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大宋猛虎 > 第三百零八章 韩大相公与钱
    回家,出了宫门的甘奇,忽然使劲伸了个懒腰,上了车。

    甘奇靠在车内斜躺着,闭目养神。

    甘奇有些累了,人总是会累的。

    书院还没有走向正轨,需要甘奇操持许多事情。甘奇还要应付别人的为难,又要赚钱,还要帮皇帝赚钱,还要读书备考,还要当大儒。

    能不累吗?

    甘霸是不会累的人,赶着车,嘴巴也在喋喋不休“大哥,我娘终于给我说好了一门亲事,隔壁郭家村一个穷书生的女儿。”

    “挺好,到时候成亲了,大哥给你包一份大礼。”甘奇有气无力答着。

    又过了一会,甘霸又说道“大哥,你还记得樊楼的韩四娘吗?”

    “记得。”甘奇自然记得,韩四娘是甘霸在樊楼的相好,是甘霸处男之身。

    “大哥,你说四娘……”

    “怎么?还没成亲呢,就想着给人家赎身了?”

    “大哥,我这不是跟你学的吗?四娘一直都念着我等着我呢,我也与他许诺过的。”这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了,大哥不正,小弟歪。

    “没出息的玩意。”甘奇骂是骂,不过又道“明日,明日去把她赎了吧,赎身之后不要急着带回家,让她在樊楼继续住一段时间,待得你成亲了,再领回去。”

    “哦。但是,大哥,我没那么多钱。”兴许这是重点,不是甘霸真没钱,是他的钱都在他老娘那里。

    “我也没有。”甘奇答道。

    “大哥,你有。”甘霸聪明得紧。

    “我真没有。”甘奇兴许是在皮。

    “大哥,你真有。”甘霸不皮。

    “行吧行吧,我有我有。不过说好,成亲之后,此事你还是得与你家娘子好好说一说,说好了之后,还要多多安慰,待得她气消了,你才能把人带回去。”甘奇这是真在教甘霸,家宅不宁是一定要避免的。

    “嗯,都听大哥的,若是娘子不同意,我就拖一拖,待得娘子同意了,再把四娘带回家去。”甘霸是真的很听话,听话得有些可爱。

    回到家里,甘奇走进书房,是真要头悬梁锥刺股,累是累,书还是得看。

    院子之中,一众女眷,正在打马。战况激烈,却是声音极小,大概是怕吵到了读书的甘奇。

    这种风气,是赵小妹带来的。兴许也不能这么说,因为张淑媛与春喜,出身樊楼,对这种游戏太擅长不过,如今赵小妹来了,算是有了组织者。

    如今这家中的女眷是越来越多了,张淑媛与春喜且不说,赵宗兰陪嫁的丫头就有四五个,都是精挑细选的,还有李一袖与萧九奴两个梨园大明星。还有之前吴巧儿买的两个小丫头,当真是莺莺燕燕一大群。

    倒是吴巧儿忙着自己的事业,没有打马的时间。吴巧儿真是个女强人了,一天到晚,一门心思都扑在那个成衣店里。

    兴许,这也是吴巧儿在逃避某些事情,逃避一种尴尬的处境。只是甘奇是个无心人,并没有发现这一点,只以为吴巧儿是从小忙碌惯了,闲不下来。

    陪着甘奇读书的,是小针针这个倒霉孩子。院子里在打马,倒霉孩子哪里还有心思读书,脖子伸得老长,眼巴巴去望着院子里打马的人群。打马是类似于麻将的一种牌类游戏,但是玩法上与麻将大相径庭。

    甘先生何等威严,开口一声怒喝“看什么呢?”

    “先生,我能不能出去打一会马,再回来读书?”小针针摆着可怜的模样。

    “什么?打马?行!”甘奇站起身来,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柄戒尺,走到小针针面前,喝道“把手伸出来,让先生我先打一打你,如此你也好去打马。”

    小针针连忙把手藏到了背后,连连摇头“先生,我不打马了,我看书。”

    “手伸出来。”甘奇又是一声呵斥。

    一只小手慢慢伸了出来。

    甘奇是个恶人,啪!就打了下去,小针针眼眶含泪,低头翻书,再也不说打马了。

    如今甘大先生,甘大帝师,威严了得,倒霉孩子小针针,早已服服帖帖,真正倒霉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的过。

    甘奇一边头悬梁锥刺股,一边教导着未来的神宗陛下,还得抽空安排着书院的运作,又要复核各处送来的账本,还得每过几天就给皇帝赵祯送点分红去,受一些攀亲戚的夸奖,受一些好好读书的叮嘱。

    时不时还有抽空在书院里开讲,王安石也会时不时上门来取经,有了甘奇的帮助,王安石这个财政部大佬,工作越来越出色了。

    晚上,甘奇还有传宗接代的大事业要忙。

    甘奇的日子过得很充实。

    甘正最近回家的次数也很是频繁,每次回家,都会路过甘奇家门口,甘正就会往里面打量几番。心中也在纳闷,纳闷这个甘奇怎么还没有被官府抓去?

    所以过几天,甘正又会回来,又会再次失望,失望甘奇怎么还在家里过得好好的。

    甘正纳闷是纳闷,但是他一个枢密院文员,也不敢直接去找枢密院使田况问个清楚明白。

    那就只能自己纳闷着了,这种郁闷,别人也帮他解除不了。

    还有一件事让甘正很郁闷,那就是自从上次田况说他前途无量之后,甘正等着重用,也等了许久了,这重用迟迟不来,连田况的面都没有再见过了。

    难道领导说话都是放屁?说要重用的呢?怎么这么久了,一点动静没有?田况身边也有许多差事职位,品级低的也有,比如副承旨什么的,甚至编修也有在田况身边当差的,其实就是类似秘书的职位,怎么也不见田况把他甘正调动一下?

    甘正在各种郁闷的氛围里,日子也一天一天的过着,或者说一天一天的熬着。本来在枢密院当个文员,暂时而言甘正并不觉得难熬。奈何忽然看到了希望,每天憧憬着那份希望,日子就难熬了。

    政事堂的班房里,韩琦也在焦头烂额,原因无他,又没钱了。

    什么叫作入不敷出?那就是跟欠了债一样,钱才来,债一还,还没缓过劲来,讨债的又来了。

    一个国家政府,入不敷出,这件事情看起来很不正常。其实也是很多见的,不说这大宋朝,哪怕是后世,政府破产的事情都屡见不鲜。

    执政者能力的高低,有时候真不能互相比。有些政府蒸蒸日上,有钱有粮,有些政府负债破产,卖港口度日。

    “原武河决之事还未罢,夔州又大旱,一个个来讨钱,本相就算是制钱,也制不得这么快!”韩琦也在发火,怎么这个宰相这么难当呢?没当宰相的时候,见得文彦博当宰相,也没有这么难啊?怎么他韩琦当了宰相之后,就难成了这个样子?

    韩琦身旁,是参知政事曾公亮,参知政事大概就是副宰相之意。曾公亮听得韩琦之语,答道“韩相,此事当在大朝会之时商议一番,如今国库无钱,但是这大旱之灾也不能不管,当集思广益,一起来想解决之道。”

    韩琦点点头,说道“也唯有如此了,劳烦曾相公派人四处通传一下,明早加一朝会。”

    宰相,是真没有那么好当的,特别是新上任的宰相,正是表现自己的时候,不是无可奈何,谁又愿意在皇帝面前显出自己无能呢?

    这也穷给闹的。谁叫这个朝廷这么穷!韩琦真的想回家找个神像,一日三炷香,每天祈求国泰民安,不要出事,不要花钱,不要花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