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大宋猛虎 > 第二百八十一章 你为何就这么不乖呢?
    甘奇去开封府报了名,推荐甘奇的是开封府官学的吕颂吕学究。

    大宋的科举,虽然没有官方考秀才这一道程序,但其实也还是有这么一个过场的,这个过场一般而言由各地的衙门或者官学组织进行,其实就是一个参加举子考试的资格,获得这个资格,就是获得推荐的机会。

    另外宋朝还有一个神童试,这是另外一个科举选拔的办法,这也是一个推荐系统,仁宗朝三十多年,一共举办了十二次,就是各地选拔一些神童,或者称之为天才儿童,然后进行考试,最后皇帝会亲自见一见,殿试一下。从这种渠道当官的人,也不少,比如大名鼎鼎的晏殊,就是通过神童试进入官场的,十四岁就当官了。

    要说科举制度,从隋朝开始到如今,其实也还在发展阶段,还有昔日举荐制度的许多影子存在,甚至说宋朝科举,举荐制度是必不可少的。到得明清,科举制度就慢慢摆脱了举荐这一道,官方的考试也变多了起来。<i></i>

    乃至于宋朝进士之前的功名所带来的好处,也远远不及明朝,明朝的举人是终身制功名,一辈子连赋税都不用交,这是实打实的好处。这倒也不是说宋朝这种一次性的举子身份就没有用了,文人圈内地位的提升是必然的,还有同窗之类的交集圈子也会不同,隐形的好处也不在少数。

    这也是为何甘奇他老爹能只靠着一个身份,就能发家致富的原因所在。考得中举子,连给别人家当老师的待遇都要好上不少,若是有几个相熟的同窗当了官,其中的影响也就更多了。不说如何大富大贵,追求一个小富还是不在话下的。

    报名了,一个多月之后,开封府就会组织考试,这叫作发解试,考上举人了,明年就可以参加礼部省试。

    学习中的甘奇,考前冲刺,那是头悬梁锥刺股,除了时不时到工地上去转一转,几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讲课都停了。<i></i>

    财政部王安石,也每天按时来接受数学与会计课程的培训,还得给甘奇答疑解惑,甘奇在死记硬背之余,也开始了刷题模式,刷完题之后,自然就需要王安石来讲一讲题。

    这个刷题,不仅仅是刷策论的题,其中还有很重要的一个方面,那就是经义题,类似于名词解释。把圣人的一段话语拿出来进行阐述,宋朝的风气很开放,这种题目基本上属于用圣人之言来说自己的道理,只要不反动不胡说,你愿意把圣人之言怎么解释都行,解释得好,自然就能出类拔萃。

    这种开放性的题目,对于甘奇而言,也是优势。对于甘奇而言,帖经墨义,越多这样的题目越好,越少那种死记硬背的默写填空,甘奇就越有优势。

    也就是说,宋朝的科举与明清的科举比起来,是更适合甘奇来考的。科举到了明清,就真正慢慢进入了僵化地步,所谓八股文,就是起与明朝,到清朝越发严苛,连答题的格式都有明确的规定,而在宋朝答题,文章的格式是没有规定的,长句短句随你用,更不需要什么押韵,就是写论述散文。<i></i>

    宋朝的科举考试,其实可以与后世的公务员考试进行类比。考帖经墨义,就是考政治思想,只是宋朝考儒家思想,后世考社会主义核心思想。考策论,就是考申论,本质上是一模一样的。

    宋朝科举唯一缺的就是“行测”,就是行政能力测试,行政能力测试,其实可以说成就是一个人的逻辑能力测试,考的就是考生对于一件事情的认知能力,能不能看透许多事情的本质问题,能看透事情的本质,才有能力去解决问题。

    最后自然就是面试了,宋朝的面试官,就是皇帝,皇帝亲自面试你。

    认真说一语,能考过公务员考试的人,其实都是人才,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公务员队伍的各方面素质越来越高,也与公务员考试制度的越来越规范化有很大关系。<i></i>

    真正以应试这一道而言,王安石这个老师,其实比胡瑗还要称职,只因为胡瑗是学术派,王安石就属于务实派了,应试而言,务实派是优于学术派的。

    不过胡瑗倒是帮了甘奇一个忙,推荐了一些蔡确这个外地学子,意思就是把蔡确的组织关系挂在了太学之下,这样蔡确就不必担忧学籍问题了,中过举的蔡确就可以直接参与明年的考试。

    甘奇在老宅之中一心备考,读书读得昏天暗地,刷题刷得死去活来,却忽略了一件事情。

    有些事情,终究还是会发生的。

    就像关心甘奇备考的吴巧儿,带着许多补品出城而来,开开心心回到家中,看着甘霸在门口啃着西瓜,还笑着与甘霸说道:“呆霸,最近你还不错啊,好好守着门,不能让人打扰了乖官读书。”<i></i>

    甘霸僵在了当场,手中的西瓜也跟着甘霸一起僵住了,还有一双眼睛愣愣看着忽然出现在门口的吴巧儿。

    吴巧儿见得甘霸这般奇怪的模样,一边迈腿进院子,还一边说道:“呆霸,你这厮莫不是真的呆了?”

    甘霸反应过来,大喊一声,拔腿就往院内跑,一边跑,还一边大喊:“大哥,不好了,大哥,你快跑啊,巧儿姐来了……”

    这是个坑爹货。

    甘奇听得喊声,走出门来,正见到甘霸一头扎到面前,西瓜一扔,开口说道:“大哥,快,快逃,现在还来得及……”

    这个坑爹玩意,这老宅就这么大,甘奇抬头就已经看到了走进来的吴巧儿,这他妈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i></i>

    吴巧儿面色已然难看,她虽然不知道怎么了,但是她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

    果然,随着甘奇从书房出来的,还有一个姑娘,姑娘生得极美,步态得体,身材高挑,唇红齿白,面色白皙,衣衫也很讲究,胸脯……也很鼓。

    “大哥,你还不走吗?可不得了……”坑爹货甘霸比甘奇还要着急。

    甘奇眉头一皱,看着甘霸,气也不是,不气也不是,口中答了一语:“迟早有一日,把你这厮挖个坑埋了。”

    甘霸一脸委屈看着甘奇,解释道:“大哥,这不能怪我,我第一时间就给你示警了,没跑了可怪不得我呀!”

    甘霸一脸委屈巴巴的。

    吴巧儿却开口说道:“呆霸,过来,到姐这里来,姐护着你。”<i></i>

    甘霸看了看甘奇,面色不善,又看了看吴巧儿,脚步慢慢抬了抬,往吴巧儿方向挪了几下。

    然后听得甘霸快速说道:“巧儿姐,那个是樊楼的张大家,可不关我的事。”

    有巧儿姐护着,甘霸知道自己是安全的,这一刻,他是叛变了。一个要埋了他的大哥,一个能护住他的巧儿姐,这般局势之下,甘霸虽然没有什么复杂的分析,但是他潜意识里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取舍。

    巧儿姐可不是一般人,甘霸可是吃着巧儿姐的饭长大的,这是叛变吗?这不是,这叫作知恩图报。

    甘霸用一句话语,就给吴巧儿纳了投名状,吴巧儿欣慰的表示:“嗯,呆霸你不错,还知晓对错的道理,你到我身后来,姐护着你。”<i></i>

    甘霸带着委屈巴巴的脸,低着头慢慢站到了吴巧儿身后,然后像小媳妇一样搓着两只手,脚步还在动,动得极慢,慢慢往门口处挪去。

    甘奇看着甘霸的模样,是又好气,又好笑。看着吴巧儿越发不善的表情,那是一个头两个大。更让他头大的是,吴巧儿适才还是愤怒的模样,转眼就看她双眼开始红了起来,这是要哭的节奏?

    不哭还能怎么样?难道把甘奇怒斥一顿?如今甘奇又不是小孩了,已然是一家之主,再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去骂去打了。那还能怎么样?那就只能哭了。

    吴巧儿这是怒其不争啊,不争气的乖官,妻子都还没有娶,就买了个花魁,亏得吴巧儿最近只要有达官显贵家的夫人上门,就拜托别人去帮忙物色那些大户人家的姑娘,亏得她吴巧儿每日为这件事情忙忙碌碌。<i></i>

    甘奇呢?甘奇自己不操心也就罢了,还把青楼里的花魁带回家了,若是那些夫人们知道了这事,谁还愿意帮甘奇去物色好人家的姑娘?

    儿大不由娘啊,儿大不由姐。吴巧儿就这么站着,盯着甘奇看着。

    甘奇是尽量在避免出现这种场面,奈何还是出现了,他懂得吴巧儿心中所想,一边又怕吴巧儿担心伤心,又怕身后的张淑艳受到伤害,没想到局面还是到得了这般场面。

    甘奇前后看了看两个姑娘,迈步往前,口中说道:“巧儿姐,你听我说。”

    甘奇一开口,吴巧儿那早已在眼眶打转了许久的泪水,喷涌而下,豆大的泪珠就滚落了下来,带着哭腔就是一语:“乖官,从小到大,你为何就这么不乖呢?”

    这话听得甘奇一脸大尴尬,“不乖”这种词,用来形容一个大老爷们,还真有点不合适。

    却听甘奇答道:“我没有不乖啊!”

    说完这一语,甘奇脸上更是尴尬,连忙又道:“这不是乖不乖的问题,巧儿姐,你听我说,我们是自由恋……不对不对,我这……张姑娘人挺好的,不就是娶妻子的事情吗?这都不是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