹来门阀世家的绞杀,直接导致底蕴浅的走私团伙一般不敢碰延州铳。

    成州铳质量差价格贵,如果有可能,谁都不想用成州铳。但受限于科技上限,火铳制造无法满足庞大的侠客市场,对于许多人来说,有的买就不错了,哪有资格讲究好坏。例如眼前这支走私镖局,炮灰镖师明确分为两个档次,地位低的,配备成州铳;地位高的,配备低配版济州铳。

    等等。

    轮回者降临短短十余年,民愿世界的武林画风骤然急速异变。

    8战以下的侠客和帮众,燧石火铳成为绕不过去的核心武器。即使那些以刀法、剑法为主的基层侠客,也得被迫学习铳法和躲避火铳射击的相应步法。坚持用刀、用剑的基层侠客,躲在家里自矜还好,若敢闯荡江湖与其他势力搏杀,结果肯定是被人火铳射杀。

    8战到12战的地方名侠,日子也不好过。据炮灰镖师们说,最近数年,洛州有很多地方名侠被小股流民叛军或当地土匪射杀。十余年前,7战档次的铁枪会芜鸠副舵主,便能镇守芜鸠郡;而到了今日,7战档次的侠客,随时有可能横死街头,根本无法凭借刀法、枪法有效威慑一郡。

    12战到20战的掌门级高手,目前受到燧石火铳的影响比较少。例如这伙走私镖局,他们敢和地方名侠正面对战,却不敢激怒掌门级高手。但是,燧石火铳却能以其隐蔽性加强陷阱的威胁,掌门级高手稍稍粗心大意,就有可能被乱铳射死。

    并肩王的四位掌门级左膀右臂,其中两位,都是死于战阵上的黑枪狙杀。

    对于传统侠客来说,武林江湖骤然间变得非常恶劣;而对于新时代的侠客来说,武林江湖却变得越来越有趣,因为弱者也能籍仗燧石火铳袭杀强者。

    不管是好还是坏,燧石火铳掀起的武学变革不会停下脚步。

    世间或许有很多守旧的传统侠客,他们从心底排斥燧发火铳掀起的浪潮,认为只有刀剑搏杀才是江湖。但门阀江湖彼此间矛盾无数,即使表面和平友好,背地里也经常各种暴力冲突。画面美好的传统江湖对基层侠客的吸引力,远远不如一发铅弹克敌的燧石火铳。

    武力值高到掌门级乃至顶级高手也就罢了,你们现在有资格埋汰火铳流侠客。

    而若六七战实力的侠客也想守旧,简直是找死。

    贺路千没有兴趣帮风尘先打击伪装成镖局的非法走私,抵达目的地之后,与这伙走私镖局和平分手。

    而后,贺路千翻过群山,来到成州境内。

    成州是王建龙的,更是门阀江湖的。

    所以,这里江湖规矩依旧,并不像洛州那样混乱无序。

    但是,燧石火铳掀起的武学变革,也是成州门阀江湖逃不掉的命运。

    行走在成州街头,贺路千时不时可以看见背负火铳的侠客,吃饭住宿时也时不时可以遇到一群侠客激烈讨论哪种步法或哪种轻功最适合燧石火铳。偶尔遇到大规模的帮派冲突,不仅搏杀画面都是火铳对射加精锐侠客绕后突袭,还能在堡垒攻防战时看见步兵炮等轻型火炮上阵。

    门阀江湖,凶悍如旧。

    他们对轻型火炮的痴迷,不弱于对各种神兵利器的追求。

    因为贺路千很早就鼓励空狱门弟子把火铳技法当成刀法、剑法等努力学习,空狱门在铳法武学方面的优势领先世间所有州郡。即使那些公开发行档次的铳法武功,也能让一群传统侠客和少年侠客觉得耳目一新。

    燧石火铳仿佛地球上的先进武器,铳法武学仿佛地球上的先进军事知识,它以超乎想象速度被实战需求旺盛的门阀江湖接受。贺路千随便拜访一些成州本地武馆,都能时不时看见某些武师捧着空狱门出版的铳法武功,教导一群新生代准侠客。

    燧石火铳掀起的变革旋风,甚至刮到了岳山派和神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