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抢救大明朝 > 第501章 出卖
    黄澍并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被楚王府和荆州府的人发现了。他还自以为得计,进入荆门所城后,就拿着顾君恩上回出使江南途径武昌时交给他的名帖,请见了荆门所的守将王得仁,告知了来意。然后就在王得仁的保护下,一路疾驰到了被隆隆炮声所笼罩的汉阳城。

    明顺两军隔着长江进行的炮击还在继续,不过明军显然占了上风。因为在几日前又有一批火炮从南京运到了武昌。这是一批刚刚交付的十二磅红夷大炮,总共有十二门之多,全部都由青铜铸造,还配上了汉化的炮规炮尺。随同这批火炮一起抵达的,还有徐尔默带领的五十名南京讲武堂二期炮科的毕业生。

    讲武堂一期的课时很短,只有三个月,就是一个短期训练班。而二期的课时翻了一倍,达到了六个月。而即将开班的讲武堂三期的课时又翻了一倍,达到了一年。

    得到了十二门崭新的十二磅红夷大炮后,武昌明军的炮兵火力马上的压倒了汉阳的大顺军。不包括用于野战的三磅团炮和水军蜈蚣船上装备的红夷大炮,武昌明军可以用来炮击汉阳的重炮就多达二十二门!其中十二磅红夷大炮有二十门,二十四磅大炮和三十六磅大炮各有一门。

    而且还会有更多的大炮从下游的南京、上海运来武昌——如果把澳门的卜加劳厂也计算在内,现在朱慈烺的南明这边已经有了卜加劳厂、安平厂、上海洛佩斯厂、上海江南厂和南京造炮局一共五家运用西方技术铸造青铜炮的炮厂。月产各式青铜火炮合计可以达到六七十门之多。

    要拼大炮,李自成这边可是没一点胜算的!

    所以黄澍抵达汉阳的时候,汉阳城南的朝宗门一带城墙已经被架在对岸汉阳门城墙上的二十门十二磅红夷大炮轰了个千疮百孔,不少地方还塌出了豁口。

    而架在凤凰山上的两门巨炮现在也不对着龟山开火了——因为龟山上树木茂密,距离汉阳门又太远,明军的炮兵根本无法进行观测,所以打来打去都打不着大顺军的炮兵阵地。因此吴三辅和封思忠干脆放弃了压制顺军炮兵的计划,改为轰击汉阳、汉口的城区,以制造恐慌。

    虽然只有两门巨炮,根本不可能给汉口、汉阳造成太大的损失。可是随时会从天上落下的石弹,还是给驻扎在两城内的大顺军造成了严重的心理压力。

    李自成当然也不例外,他也不想晚上睡大觉的时候被天上落下来的石头砸成先帝。所以就把自己的驻跸之所从汉阳府衙迁到了汉阳城外,月湖边上的一处别墅——月湖位于龟山北面,有龟山遮挡,就不必担心明军巨炮轰出来的大石头了。

    但是大军屯于明军炮口之下,总归是不利的。

    所以黄澍抵达之前,李自成已经在和部下讨论修筑龟山坚城以扼守江汉要冲,然后焚毁汉口、汉阳二城撤退,再转用主力攻取江陵的方针了。

    原来李自成早些时候派去成都联络张献忠的使臣返回了,还带回了个好消息——张献忠愿意和李自成联手,还答应后退一步,改称大西王。并以成都、龙安、顺庆、保宁等四府,再加上潼川州、邛州、雅州、眉州、嘉定州等五州,以及松潘卫、天全司、黎州司等地为大西国封地。

    不过张献忠是读过书的,当然也熟读《三国演义》,知道刘备是怎么把刘璋给坑了的。他当然不肯当刘璋第二了,所以就留了个心眼,不同意李自成走汉中“援西”。还派义子张定国(李定国)屯兵保宁府,张文秀(刘文秀)屯兵龙安府,以阻挡李自成的军队。

    同时,张献忠又请李自成沿江而进,和大西军一起夹攻占据重庆府和夔州的明军。

    由于大炮拼不过明军,李自成也知道没办法继续东下。他就算造了再多的楼船,也没法从几十门红夷大炮的炮口底下通过啊!所以他就只能止步汉汉、汉口了。

    当然了,朱慈烺要渡江取汉口、汉阳,打通西进和北上的水路也不容易。

    长江毕竟号称天险!而现在的炮兵火力又足以封锁长江和汉水的水面,所以龟山城一旦修筑完毕。大顺军就能以少量的红夷大炮加上数量较多的大将军炮,对汉水、长江进行封锁。

    而在拿下龟山城要塞之前,朱慈烺的军队即便能渡过长江,也没办法放开手脚攻略江汉之间的州县。毕竟大军后勤的咽喉还被龟山城卡着呢!

    因此李自成就决定以龟山城迟滞朱慈烺的明军主力,然后再挥军西进夺下江陵、夷陵,在明年开春水涨后,再沿江而上,进取夔州和重庆。

    就在这个时候,左梦庚的使臣黄澍抵达了汉阳城外的月湖行宫,还真有一点天助李自成的意思了!

    李自成身边的读书人也越来越多,所以也渐渐摸透了这帮书生的心性。这帮人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是大多自以为是,觉得自己都跟诸葛亮似的,恨不能遇上三顾茅庐的刘皇叔。

    所以李自成对于自己送上门的黄澍,也给足了面子,三顾是不可能的,但是在行宫门外相迎还是可以做到的。

    跟着顾君恩一块儿来月湖行宫的黄澍,见着一身朴素蓝袍,满脸笑颜的李大皇上亲自出迎,那是感动的不行了,连忙上前几步,下跪叩头。

    “臣黄澍叩见皇爷万岁,万万岁!”

    李自成还没给他封官,他就已经称臣了!

    李自成也是一副明君英主的做派,上去就搀扶起黄澍,笑着说:“额在中州征战时候就听过黄先生的大名,那时候还寻思明帝有这样的大才为何不重用若是早用先生,天下何至于如此今日先生来归李某,实在是天助额大顺啊!”

    终于遇上明主了......黄澍真是打心眼里感动啊!

    左良玉父子虽然带他不薄,可也没当他是诸葛亮一样的人物对待。而且左家父子也不是为帝图皇的人物啊,他们终究是要被这乱世淘汰的。

    黄澍在李自成打出计口均田旗号的时候就已经想明白了,以后的天下就是清、顺、明三分了!

    虽然大顺在这三分之中力量最薄弱,但说不定也有百数十年的基业,李自成混个顺先主问题不大。而他黄澍如果投靠过去,怎么也是个当今诸葛亮吧

    李自成已经笑呵呵的捏着黄澍的小手,一同迈步入了月湖行宫。行宫大殿上,酒席已经摆好了,非常之丰盛啊!

    有葫芦鸡,水盆羊肉,蒸盆子,带把猪蹄子,奶汤锅子鱼,当然还有李自成近来最喜欢吃的武昌鱼夹馍——今儿上的不是蒸鱼,而是炸鱼夹馍,又鲜又香又脆的,那叫一个美啊!

    黄澍也装出些名士风采,一边用力啃着硬邦邦的馍和硬邦邦的鱼(炸过头了,李自成一大贼头牙口好,啃起来不费劲儿,黄澍哪儿能比啊),一边还高谈阔论,纵论天下形势。

    其实也就是《三国演义》里面的那一套,取荆州,谋四川,然后再北伐关陇什么的。李自成还装成一副受教育的明主,耐着性子听他说些说书先生都知道的路数。终于熬到黄澍过足了诸葛亮的瘾,这才终于入了正题。

    “皇爷,”黄澍道,“臣有一计,可以为皇爷取荆州,定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