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元枭 > 第四十九章 行路途中梦噩兆
    也因此,作为毛贵独子兼山东西道都元帅的毛正梁,当天下午也就带着自己帐下的数百亲卫,策马前往了数百里外的济南城。

    “快,你们都给我将速度提上来。如今情况紧急,马歇人不歇,咱们务必要在明天傍晚前赶到济南城!”

    此番前往济南,为了提升速度,包括毛正梁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一人双马。

    因而在益都通往济南的官道上,毛正梁一行真的也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速度快到了难以想象。

    可即便如此,身为毛贵之子的毛正梁如今真的也是恨不能肋生双翅,直接飞到毛贵的眼前。

    毕竟,毛贵除了是他的父亲之外,还是山东毛军的最高统帅。

    如果毛贵在这个时候撒手人寰,那对于年龄尚浅威望不足的毛正梁而言,无疑是个灾难。

    山东地方千里,内部事情实在过于纷扰复杂。

    扪心自问,毛正梁现在根本没有把握,能够在毛贵去世的情况下,顺利接手整个山东。

    所以他一边猛催胯下战马,一边也就不由乞求起了满天神佛。

    希望这些个无所不能的神通广大者,能够保佑保佑他的那位父亲。

    ……

    “正梁,天色已晚了,咱们还是休息休息吧。”

    等到太阳落山,在凛冽寒风中一连赶了数个时辰路的亲兵随从们也就都些熬不住了。

    因而紧跟在毛正梁身旁的杜馗这时也就高呼了声,道:“现在太阳落山,道路实在难走。倒不如让弟兄们先吃些东西,休息一夜,明日一早再赶路。

    正梁你放心,咱们现在已经走了小二百里了。等到明天傍晚前,咱们一定能赶到济南城,绝不会耽误事情。”

    “这,好吧。那咱们现在便就找个背风的地方休息一夜,明日一早再赶路。”

    如今的道路可不是后世的柏油路,即便是官道,同样也崎岖难走的很。以至晚上赶路不但危险,还走不了多远。

    所以见这些亲卫随从们此时的确是面露倦色,毛正梁他也就只好点了点头。

    故而等毛正梁的命令传达下去后,很快便随毛正梁找到一避风处的亲卫随从们也就高声招呼着,用随身兵刃砍了些柴,升起了火。

    “正梁来,想必你也饿了,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将随身携带的干粮往火上烤了烤,等变的热气腾腾后,杜馗也就将那干粮递给了毛正梁。等毛正梁接过,知道内情的他便就又从包裹中取出了一份。一边烤,一边小声安慰起了毛正梁都:“有道是‘吉人自有天相’。

    平章大人他如今好歹也是一方人王地主,正儿八经的天佑之人。想来,此番也一定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必定是逢凶化吉,化险为夷。”

    说着,便就又从一旁取了壶烧热的水,给毛正梁亲手倒了些。

    “恩,你说的对,定不会有什么大碍,定不会有什么大碍!”

    虽说心中也是慌乱的很,可在面上,毛正梁显然不能将其展露出来。

    所以在故作轻松的这般道了声后,坐在火堆旁的他一边啃着干粮,一边喝着热水,也就再没说其他话。

    见此,一旁杜馗也就只好闭上了嘴巴。

    故就在一片沉默中,毛正梁默默吃完了那硬邦邦的干粮。然后拿起一条毯子裹在身上,心思早已飞到济南的他便也就在这火堆旁睡下了。

    ……

    “鞑子,鞑子兵临城下了。鞑子兵临城下了!”

    熟悉的济南城,原本是绿意盎然的城外农田,此时却也不由铺满了元军的帐篷。

    所以伴着一声声惊慌失措的喊叫,城外那数也数不清的元军兵丁也就不由如浪潮般对着济南城涌了过来。

    “开炮!!!”

    蒙人攻城善使火炮。因而伴着那数也数不清的元军兵丁,城外元军的那数百门火炮也就不禁发出了齐声怒吼。

    因此,一枚枚成人拳头般大小的实心铁球,也就不由如流星般对着城墙砸来。

    “不好。正梁,快闪开!”

    身着一身鳞甲的杜馗在这个时候不由得高呼一声,一把将毛正梁推到了一旁。

    以至毛正梁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而等抬起头时,却是除了残肢断臂外,再看不到他发小杜馗的身影。

    “不,不,不。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被眼前一幕骇的几欲发狂的毛正梁,不禁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凄厉怒吼。可悲哀的是,却没任何人回答他。

    随着元军攻势的开展,他周遭的所有人早就杀红了眼。城墙鲜血喷溅,残肢乱舞,让这四周简直化为了一处修罗地狱。

    所以,也就在这一片混乱中,几个留个蒙人发饰,长得满面狰狞的鞑子也就不由挥舞着滴血钢刀冲到了他的近前。

    “山东小毛,杀掉他,赏银万两!”

    那些人这般吼叫着,看到他时一下就红了眼。直接如恶鬼般扑了过来。

    以至在求生的本能下,毛正梁也就不禁怒吼一声,拔出了腰间佩剑和这些人展开了搏斗。

    “死!!!”

    他持着宝剑,一下刺穿了一人的喉咙。那人脖颈中鲜血喷溅,一下也不由泚了他一脸。

    弄得他想要擦掉已经蒙了眼睛的血迹时,一只手,也就不由忽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正梁,你,你没事吧。做恶梦了吗,这般大喊大叫”

    这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让在睡梦中捂脸的毛正梁一下回过了神。

    “呼”他不禁深吸了口气,然后放下手,看着一旁面露担忧之色的杜馗、韩明宇及一众亲兵随从,惊魂稍定的他方才不由摆了摆手,“无事,无事。只是做一场噩梦罢了。”

    “那,那边好。”

    杜馗等闻言也不禁松了口气。

    “正梁,那你还是继续睡会吧。如今才不过寅时,时间尚早。冬日,还要再过两个时辰,才会天亮呢。”

    “恩,好。我知道了,你们都去休息吧。”

    摆了摆手,将佩剑枕在头下,毛正梁又紧了紧身上毯子,方也就再度闭上了眼睛。

    不过这一次,思绪纷杂的毛正梁,却是久久难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