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大宋猛虎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看着小公子拘谨的模样,甘奇爽朗笑了笑,说道“小公子今日这是怎么了?怎的这般拘束了?都不像原来的赵小公子了。”

    赵小妹听得出甘奇是在取笑她,面色一红,轻声答道“我本就是女儿家,在这男人堆里,岂能……岂能……”

    “岂能什么?”甘奇笑得有些坏。

    赵小妹一赌气,答道“岂能不知羞。”

    甘奇更是笑得开心,连带赵宗汉也笑了起来,说道“嘿,小妹今日倒是女儿姿态十足了,平常在家里可不是这般的,还是道坚你有本事。”

    “兄长胡说。”赵小妹发动了绝技,捏着赵宗汉腰间的肉左右来回转。

    赵宗汉一脸痛苦左右摇摆几番,方才躲过毒手。

    甘奇看在眼里,只是笑,笑着也多看了赵小妹几眼,这姑娘越发水灵了,即便是一身男儿装扮,唇红齿皓,面色白皙非常,腮边红润,两个眼眸明亮中带有一点点不安与气愤。

    赵宗汉也不知是不是欺负妹妹能让他开心,抬手往前指了一指,说道“道坚,你看,那姑娘,名唤云锦儿,樊楼新推出的头牌花魁,二八年华,不仅长得美,吹拉弹唱的技艺更是不凡,怕又是一个汴梁第一的人物。”

    甘奇抬头去看,连连点头,要说这樊楼,实力当真不是其他楼宇能比的,走了张淑媛,来了一个云锦儿,就如赵宗汉所言,当也是个汴梁第一的人物。

    “不错不错,难怪这樊楼经久不衰啊,人才辈出。”甘奇是真如此想,哪怕再过几十年,樊楼依旧是这大宋第一楼,还出了一个青史留名的李师师,就是与宋徽宗赵佶密会的那个花魁人物。大概就是这么一代一代传承的。

    “道坚今夜有没有兴趣为之填上一曲?”赵宗汉一边说着话语,一边还去注意着小妹的表情。

    果然,赵小妹面色一沉,眼神直勾勾看着甘奇的反应。

    甘奇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笑道“嗯,若是兴起,填上一曲也无妨的。”

    再看赵小妹,低着头,双手已经揉搓起来,还有轻声话语“果然如大姐所言……”

    赵宗汉带着坏笑回头“大姐说了什么?”

    赵小妹绝技再出,口中答道“大姐说,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别看大姐夫那般老实的人,心中也有不少花花肠子,大姐还说,男人就得想办法治,一定要治得服服帖帖。”

    赵宗汉腰间被赵小妹几番毒手,痛是痛,但是赵宗汉还能笑得出来,又问“大姐可有教你怎么治男人吗?说来听听。”

    赵小妹摇头答道“这个大姐倒是没有说,想来以后总是会教我的。”

    赵宗汉略显失望,逗妹妹算是逗完了,很有成就感,便与甘奇说道“道坚,你可不知,以为我都被小妹耍弄,哪里想过今日我也能耍弄耍弄小妹,还是托你的福啊。”

    此时赵小妹才知道自己是被耍了,连甘奇都配合着赵宗汉来耍自己,气更不打一处来,左手掐着赵宗汉的腰在旋转,右手也伸出来了,似乎准备去掐甘奇的腰。

    只是这右手刚一伸出,触碰到了甘奇之后,又连忙收了回去。

    甘奇此时也尴尬不已,那赵大姐治男人的办法,甘奇可是知晓一二的,办法有点凶狠,凶狠无比。

    甘奇回头看了看赵小妹,觉得这小姑娘应该不是那么凶狠的人。却是这回头一看,正看到赵小妹伸出来而又收回去的手。

    小姑娘似乎有些慌乱,连忙两只手都掐在了赵宗汉的腰间,便见赵宗汉一跃而起,开口说道“道坚,我这可是代你受罪,你可得记着今日的情分。”

    “叫你胡说,叫你胡说。”赵小妹掐不到腰了,就去掐小腿肚子。掐得赵宗汉左蹦右跳。

    看得这一幕,甘奇口中喃喃一句“人不可貌相,看不出来,竟然也是狠角色。”

    没头没脑一语,赵宗汉也听不懂,赵小妹也没听懂。不过赵小妹也放过了赵宗汉,让赵宗汉重新落座。

    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似乎很有乐趣。

    头前的胡瑗抬手招了招,喊道“道坚,到头前来说话,该你了。”

    甘奇闻言上前,站在胡瑗面前,俯看一众士子,拱手作礼。

    胡瑗又道“今日诗会是道坚办的,这第一题,就让道坚来出吧。”

    甘奇也不客气,开口道“多谢胡先生,那学生就出一题,既然是中秋佳节,自然就写中秋,那这一题就是中秋了,敬请诸位才俊文思。”

    胡瑗也是捧场“好,中秋好,这题简单,却又不简单,请云大家一旁稍后,待得众人词作而来,老夫挑选几曲请云大家来唱。”

    新晋头牌花魁云锦儿,轻轻起身一福,落座。

    众人听得甘奇出的题目,皆是大喜。为何大喜?因为这题,谁都押中了。

    题目传到前楼,陈翰一听,便是大喜,在怀中翻了翻,还开口说道“多谢甘先生呐,这一题我早就写好了,填得了七八曲,倒也不知那曲更好,颇为愁人。”

    左右都是陈翰相熟之人,谁都知道陈翰这些词是买来的,却也不说破,还拱手去答“陈兄大才!”

    “来来来,帮我挑一挑,看看哪一曲最佳。”陈翰左右分发。

    众人也帮他在选。

    甘奇回到桌案,拿起酒杯,往前去敬酒,诸多老夫子,一一敬到。

    待得酒敬完了,再回座。

    赵宗汉开口夸道“道坚如今当真是了不得,年纪轻轻,隐隐就是年轻一辈文坛魁首人物,这中秋诗会的题都由你来出了。便是昔日柳三变,也没有这般待遇。”

    文坛魁首这个词,甘奇是第一次听人用来说他,以前听到这个词,那是说欧阳修的。文坛魁首,可不仅仅是文坛上的事情,更是政治上的事情,文坛魁首也仅仅指文才第一,更是读书人圈子里众人心服口服的一个领袖。

    这个名头,不是有才华就行,还得有影响力,还要被老一辈的人认可。名头甘奇有了,才华甘奇也有,影响力也慢慢建立起来了,老一辈认可,胡瑗算不算?胡子不算,谁算?

    甘奇难道要成了继欧阳修之后的文坛魁首?

    甘奇嘿嘿在笑,连连摆手“不敢不敢,献甫可不要乱说。”

    赵小妹此时听得文坛魁首的话语,两眼放光看着甘奇,一脸的崇拜。

    赵宗汉见得甘奇谦虚,又道“道坚你怎么就不敢了?不必谦虚,只待你金榜题名,台谏之处,翰林之处,不得多久就该有你一席之地了。”

    甘奇手摆得更快了“担当不起,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没有……别瞎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