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寻唐 > 第二百六十九章:放缓步伐
    虽然在晚上因为狠狠地惩罚了一遍夏荷而让李泽早上起床的时候有些腰酸背痛的感觉,但他仍然努力地爬了起来。每日的早课是必须要坚持完成的。一个好的习惯养成或者需要很长的时间,但破坏掉,也许只要短短的几天懈怠就够了。

    绕着宅子跑上十来圈,这是只要他在家,就雷打不动的习惯。家里的仆从自然也是了解这一点的,所以宅子里这一条专门修建的,将烧过的炭渣捶得细细的铺上,然后再夯实的地面,哪怕是在这个季节,上面的积雪也被打扫的干干净净。

    当然,完成这一些的人,自然比李泽起得更早,因为昨天晚上还在下着雪呢。在这条跑道上跑步的自然不仅仅只有李泽,李泌带着亲卫侍从们起得更早。与李泽轻装上阵不同,这些人跑步的时候,可是全副武装,零零碎碎的加在一起,怕不是有几十斤重。

    跑得大汗淋漓,然后在小校场之上打了一遍拳脚,再走到大屋子里,利用那里面的器械开始锻炼肌肉,这种被李泽称之为联合煅体器械的家伙,在这间屋子里摆放着四具,不仅供李泽使用,也供他的亲卫队使用。

    这玩意儿基本上都是用钢铁来打制的,各种小机关全靠手功打磨,几十个工匠,一年也做不了几台,在这个时代,属于纯粹的奢侈品,李泽麾下的那些将领们虽然眼红得要命,但也只有石壮,屠立春这样资格的人才弄走了一台,其他的更多的人还只能排队等着呢。

    李泽不管怎么忙,都不曾放松对自己身体的煅炼,一来是因为这时代医术实在是有所欠缺,有个棒棒的身体自然比什么都强,二来在冷兵器时代,一个强壮的时代,敏锐的反应,有时候真是能救命的。李泽并不能保证他永远不会处在战斗的第一线,永远不会处于一个危险的境地。

    话说真要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段碰上一段类似荆柯的故事,李泽也希望哪怕自己不能手刃刺客,至少也要招架到亲卫侍从们来解救自己的时候。

    事实上随着年龄的增长,李泽的真实水平并没有他想象得那么差,充足的营养,勤勉的练习,高水平的陪练,他的武艺也差不多能到一流的水准。只不过处在他这个位置之上,根本没有上手检验自己水平的机会而已,便是找到陪练,又有谁敢下死手的和他练上一场呢!

    对自己水平的不了解,倒是让李泽更加的不敢放松对自己的锤练了,他看过石壮的勇冠三军,也看过他的那个已经死了的哥哥一槊便能断一棵海碗粗细的枣树的遗迹,见过陈长平那神准无比的箭术,便下意识地以为自己不行。

    可事实上,他所比较的这些人,无一不是当世最拔尖的那些人,而这样的人,并不多。

    汗水淋漓地回到夏荷的小院的时候,夏荷早就备好了洗澡水,早点也都上了小桌,两人多年相处,彼此的习惯都熟悉无比,什么时候要做什么事情,都不用再吩咐就能安排得妥妥贴贴。

    吃完早饭,夏荷荣光焕发地出门去公房理事。看着夏荷的背影,李泽不由感叹起来,哪事儿,看起来是女人吃亏,可实际上从生理角度上来讲,吃亏的还真是男人。瞧夏荷那滋润的模样,再想想自己今天格外觉得有些疲劳的身子,李泽便连连摇头。

    夏荷在武邑有自己专门办公的场所,李泽现在却是将他的横海节度使府就设在李宅的前院。

    今天上午,他要听取的关于沧州,棣州两地的度田事宜。

    沧州长史吴进,棣州长史卢冠,都是在新年过后,急急赶回武邑来的。这两地的度田,清户的事情进行得并不太顺利,这也在李泽的预料之中。棣州根本没有打,在德棣边境,石壮一仗便打得平卢候希逸与棣州刺史杨卫失魂落魄,候希逸狼狈退回了平卢,杨卫干脆就直接投降了李泽,而沧州,真正的硬仗也就只有最后的沧县一战,其它地方,都是慑于李泽的兵威而直接投降的。

    这样下来的结果就是,在州一级的层面,李泽已经顺利地完成了改组,但下到县乡村,可还是原来的那一些人在掌握着地方。偏生这些人还都是归顺了李泽的,硬来,显然是不能保持地方稳定的,刚刚就任横海节度使的李泽,自然不希望自己的治下马上就生出一些乱子来。

    哪怕他并不怕乱子。

    听完了两位长史的汇报,李泽沉吟着问道:“那候震与杨卫两人的态度呢”

    “候刺史还是希望一步一步地来,不能过度刺激那些乡绅,豪强,最好还是等节帅您从长安返回之后再大动干戈,毕竟那个时候,肯定是要合镇的,一旦合镇,节帅威势大增,那些人也就明白胳膊扭不过大腿了,能少生许多事端。毕竟我们不以将所有的乡绅,豪强都灭了,能聚集在身边的,还是要聚集。候刺史说,这些家族如果能死心塌地为公子所用的话,那也是一股很不错的力量。”

    “杨刺史的态度有些暧昧,当然,他自己本身便是棣州最大的地主。”卢冠笑道:“不过他听说了尤将军与杨别驾两人分家的消息之后,倒也是主动地分家了。但对于其它的事情,却是既不支持也不反对,摆明了要在一边看热闹的。”

    “候震所虑也有道理。”李泽想了想道:“这件事,便缓缓图之,这一段时间,你们不妨将力气多用在义兴社的发展之上。先挖墙角,将墙角挖松动了,再推倒墙壁便容易多了。”

    “节帅,说起义兴社的发展,在海兴出了一件事,我们的几位义兴社员先期进入,主要是在盐丁之中做一些说服工作,但他们都遭了闷棍,二人殉职,一人重伤。”卢进禀告道:“这件事情,如今还没有头绪。但很显然,这是一件针对义兴社员们的报复行动,看起来在海兴,有些人已经看出了端倪。”

    李泽眉毛一竖:“还有这样的事情当真是岂有此理,此事,绝不容轻忽,这样的事情要是出了第一桩,不能雷厉风行的立即处置的话,以后就会出现第二桩,第三桩。动员所有力量,查出真凶,绳之以法,杀一儆佰。”

    “就怕牵连大了!”

    “这是人命官司,可不是度田清户。”李泽冷笑:“正大光明地破案,抓人,只要做成铁案,那就不要怕流血掉人头。”

    “属下明白了。”卢进点头道:“既然海兴出了这样的事情,倒不妨以这事为引子,先将海兴的盖子掀开看看到底是一个什么成色。”

    “海兴盐丁众多,较之其它地方更不好管理,这件事情,你与候震,陈长安要好生计议,要么不动手,一旦动手,便要以霹雳手段迅雷不及掩耳的处理。”

    “是,节帅。”吴进点头道。

    “棣州与沧州又不太一样。棣州靠近平卢,上一次候希逸吃了一个大亏,不见得就咽得下这一口气,棣州还是要在兵备之上加重一些,我不在的时候,就更需要注意。李浩的军队整编如何了”

    “军队之中归属别驾,属下了解得并不多,但就平常了解到的以及李别驾申请的粮饷来看,整编工作还时进行得相当顺利的。主要是杨卫在这一方面还算支持,现在棣州原先的甲士都已重新打乱重组,优胜劣汰,又从府兵之中拔选了一批,年前,已经组织成了一支两千人的甲士,基本驻扎在州城。李别驾练兵练得很勤。”

    李泽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李浩那小子,做事还是很有章法的。不过他还很年轻,第一次独挡一面,你还是要多多地关注一下他,别让有些别有用心的人趁虚而入。”

    卢冠一楞,接着便用力地点了点头。

    “军政分开,并不是说就要你们彼此就对对方的事情漠不关心。”李泽微笑着道:“他们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上奏,而你们有什么事情,他们自然也会说给我听。彼此密切配合的基础之上,又要相互制约,不能一家独大,这才是长久之道,明白吗”

    卢进,吴冠二人都是心中一凛,道理他们二人自然都是懂得,但他们没有想到李泽竟然将事情摆在了台面上来说。

    再说了,在沧州,棣州,还有义兴社一脉的内部管理,事实上,义兴社的内部管理更要严厉得多。

    说完了公事,李泽又看着吴进到:“听说你这一次准备把父母也带到沧州去”

    “是,节帅,父母年纪渐大,都不良于行,带在身边,能让吴进多尽一尽孝道。”

    “这是正理。卢冠,你的家人也没了快两年了吧,该考虑一下自己的事情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不能一直忙于公事而疏忽了自己。”李泽道。

    “多谢节帅关心。”卢冠拱手道。“等忙过了这一阵子再说吧。棣州现在并不安稳,属下实在是没有心思在现在考虑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