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地球第一剑 > 第五十六章 一网八鱼
    “别,别杀我……”

    葛田林的嗓音不可避免的在轻颤着,当时那把剑离着他脖子最短的距离只有零点几毫米,剑尖的锋锐似乎已经刺破了他的皮肤。

    真说起来,他不过一个大三的学生,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此时只是见血腿软,没尿裤子已经算是不错了。

    王升的剑并没有收回去,只是道:“拿好早餐,带我去你们刚才要去的地方。”

    “啊……啊?”

    “听不懂普通话?”王升面容渐冷,葛田林连忙答应,额头沁出了道道冷汗。

    这个突然出现的‘剑客’到底是什么来历?只是一个眼神,就让他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

    原来小时候看的电视剧和电影并不是骗人的!

    王升轻甩手腕,使了一股巧劲,直接把葛田林拍的踉跄后退。

    又随手甩出一剑,葛田林的上衣口袋被划破,里面那台之前帮了特殊调查组大忙的手机几乎被斩成两半。

    见状,葛田林面色更是惨白,知道自己此时自己的小命已经落在了对方手里。

    “快带路,我无意杀人,你二伯稍后自然有人来看护,只是他一身修为能否保得住,就要看运气如何了。”

    看一眼倒在墙边浑身是血的葛谷丰,葛田林声音依然止不住的发颤,“这,好,好吧……”

    闻渊剑交于左手,负于身后,王升目光平静的注视着葛田林;后者抬起有些发颤的手擦了擦额头,转过身,朝着小巷深处走去。

    王升并不担心他耍什么花招,始终和葛田林保持着不超过一米的距离,遇到紧急情况,也随时能将他当成一面肉盾。

    走出巷子的过程中,葛田林几次想坐地上休息,却被身后那冰冷的剑意所慑。

    在这片几十年前其实挺繁华的旧建筑中七拐八拐,花费了七八分钟,又到了一片棚屋区,应该是这个城市改造过程中遗留下的城中村。

    葛田林指着不远处的一处小院子,颤声道一句:“就是那个院子,大哥您能、能放了我吗?”

    王升淡然道:“去送饭。”

    葛田林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转身看着王升,鼻涕和眼泪横流。

    “大哥,我只是一个学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放过我……求求你了。”

    王升只是静静的注视着他,表情没有丝毫波动,背后的长剑发出轻轻的剑鸣声。

    身形一闪,王升出现在葛田林身旁,剑柄点在了他脖颈位置,索性直接打昏了过去。

    “现在知道自己只是学生了?昨晚上怎么跟个色鬼导演似的。”

    嘴角一瞥,王升轻哼了声,在一旁两个浓妆艳抹大姐姐错愕的注视下,提剑冲向了葛田林指出来的那处小院。

    灵念扫过,已将院中的情形尽皆收于心底,里面竟有六名头发白花花的老人,四男二女,修为尽皆在聚神境前、中期,此时刚好围着院中的方桌喝粥吃咸菜。

    院门被撞开,这六位老者都有些懵,齐齐看向了门外。

    王升持剑而来,冷冽的剑意已经锁定了他们六人,敌意显而易见。

    这跟平时差不多的清晨,他们从睡梦中醒来,喝着某个贤惠老太太熬的荷叶粥,等待着几扇小笼包的到来。

    却不想这份安静突然被人打破,提着长剑的年轻人冲进来之后就站在院中,身周散发着凌冽的气息……

    王升只是问:“超灵的长老?”

    有名头上包着头巾的老妪低喝一声:“哪家的娃娃,活腻歪了不成!”

    “不要大意,他修为在我们之上!”

    “敢问阁下……”

    几人糟乱的嗓音刚起,王升却理都不理,只是提步前冲。

    这些话,等将这些人拿下之后再说也不迟。

    聚在这座城市中的聚神境修士,来自天南海北各地的地方口音,已经足以证明他们的身份——

    超自然灵感社团背后的长老,将各自功法传给大学生从而谋取利益的道承传承者!

    王升暴起发难虽让对方猝不及防,但这几人也并非葛田林那种软脚虾,单是年纪、阅历就非葛田林可比。

    两名擅长拳脚的老者一掀桌子,左右一同迎向了王升;而其他四人各自向后跳开,与王升拉开身位。

    “快拿家伙!”

    有名老妪抓出符箓念咒,有老者抄起角落中的铁棍反身冲入场中,更有一人急匆匆的冲回了房中,兵刃法器并不在手边。

    但就是这电光火石之间,迎向了王升的两名老者已经和王升短兵相接,随之就是两声惨叫。

    剑过留影,王升随手画下了两个交错的北斗星图,身形仿若柳絮一般随风摆舞,剑尖已经带起了两道血箭……

    “该死!这娃娃好厉害的剑法!”

    “别怪奶奶我歹毒!”

    一老妪见状眉间露出几分狠劲,在怀中抓出一面破旧的方帕,翻手将帕子扔了出来,其中竟飞出三四只毒虫,如暗器一般打向王升。

    王升轻哼了声,打架就打架,怎么还口头占便宜!

    剑光闪烁,几只毒虫直接身首异处,但炸出的毒雾还是让王升不得不朝着一旁退开。

    又有一颗火球从斜上方砸落,王升只得再次挪身形,避免被这火符所伤。

    借着这般机会,已被伤了肩、手腕的两名老者竟还不肯退开,继续攻向前来,一掌一拳都对准了王升身上的要害。

    然而,他们全然无法捕捉到王升的身影,直接扑空。

    剑起星斗落,乱走惊天啸!

    “得罪了,”王升口中轻声道了句,却是已经动了不留手的心念。

    剑光翻转,左侧老者被挑破了肩胛;左右摇晃,王升身形横起,力大势沉的一脚正中另一人胸口。

    真元蓬勃涌动,这两名老者几乎同时翻身倒飞了出去。

    被剑光所伤那人还好些,只不过是皮外伤,被王升一脚踹飞的直接撞在十多米外的墙上,口吐鲜血直接昏了过去,体内经脉乱走,内伤颇重。

    咻——

    急促的破空声刚刚从旁掠起,箭矢的尖啸已在耳旁!

    王升身体的反应速度还在他念头之上,他刚起了闪躲的心念,身体已经完成了转身挥剑的动作。

    险之又险,长剑砍在了飞来的木箭的箭尾,让这根几乎射中自己面门的木箭,堪堪擦着自己脸颊飞过……

    饶是王升上辈子到现在有不少临阵经验,此刻也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当下冷哼一声,王升直冲射箭之人所在的侧屋,还不忘挥起闻渊剑抖出数道剑气,那手中抓着方帕的老婆婆闷哼一声,双肩绽出血花,身形无力的向后仰倒。

    迎面又是一根木箭射来,包裹着一股股浑厚的真元!

    但此时失了偷袭之利,如何还能威胁到王升?

    闻渊剑平举,剑尖点在木箭箭头,竟将木箭从中直接劈开!

    屋内正抓着一把铁弓的老人双目瞪圆看着这一幕,王升已经破窗而入,手起剑落!

    “快走!这人不是我们能对付的!”

    “阁下到底是何人,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两声呼喊在院中传来,王升看都不看被自己打昏的老者,身形飞快的扑向了还能活动的两人。

    结果也是毫无悬念。

    在闻渊剑面前,这六名只能算是散修的老者就算联手也没有反抗的余地。

    王升这是没有杀人之心,不然也就几剑的事……

    调查组的成员还真是过来善后的,十多人匆匆赶来,后面还有大批警力支援。

    等大牛带人冲到这里,王升已经把现场勘查完全了。

    这六名老者就是超灵社团的六名长老,来自四个不同的地方,在他们各自房间还找到了印有超灵社团字样的道袍。

    一连拿下七名长老、一名护法,前后行动还不到二十四小时,这成果足以振奋特殊调查组的军心,也足够让师娘对上面交差了。

    但王升却有些开心不起来,只因为在后面检查的时候,他发现了最后被他打昏的那名老妪的手机。

    手机界面还是在微信群上,一条文字信息已经被发了出去。

    ‘有高手。’

    由此可见,老年人熟悉使用智能机,并掌握快速发送语音的技巧是多么重要。

    虽然只是这简单的三个字,其实已经足以让超灵剩下的成员推敲出发生了何事。

    最起码,有人来这里探查,就会发现这里的异样。

    王升思索一阵,把大牛找来,嘱咐道:“让那些警察不要靠近这里,关了警笛,让他们绕路去打击个黑道团伙什么的,再开个新闻发布会。”

    “啥?”大牛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位道长。

    怎么感觉这位年轻道长心底想的,总让人捉摸不透。

    “快去做,稍后给你解释。”

    “哎,”大牛扭头吆喝几声,几道奇怪的指令就传给了那些来回奔波的人民公仆。

    很快,这七名长老外加一名护法被五花大绑抬上了押运车,调查组的成员也将小院各处尽量恢复原本的模样,迅速退走。

    虽然有些打斗的痕迹无法掩盖,但对方如果不去仔细探查,恐怕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至于这七位长老外加那名护法的审讯工作,那就不是王升会去管的了。

    “派人盯紧了这院子,有人来探查就跟上去,看能不能树藤摸瓜。”

    坐上越野车后座,王升也轻轻舒了口气,言道:“还有,替我去问问你们组长,这几个人如果能交差,那我能不能直接带迟雯离开此地。”

    “离开?”大牛皱眉思索了下,顿时明白王升的意思。

    迟雯如果真的是超灵社团的高层,从超灵社团当前搜集到的‘罪证’来看,几年牢狱之灾怕是免不了的。

    王升自然有私心,而且很直白,可以说他来这里的动机,就是为了保护小师妹迟雯。

    现在这个时间点,凡事都有缓和的余地,王升带迟雯全身而退并不难。

    而如果事件继续发展下去,超灵社团不顾一切发动学生们闹起来,这件事任何人想要脱身都将十分困难。

    “我去问问,”大牛低声道了句,轻声一叹,可能是熬夜熬过了,踩油门都觉得有些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