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地球第一剑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应龙重伤
    不是……

    也不是……

    王升踩在起伏的山林树梢,不断追逐着从道藏阁冲出来的道道身影,七星步法、结胎后期修为完全爆发,一连追上了两波人,却都没能察觉出任何异常。

    还差点被几位武当道长当奸细给摁住。

    等高始行道长的长啸声相召,王升只是勉强追到第三波,确定对方气息是武当一脉功法之后,立刻转身奔向了高始行长啸之地。

    那里元气波动颇为剧烈,能见林中火光冲天,但武当道场并无善御火的道术。

    空中立刻有一股威压罩下,圆朴真人身形冲到激战之地上空,仿若一把悬浮在天地之间的利剑!

    周遭树丛之中,一道道身影疾扑而来,等看明与高始行激斗的那三名道人所用道法,立刻毫不犹豫的围攻了上去。

    “暂留其活口!问其宗门!”

    圆朴真人那清冷的嗓音在空中落下,“胆敢焚毁我武当道藏阁,杀我守阁弟子!我武当与他不死不休!”

    “是!”数十名道长齐声应喝,半数持剑、半数催法,更有几人赤手向前,但太极推手施展而出,顷刻间将这三名修为在结胎境中后期的中年修士制住!

    然而,还不等武当之人来得及问出一句话,这三人发出一声声低吼,胸口突然有火光涌动!

    空中的圆朴真人立刻一掌拍下,强横的掌力将武当山诸位道长直接逼退,那三人身形直接被压的匍匐在地,身形在下一瞬竟直接‘炸’开!

    王升赶来时,看到的只是林间炸起的三道火光。

    退走的众道长立刻向前,却并未见到那三本典籍的半点影子,只是看到了三本并未燃尽的普通道经……

    还好武当对典籍存储相当用心,这些道经外皮都有一定程度放火的效果,不然此时留给他们的只能是些许无法分辨的灰烬。

    而失窃的那三本重要典籍,更是原本被封在道藏阁一处地板之下,大火虽旺,但却烧不到土里;

    有道长冲进去抢救典籍时,已发现那三本典籍已然不见了踪影,这才喊出典籍失窃。

    “始行立刻带人封锁山林通路,始琴镇守道藏阁,清点道藏阁损失!让各位未曾闭关长老前去紫霄宫议事!全力救治受伤弟子!”

    圆朴真人显然是怒极了,又对着道藏阁的方向骂了一声:“典籍失窃,弟子被杀,今日若是找不出元凶,你这掌门也不要做了!”

    言罢,这位已在半年前突破到金丹境的真人踏着一把长剑,飞临武当山上空,开始四处搜寻可疑之人下落。

    有这位金丹高手在空中不断搜查,用灵念笼罩四处,确实比让几十号道长在林间、林上奔走要有用许多。

    然而,正在道藏阁救人的武当当代掌门,却是根本来不及答应。

    今夜负责守阁的二代道长身亡,轮换值守的守阁弟子三死一伤,有道人正抱着两具死尸长嚎,死的却有两名他的徒弟。

    此时伤重垂危的那人,正是当代掌门的亲传弟子,那一身白衣之上满是剑伤!

    此刻这弟子能活,全靠武当掌门一口真元吊住他最后一口气,火毒攻心、外伤太重。

    而圆朴真人也闻讯赶来,当这道爷看到死伤的三名弟子,更是气的浑身乱颤,他一把将当代掌门拽开,一股股精纯的真元注入重伤弟子的体内。

    但收效甚微,重伤弟子的气息越发薄弱。

    武当掌门更是浑身颤抖,咬牙喊着:“应龙,你挺住,师父一定能救活你!快去拿丹药!”

    “掌门师兄!我们前段时间只是去琢磨炼制助弟子提升修为的丹药,疗伤丹的效果还不行!快送应龙去医院吧!”

    “快!打电话喊救护车!都还愣着干什么!”

    当下,立刻有人开始匆忙联系医院;武当山上出现了伤亡,必然也要通知特殊调查组一声。

    有女弟子忍不住带上哭腔,“周师兄他快不行了!”

    有道长一跺脚,“我去问问他们有没有活命的办法!死了的救不回来,伤的这个一定要救回来!”

    其实也不怪这些武当山的道爷、道长因为几名年轻弟子死伤就乱了心境,元气恢复满打满算也只有五六年的光影,他们上山十几年、几十年,武当山还从未发生过这般恶劣的事件。

    这个年代,人命并不轻贱。

    很快,武当山各处响起道长们的呼喊声。

    “有弟子伤重濒死,谁有活命救人的手段快去道藏阁帮忙!”

    正在林中勘察那三具残尸的王升立刻抬头,也没多想,将自己曾得到的那颗药神谷续命丹从仙鹤宝囊中取了出来,举着瓷瓶在那大喊!

    “师爷!我有药神谷续命丹!可续命一个小时!”

    高始行喊道:“快送过去!”

    “师爷飞过来不是更快点!”王升话音刚落,空中已经出现一道身形,圆朴真人落下之后径直将王升提起,脚下踩着一把长剑,急速飞去了道藏阁之地。

    王升也没想到,伤重濒死的竟会是周应龙。

    续命丹给周应龙喂下之后,周应龙气息立刻稳了下来,一股股药力化作白雾包裹在周应龙浑身的烧伤处。

    周遭围着的道长们顿时松了口气,圆朴真人拍拍王升肩膀,并未多说什么,再次御剑腾空而起,亲自去搜查武当山各处。

    很快,周应龙被抬上了一辆采办用的皮卡,去迎正往这边赶过来的救护车;武当山几位二代长老亲自相随,却也不必担心周应龙会再次遭袭。

    周应龙的命已经能保住了,更棘手的问题立刻摆在了武当众道长面前。

    道承功法典籍不翼而飞!

    有诸位道爷在,再默写三本典籍出来,自然不是问题;但典籍外传,这对宗门来说便是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虽是深夜,武当山中除却几位闭关的道爷之外,老中青三代门人尽皆在紫霄宫中汇聚,紫霄宫灯火通亮,四具已经被蒙上白布的尸身陈列在那。

    不少刚上山不久的女弟子眼圈通红,一些道心不稳的男弟子也是有些惶惶不安,各处都是窃窃私语之声。

    王升则是给牟月发去了信息,调查组已经调派最近的组员赶来此地。

    有几位道长义愤填膺的骂了一阵,但也有道长站出来认真分析了一阵。

    道藏阁乃是门内重地,更有武当一脉道藏典籍,存放着诸多丹药和宝物;平日里,都是由十二位门内长老轮值看守,每日都会有四名在阁前守卫巡逻的弟子,弟子们也是轮值。

    今夜轮值的长老,偏偏是十二名长老之中修为最低的一人。

    且对方出手杀人、夺走典籍、点燃道藏阁,前后所用时间着实太短。

    甚至,如果不是王升反应迅速,且此前就有预感有可能是阴阳教出手,阴阳教又是搞人皮面具批发的,也不会立刻想到行凶之人会混在追查的门人之中借机逃遁。

    那三人有可能真的会趁乱逃掉。

    看似武当山的这把火烧的突然,对方必然是谋划已久,有详细的计划,且行迹暴露之后立刻……

    此时尚不确定,这三人是自行还是被人暗中动了手段。

    但从三本典籍并未在他们三人身上可以判断,他们必然在武当山之中存在引为接应之人!

    道长们最后一致得出结论——

    有内鬼。

    那三名窃书之人必然是有内鬼接应,甚至,那三人只是转移他们注意力的幌子!

    一位道长也是性子急,须发全张,怒吼一声:“是谁,自己站出来,贫道留你全尸!”

    紫霄宫内外各处站着的人影都是静悄悄的,若是内鬼能被这么一句话就吓出来,那才算是奇事。

    王升站在角落中,此时并没有站出来显摆自己什么;而熟悉他的人自然知道,王升只有在面对强敌,且动了杀心的时候,才会有这般近乎冷漠的面孔。

    他是武当山的修士,跟武当道承也有莫大的关联。

    此时,几具尸体就在眼前,伤重垂危的那个更是他为数不多的好友,这如何能让王升不起杀念

    他跟阴阳教,已是结下了这仇怨!

    武当山道长们开始问询弟子是否发现过异样,而王升也很快被人问询今夜可曾发现过可疑之人。

    “火光冲天而起前,我都在小院中修行,”王升摇摇头,索性直接道了句,“两个月前,类似的事件已经发生过,想必调查组也通知过咱们。

    今晚这次典籍失窃,很可能跟两个月前的事件有关。

    而且我斗胆问一句,那三本典籍之中,除却真武大帝修仙诀,是否还有与阴阳、两仪相关的功法”

    “不错,”一位白发道爷点头应了声,“确实如此,非语,你可知道些什么”

    王升摇摇头,自然不能暴露出调查组已经要开始对阴阳宗动手的意图,只是道:“我曾经跟阴阳教直接间接几次交手,他们以血目的阴阳双鱼为自身标识,我便想,他们是否修行之法就是跟阴阳有关。”

    “非语你向前来,”几位道爷闻言立刻给了王升足够的重视,“今日之后,我武当与这阴阳教也是血海深仇,不共戴天!你与调查组关系深厚,又数次与阴阳教交手,此事你说当如何调查”

    王升拱拱手,朗声道:“各位放心便是,我为周师兄服用的那颗丹药,乃是药神谷前辈在我去面对五神教诸邪修时所赠,唯一的作用就是活命。

    且调查组和附近驻扎的战备组已经赶去救治周师兄,他们有最先进的……现代医疗理论,结合修士之力,周师兄定然能醒过来。

    那内鬼是谁,周师兄醒来自知。各位不如就在此地等候,等周师兄那边一个电话打过来,内鬼自然会现行。”

    王升话音刚落,周遭不少道长道爷都在点头。

    圆朴真人的嗓音从空中传来,却是道了句:“便依非语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