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大宋猛虎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取之也难,不取也难
    考完试,回家,一身轻松。甘奇也不去想自己到底能不能中的问题,此时再想这些,不过徒增烦恼。

    科举阅卷,也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程序极为严格。

    每一份试卷,必须先由人来誊抄,让阅卷官认不出任何人的笔迹,然后把名字全部糊起来,如此处理之后,试卷才能到得阅卷人的手上。

    试卷阅完之后,开始取人,把中举的试卷都选出来之后,才会揭开糊名。然后众多阅卷官在一起,开始商量名次排序。

    几个阅卷官在阅卷期间,也会被隔离起来,兵丁衙差日夜守卫,吃喝拉撒都不能离开。

    一切定好之后,还得送到上官那里去审核一遍,如此才会放榜。

    开封府如今的知府,已然是刚刚到任的欧阳修了,前两日才上任的欧阳修,显然没有来得及参与出题之事,若是欧阳修早一些时间到任,题目大概就不会是这种偏向于务实的题目了,又该是“刑赏忠厚”这一类。

    倒也不是说刑赏忠厚不是好题,这一题也极好。刑疑付轻这种思想,极为先进,超越千年,放在后世也是至理,几乎就是疑罪从无的道理。由此可见,中国人的老祖宗,思想本就极为先进。

    几个阅卷官还在忙碌,这份差事,实在枯燥乏味,几人倒是也会苦中作乐。

    比如哪一篇文章写得啼笑皆非,阅卷官就会招来左右之人一起看一看,然后都笑得前仰后合。

    若是那一篇文章写得十分好,也会招左右之人来看,一起品评几番,也是乐趣。

    “这篇文章当真写得不错,角度新颖非常,有理有据,论述清晰,十足好文,诸位来看看。”

    几个人围拢过来,看起了文章。

    “制度强国论,这个题目就新颖非常。”

    “此文写得是真不错,但是……此乃法家之道也,与我儒家,多少一些……”

    “什么法家儒家,而今来说,法家早也入了我儒家,只以论策而言,此文论得极好。”

    “嗯,以秦制比六国,论得极好,便是只论军队这一道而言,更是透彻非常,一语中的,首级者,真真道出了其中本质。”所谓首级,本就是秦国军功制度里面的一个词,一个敌军人头,就能升一级士兵封赏,所以有了首级这个词,只是到得如今,首级已经只指代人头了。

    “好文,此文出彩非常,堪当第一。”

    “我倒是也如此觉得,且把此文先放在一边,之后若是无出其右者,当以此文第一。”

    “嗯,其他学子,都不出苏老泉之言,皆是以弱敌强之法,唯有此文,行自强之道。当是无出其右者了,可为第一。”苏老泉是苏洵的自号,一般人不会这么称呼他,能这么称呼他的,必然是相熟之人玩笑之语。看来这次考试之所以出这么一道题,还真是有苏洵的原因。

    苏洵的《六国论》,其实就是把大宋放在了那六个被灭亡的国家的角度上,说的是如何面对强敌的办法,暗示当权者不能割地赔款求一时安宁。而甘奇却并不把大宋放在这个角度,而是放在秦国的角度,论的是该如何自强之法,该如何成为一个强国的办法。

    “倒也不必把话说得太早,兴许还有高论也不一定。”

    “阅卷阅卷,继续阅卷。”

    几位阅卷官各自散去,回到自己的桌案,继续埋头苦读。

    待得所有的试卷阅完,几个阅卷官又坐到了一处。

    “嘿嘿……我就说吧,已然无出那篇《制度强国论》之右者。”

    “唉……今年贡举之选,也就如此了。”

    “若无那篇强国论,今年就怕是要大失所望了。”

    “倒也不必失望,出了此题,就该早有预料,苏老泉那篇文,已然是极致了,不能看着珠玉,就觉得后来者让人失望,还是有几篇也写得不错的。”

    “嗯,是这个道理,若是没有先读《六国论》,出彩者倒是不少。”

    “非也,也不能这么想,若是没有苏洵那篇《六国论》作为借鉴,此题拿来考,出彩者只怕也不多。”

    “好了好了,总算是阅完了,诸位各自挑一挑,把该取之人都取了。做完正事,咱们也好赶紧出了这个牢笼,回家好好沐浴休息几日。”

    众人回头各自整理,一人拿出十几份试卷,然后汇总在一起。互相一起看看,稍稍一商议,该取的试卷也就都取了。

    然后出得阅卷的房间,换到另外一个房间,开始揭名。

    待得籍贯名字慢慢揭开。

    忽然有一人惊讶一声:“啊……这……这事有点不好办了,你们都看看。”

    “什么?这一篇是甘奇甘道坚写的?”

    “这……”

    众人都沉默了,互相对视着。

    然后有人试探性问了一句:“那……还取吗?”

    “韩相公亲自派人嘱咐的事情,我等如之奈何?罢了罢了,就当没有看到。”

    “唉……这叫什么事?有才之人,却不能取之,这世间还有公理吗?”

    “说得也是,这般才思,案首解元之姿,弃之可惜。若是有人问起来,咱们也不好应对。”

    “相公一句话,把咱们陷入这般两难的境地……”

    “谁叫咱们当的是这么一个芝麻绿豆的小官呢?”

    “不取吧,得罪了韩相公,咱们连这个芝麻绿豆大的官都难当了。”

    “这般人物,不取之,来日一旦事发,咱们几人,有一个算一个,谁都吃不了兜着走。事情咱们做,后果咱们担,韩大相公何其高明?面也不露,派的人话语还说得含糊不清,也不提韩相公的大名,百般暗示,还得咱们百般去猜,哼哼……好算计啊,倒也不知甘道坚如何就能把当朝首相给得罪了,非要如此断人前程……”

    “说得也是,此人可是太学胡先生的弟子,说不定真会事发。”

    “取之也难,不取也难,这算什么事?”

    几人谈论到这里,事情已然明了。那就是韩琦派人来暗示过几人,不取甘奇。韩大相公自然是手段了得的,必然是暗示之后,还不留下任何把柄。

    甘奇,算得了什么?韩大相公要拿捏甘奇,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读一辈子书,才华满腹,名声鹊起,冠绝汴梁城,那又如何?让你甘奇落得个举子不第,成为一个名不副实之人,成为整个汴梁城的笑柄。

    当官?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还是韩大相公心肠好,公事繁忙。待得韩大相公哪一天心情不好了,一个功名都没有的读书人,整个汴梁城的笑柄,再教你惹上什么官司,让你惹上什么祸事,倾家荡产,甚至破家身死,也不过简单的事情。

    首先,就是要让甘奇名声扫地,成为笑柄。甘奇如今仗着的就是自己的名声,只要把甘奇的名声坏了,甘奇就一文不值了。没有名声护体的甘奇,那不就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肉吗?

    沽了那么多名,钓了那么多誉,名声美誉,都是可以成为负担的。一个籍籍无名之人落第,算不得什么,自己失望一下就可以了。甘奇落第了,那就好玩了。除非甘奇不参加考试,不参加考试,也会被人耻笑,除非甘奇既不参加考试,又找个道观庙宇去出家,那就算了,以往沽的名钓的誉,也还很有意义,甚至人人都会称赞甘奇不慕名利,大师也,真人也,说不定还能混个活神仙的名头。

    几个阅卷官,又再次沉默了,互相对视来对视去,摇头的,叹息的,无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