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民国谍海风云 > 第二百三十三章 张网以待
    王民几个人回到特务处之后,立刻来给李云生汇报:“科长,信件已经掉包了,这是从黄仁胜之子身上拿到的信,”说完就拿出一封完好无损的信,恭敬的交给李云生。

    李云生结接过信件后,并没有立刻打开,而是问了一句:“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吧。”

    王民马上说道:“没出什么意外,只不过那个纨绔子弟,让我们每个人自己打自己十个耳光,实在是可气,”说完就把事情的经过讲述一遍。

    李云生听完之后,皱了一下眉头,然后轻声的说道:“到是让你们受委屈了,不过等他们父子落到我们手中后,可以让你们随意收拾,出出心中这口恶气。”

    这种情况李云生也没有想到,但到是符合纨绔子弟的作风,所以马上给了几个心腹一个保证。

    李云生的话立刻让几个手下喜笑颜开,这样他们就可以公开收拾黄仁胜之子,于是又汇报了一些情况,就全都离开。

    几个人走了之后,李云生便拿着掉包信件去了处座的办公室。

    进门之后,李云生轻声说道:“处座,信件已经掉包了,这是松尾休平的回信,”说完就把信件递了过去。

    处座接过来之后,看到信封没有被打开,不由得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想李云生到是懂事,并没有先打开。

    等看完信件,处座又把信交给李云生,轻声的说道:“内容在我们的意料之内,你也看看吧。”

    李云生接过来一看,发现松尾休平写的内容非常简单,他并不同意黄家父子出国避风头,给出的理由就是大日本帝国需要他们,不能离临阵脱逃。

    看过之后,李云生便笑着开口:“处座,松尾休平的信没有什么特殊的内容,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

    处座点了点头,赞同的说道:“我也这么认为,现在就看黄仁胜反应,不过无论他能否看出信件的真假,我们明晚都要收网。”

    李云生也赞成这个意见,毕竟要是黄仁胜不按照信上的要求做,没有在明天晚上把他的下线召集到一起,就说明他起了疑心,这样也就不用耽误下去了。

    看着面前的信件,李云生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就开口说道:“处座,这封信可以证明,日本领事松尾休平,一定是个日本间谍,而汉口的日本领事馆,也应该是日本的情报机关,我们要不要捣毁这个情报机关。”

    处座冷静的说道:“中日之间并未宣战,我们公然捣毁日本领事馆,会在国际上造成很不好的影响,所以不能轻举妄动。”

    李云生皱了皱眉,心里面不停的在骂常校长,想着日本人都打上门了,双方已经爆发了上百万人的大战,他还不跟日本人宣战,还有和日本人苟媾和的心思,真不知道怎么想到,于是叹气的说道:“难道我们眼睁睁的看着日本人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搜集情报。”

    处座平静的说道:“当然不会这样,等我们破获了黄仁胜案,把所有内奸一网打尽之后,再让外交部驱逐日本领事馆,”然后用手一直桌子上的信件,严肃的说道:“有了这封信,可谓是铁证如山,日本人无法狡辩,让那些外国人也没有话说。”

    李云生无奈的点了点头,不再去想这件事,毕竟国情如此,处处都要考虑外国人的态度,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两个人又商议了一下行动计划,确定没有什么疏漏,李云生这才告辞离开。

    等到了晚上六点,武汉城内的黄家别墅,黄仁胜父子正面对面的坐在一起,看着李云生伪造的信件。

    黄仁胜看完信件后,十分高兴的说道:“松尾君还算可以,竟然同意让我们父子离开避风头,这可真是太好了。”

    黄仁胜之子并不知道信上的内容,于是开口问道:“父亲,你怎么会如此高兴,还有我们为何要出国避风头。”

    看着自己这个草包儿子,黄仁胜有些无奈,可想到这是自己的独子,必须要好好教导,只能开口解释:“现在的局势如此紧张,国民政府的特务和宪兵,正在严查内部,一旦怀疑到我们,可就麻烦了,所以我才有了出国避风头的想法,这才向松尾君提出要求。”

    听到这番话,黄仁胜之子满不在乎的说道:“父亲,我看你是多此一举,你身为行政院的主任秘书,又是汪院长的亲信,谁会轻易的怀疑你,就算怀疑你,只要没有任何证据,有汪院长做后台,谁能把你怎么样,哪怕常凯申怀疑我们,有汪院长的面子在,恐怕他也不会把你怎么样。”

    听到儿子口无遮拦的话,黄仁胜更加的无奈,想不到自己唯一的儿子如此愚蠢,便开口训斥:“你能不能聪明一些,汪院长和常凯申斗得不亦乐乎,双方就差撕破脸皮了,常凯申会给汪院长什么面子,他要是知道我们几次泄露军事机密,并且还三番两次的想要弄死他,就算没有任何证据,也绝不会放过我。”

    黄仁胜之子马上说道:“没有任何证据,常凯申就敢对我们下手。”

    黄仁胜平静的解释:“常凯申是什么人,早期就是上海滩的一个混混,什么下作的手段都能使出来,而且成为政府的领袖后,他更加的心狠手辣,只要他猜到了我们是内奸,一定会下黑手。”

    黄仁胜之子这才有些害怕,于是小心的说道:“父亲,就算我们出了国,可要是我们做的事情被发现了,常凯申一定会派人追杀我们,他手下的那帮走狗,可不是容易对付的,尤其是戴春风的特务处,连日本人都吃了他们的大亏。”

    黄仁胜胸有成竹的说道:“你放心,为父已经安排好了,已经弄了两本假的护照,等我们出国之后,先观望一下形式,要是没人怀疑我们,随便找个借口回国,要真有人怀疑到我们身上,立刻转移到欧洲,日后隐姓埋名的过富贵日子,就算戴春风的人再厉害,也别想找到我们。”

    听到父亲已经有了对策,黄仁胜之子这才放心,然后看了看松尾休平的信,轻声的说道:“父亲,那我们要不要按照要求,把人召集起来交给他。”

    自己发展的下线,是每一个情报员的资本,所以一般都不会轻易交给别人,所以黄仁胜之子才会这么问。

    黄仁胜听到儿子的话,沉着的说道:“松尾休平打我这几个下线的主意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恐怕这也是他能同意我们离开避避风头的原因,既然他同意我们出国,那就按照他的要求,把人都交给他,免得多生事端。”

    黄仁胜之子有些不舍的说道:“要是都交给他了,日后我们的情报来源也就少了,那么恐怕就不能在从日本人手中获取大量金钱。”

    黄仁胜也略带可惜的说道:“是有些可惜,不过还是安全第一,”然后话锋一转的说道:“我明天就通知那几个人,让他们晚上都过来,你这段时间也安分一些,不要惹出什么麻烦,在让人注意到我们。”

    黄仁胜之子点了点头,然后两个狼狈为奸的父子又商议了一下具体计划,就回房休息。

    第二天下午五点,李云生来到处座的办公室,表情严肃的汇报:“处座,黄仁胜父子二人已经回家了,回家的时间要比平时早了很多,看来他们应该是准备见面了,”今天一整天,黄仁胜父子都在特务处的监视之下,所以李云生能够完全掌握他们的行踪。

    听到李云生的话,处座冷静的问道:“一切都准备好了么。”

    李云生连忙答到:“已经准备妥当,属下派了三个小组,一共有六十多人参与行动,已经在黄仁胜家附近埋伏好了,等时间到了,就封锁路口,然后闯入黄家抓人。”

    处座平静的开口说道:“你安排的不错,不过人手还是少了些,我已经从行动一科调集了一百二十人,让他们参与这次行动,到时候会把黄家别墅附近的道路全部封锁,这样才不会发生意外,你没有什么意见吧。”

    像这种已经快要告破的案子,突然安插其他人一起行动,明显是抢功的行为,李云生虽然有些疑惑,可处座是军事主官,要安插其他人参与进来,自己也没有办法,于是郑重的答到:“属下遵命,这样确实可以保证万无一失,还是处座考虑的周全。”

    看到李云生回答的很干脆,处座这才松了一口气,他之所以安排其他人参与进来,就是为了分润一些功劳,目的也为了压制一下李云生,否则此案要是李云生独自告破,就会再次立下大功。

    之后处座打了个电话,等了几分钟几分钟,一身上校军装的姜云峰便走进办公室,然后笑着说道:“处座,属下奉命报道。”

    处座点了点头,然后凝重的问道:“交代你的事,都做好了么。”

    姜云峰郑重的说道:“已经做好了,一百二十名精干人手已经准备妥当,按照您的吩咐,没有告知他们原因,并不许任何人独自离开,保证不会出任何问题。”

    处座马上说道:“今晚的行动十分重要,我会亲自指挥,到时候你们的人把外围封锁住,不许任何人出入,绝不能出任何岔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