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寻唐 > 第二百三十章:攻与守
    翼州军开始了正儿八经的第一次攻城作战。

    十台配重式投石机对着城墙进行了狂轰乱炸,数百斤的石头从近二百步外投射出去,每一次砸中城墙,肉眼都能看到城墙在晃动,但不得不说,沧县作为横海治所,作为朱寿的大本营,城墙的确不是永光这些小城可以比的。看着城墙晃动,但包裹着条石,青砖的城墙还就那么顽强的矗立不倒。当然,损失也不是没有,城头之上的木制的城门楼子被一枚巨石砸中,垮塌成了一地的废墟。城墙上部的女墙,挡墙,障墙等,也被砸毁了不少,城墙看起来倒是矮了一截。

    第一天的成就,也就是府兵在投石机的掩护之下,填平了大概数百步长的护城河。

    城内当然也不会这么傻不楞登地光挨打不还手,在城外的配重式投石机的野蛮打击之下,城内也组织过数次反击,但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兵,在成德狼骑与陌刀队的重点照顾之下,出城的横海军,基本上都是肉包子打狗,有来无回。

    “沧县是古城,多年以来一直在加固。”夜晚,收兵回营的曹信对李泽解释道:“别看他内里是夯土,但却极是厚实,外层大都以条石包裹,据我所知,这样的一地节度治所所在,那些节度使们都是下了大功夫的,像那些条石,都是用糯米汁等原料来进行粘合的。外石内土,遭到重力打击,反而具有了一些让性,使其的抗击打能力大大加强。”

    “我们镇州也是如此吗?”李泽好奇地问道,如此操作,那钱可花得海了去了。

    曹信点了点头:“咱们成德可不是穷蔽的横海所能比的。这些年来,节帅一直在加固城墙,翻修的城墙,虽也是夯土,但要求却是一力士使尖锥猛力一刺之下,入土不能过寸,过寸则为不合格。”

    “这么厉害?”李泽也感到惊讶了。

    “还不止如此。镇州外墙也以条石包裹,不但用上糯米汁等粘合剂,条石之上还雕凿出了铆口,彼此互相咬合。如此一来,整个城墙便构成了一个整体。公子,你这配重式投石机固然厉害,但面对镇州这样的坚城的时候,效果可就不会太大了。”曹信有些得意地道。

    “这得要多少钱?”李泽瞪大了眼睛,镇州是大城,将整个城墙包裹起来需要的石料难以计数,每一块石料都要雕凿出这样的铆口,需要多少的人力物力?

    “所以镇州直到现在,仍然在持续不断地进行这项工作。”曹信道。“耗资何止百万贯?”

    李泽摇头道:“有这么钱可以干多少有用的事情?用来筑这样的一堵墙,真是可惜了。人心墙,不墙啊!”

    曹信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李泽所说的这句话的意思,苦笑道:“公子所言易,但要做到,何其难也啊!但有这样一座坚城,大家心里总是更安稳一些的。”

    “造便造吧,反正用得又不是我的钱?”李泽一摊手道。

    “以后也就是公子的钱了。”曹信似笑非笑地看着李泽。

    李泽一怔,接着失笑:“也是,不过等我进镇州的时候,大概也弄得差不多了吧,眼不见心不烦,要我花这么大的代价却做这样的事情我是不干的,但是要我去直接享受这样的成果,我还是很开心的。曹公,明天咱们怎么打?”

    “沧县是朱寿的老地盘,军队也是他的嫡系。看今天的样子就知道,攻城,会是一场苦战,但再苦,也要打。明天我准备挖土垒山了。”

    “又是一项大工程!”李泽笑道。

    “常规操作。”曹信笑道:“不管公子那里还有什么另外的法门,这些常规的操作还是有一步一步地开展起来。公子可别小瞧垒土为山。沧县这里水系发达,地基松软,垒土为山可不仅仅是为了获得与城内同样的高度来进行压制,当这些土山建成之后,会对城墙的地基形成压力,对其造成破坏,如果再结合公子的这种威力奇大的投石机,指不定便能产生奇效,将一面城墙直接给揍垮也说不定。”

    “有道理!”李泽笑道:“你先不管我这边的,该怎么打就怎么打,这也是迷惑朱寿的一个方法。当然也是给城内的某些人另外的一些压力,让他们看清楚,我们是有实力打下沧县的,这样一来,他们就不会抱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曹信果然是四平八稳地开始了他的筑土山大计,上万府兵忙忙碌碌地挖土,再将泥土运到距城两百步外的地方外开始夯土垒山,两座土山刚好把十座配重式投石机夹在中间,掘土挖出来的石料,又刚好可以充作投石机的弹药。

    整个白天,横海军队上下午各出城一次想要袭击筑忆的府兵,但翼州军队防护严密,出城的横海军纵然骁勇,但在翼州军队的严防死守之下,出城军队无不是一无所获的大败而归。

    万余府兵的能量是相当惊人的。仅仅一天功夫,两座土山便原地拔起了两丈来高,再用上一天,只怕便要超过沧县城墙的高度了。

    “今天晚上,只怕横海便要狗急跳墙了。”站在大营之内,看着一天时间便长起来的两座土山,李泽笑道。

    “就怕他们不来,我已经准备好了盛宴,只要他们敢来,就可以让他们好了地享受一番。”曹信道。

    “他们不得不来,就算知道有陷阱,但他们还是会来试一试,土山挖不掉,但他们会试一试能不能干掉投石机。毕竟这么大的投石机,真让他搞掉几座,一时之间我还真没地儿补充去的。”李泽道:“今天晚看来会有一场疾风暴雨啊!”

    “数万大军枕戈待旦。”曹信挥舞了一下拳头。

    这个晚上,翼州三座大营,看似安静无声,但却无人入睡。便是李泽,也拖一把椅子,坐在大帐之外。

    凌晨时分,正当李泽昏昏欲睡之际,偷袭开始了。

    横海军至少出城了一万余人,从翼州军唯一没有驻军的东城出城,人衔枚,马勒口,蹄子上还包上了软布,出城之后,一左一右从两翼包抄了过来,袭击先从左右两翼的大营开始。

    偷袭与反偷袭的战斗进行得比白天还要激烈得多,天色麻麻亮的时候,横海军似乎觉得无法获得想要的胜利,立即转身逃窜,仍然是绕城向东,准备从东城门回去。

    李泽却仍然瞪大眼睛看着正对着的北城门。

    果然,在两翼的横海军撤退的时候,北门却是在瞬间大开,大概两千骑兵从内里狂奔而出,直奔两座土山之间的那些配重式投石机。

    朱寿倒也真算是一个人才。

    所谓的两翼偷袭,只不过是为了掩护这一次真正的袭击而已,对于一般人而言,击败了敌人的第一次偷袭并获得不菲的战果之后,胜利者都会有一段时间的松懈时间,而他抓的就是这一段时间。

    只可惜从一开始,李泽与曹信就认定了对方的真正目的,只能是这些投石机和李泽的中军大营,两翼打得再苦,中军看似往两翼调动了不少兵力,但实际上走的都是由府兵冒充的精锐主力,真正的精锐,却是纹丝未动。

    朱寿的两千骑兵本来想搞一个马踏大营,不求击溃成德军,哪怕就是造成一定的混乱,迫使敌人中军后退,他们也有机会来毁掉投石机,挖塌土山之类的操作。

    他们一头便撞上了闵柔的成德狼骑以及屠立春搞得那个山寨版的狼骑,以及李泽与曹信的亲卫营。

    这两千骑兵抱着必死的信念而来,倒也真是死在了城外,二千骑兵,到天色大亮逃回去的廖廖无几。

    太阳升起的时候,朱寿脸色苍白的站在城头之上,城外的敌人一部分正在打扫战场,另一部分,仍然在有条不紊地修筑着土山,而那些巨大的投石机,每隔上那么一段时间,都会爆发出一阵巨大的轰鸣之声,将十余块巨大的石头狠狠地砸在城墙之上。

    北面的城墙之上,凹坑就不必说了,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一些裂缝正在呈扩大的趋势。

    在朱寿有些绝望地凝视着城外的时候,正准备好好补一觉的李泽,却又不得不强打起精神来接见一个人。

    这个人,是一位夜袭的横海军官,当然现在他是一个俘虏。

    军官看起来浑身血迹斑斑,但动作利落,却是一点伤痕也没有。只是身上的甲胄都已经被剥去,看起来进来之前,浑身上下都被摸索了一遍。现在屠立春更是站在他身侧,手紧紧地握着刀。而在李泽身边,李泌更是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对方。

    “公子,这人藏在一堆死尸当中,我们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的,他说是沧县白家的人,奉家主之命,趁着这一次出城袭击的机会,前来求见家主。”屠立春道。

    “小人白求仁,奉父亲之命前来见公子。”白求仁蹲下身来,在屠立春的注视之下,脱下了鞋子,撕掉了鞋底,从内里抽出了一封信来,双手捧过了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