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大宋猛虎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何为家国?老泪纵横!
    甘奇依旧面无表情点着头:“都杀了,今日不杀,来日只会有更多人要杀。今日杀了,往后便没有人敢再反朝廷,也就没有人再会因此丧命了。”

    赵宗汉摇了摇头,说道:“实在不忍目睹。”

    说完话语,赵宗汉准备转身而走。

    甘奇忽然拉住了赵宗汉,说道:“你当亲眼目睹,这是在汴梁看不到的。”

    “我已看过尸山血海的战阵,不必再看这屠杀妇孺的场景了。”赵宗汉,在出发之前,连一只鸡都只能闭着眼睛杀,而今是真算长了不少见识。

    但是在甘奇看来,却还不够。甘奇依旧拉着赵宗汉,口中说道:“看一眼,国家大事在汴梁,不过各位相公口舌之争。但是国家大事在边疆,就是这么赤裸裸的血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赵宗汉沉默片刻,答了一语:“狄将军当真不易。”

    甘奇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蔡确与冯子鱼等人,这些人大多都把头转向一边,因为一个个军汉已经手持大刀往水田里去,准备开斩了。

    甘奇开口一语:“都睁大眼睛看着,朝堂不是家国,眼前这里,才是家国。来日诸位若是入得朝堂,当知道何为家国!”

    蔡确听得甘奇之语,微微抬头,在战阵之时,已经算是开了这一辈子最大的眼界。但是在这一幕面前,好似心里受到了比战阵更大的冲击。

    斩杀几百老弱妇孺,这种事情,对这些圣贤子弟内心而言,实在太过冲击!

    甘奇与庞敢示意了一下。

    庞敢已然举手,开口大喊:“斩!”

    一柄柄大刀,在恸哭声中,砍下了一颗颗头颅,滚落水田,没入泥土。

    赵宗汉与蔡确等人,直感觉胸中憋闷,气都喘不出来。

    甘奇微微转头,也说了一语:“诸位可知边疆之苦?战阵之苦?又知得将士们不易?”

    蔡确点着头,拱手答道:“先生今日为学生上的这一课,学生必当铭记不忘。”

    甘奇很是欣慰的点了点头,挥了挥手:“走吧,回去了。”

    大军而回,带着三万老弱夫妇,沿路哭喊一片。还有一头头南方大水牛,许多金银铜铁之物,稻米一筐一筐。

    林子里时不时冲出几个火峒汉子,上前一番搏斗,被斩杀当场。

    待得甘奇再次回到邕州城,已然是半个多月之后了,此时的邕州城内,才有了大胜之后的喜悦。

    各处都在说着这一场大胜的故事,说着将士们的勇武,说着狄青的运筹帷幄,说着汴梁来的那个甘先生是如何了不得。

    狄青也再次入了邕州城。

    肖注备下了邕州城最好的酒宴,不仅招待狄青与甘奇,更要犒劳所有的将士。

    席面之上,杯盏不停,肖注也在感谢着狄青:“狄将军对邕州百姓之恩,再如何谢也不为过,还请狄将军受我一拜!”

    肖注一礼而下,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他当真是个极为称职的知州。整个大宋朝,也唯有真正边疆四战之地才有文官会如此对待一个武将。

    此时随着肖注一礼,四周许多邕州本地官员,皆是起身一礼拜下!

    “拜谢狄将军。”

    “狄将军威武!”

    狄青连忙起身出得座椅,去扶起肖注,口中笑道:“肖知州不必谢老夫,你当多多谢道坚才是,这般计策,都是道坚想出来的,其中细节,更是道坚思虑之后完善的,实施这些计策之人,也是道坚,领兵冲杀身先士卒之人,更是道坚。肖知州谢错人了。”

    肖注闻言站起,愕然愣住,看了看狄青,又看了看甘奇,问道:“狄将军所言当真?这一切当真出自道坚之手?”

    狄青认真点了点头:“老夫为何带着道坚来此啊?就是因为他是一个极好的军师,更是一个将帅之才。”

    “什么?”肖注一脸的不敢置信,不敢相信面前这个还未及冠的年轻人,是这一场大胜真正的策划者。

    此时不仅肖注愕然,连同桌几个邕州官员,乃至邻近几桌之人,皆是目瞪口呆往这边看来。

    甘奇也连忙笑着起身,说道:“肖知州可别听狄将军之语,虽然我是前后出谋划策了,但也都是狄将军前后教导得好,狄将军提出许多问题,才使得我能慢慢完善这个计策。真要说功劳,狄将军的功劳更大。”

    狄青连连摆手说道:“哪里哪里,老夫最多不过是帮衬之功,连敌人的面都没有见到。皆是道坚你谋略得当,战阵勇猛,方才有这一场大胜。我大宋,又出了一个将帅大才,往后几十年战事,可无虞矣。”

    肖注此时目瞪口呆看着甘奇,头前他还真把甘奇小看了,只以为甘奇做的一切都是狄青早已安排好的,直到狄青此时说出这些话语,肖注内心之中微微一细想,便也就信了狄青之语。

    一个人再如何运筹帷幄,也不可能运筹到事无巨细的地步,甘奇自从进了这邕州城,安排大小事情井井有条,临阵指挥更是有条不紊,亲自带兵出城冲杀,勇武非常。

    肖注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是真小瞧了这个年轻人,手中早已举起的酒杯往甘奇一送,口中一语:“唉唉唉……都怪我,都怪我有眼不识少年英才,我代全邕州的百姓拜谢道坚!”

    肖注是真拜下去了,甘奇连忙去扶,口中答道:“肖知州客气了,来日你我还要同朝为官,身为臣子,这是我分内之事。”

    肖注已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道坚,我先干为敬,先干为敬,此去东京的报捷奏折里,必然为你请功!”

    甘奇自然也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肖注已然左右招手:“来来来,都过来,都过来敬一敬甘道坚甘先生,若是没有他,这一战我邕州也没有如此一场大胜,都来敬道坚。”

    “在下邕州马步都头黄得功,拜谢甘先生!甘先生请!”

    “客气客气,都是分内之事!”

    “在下邕州兵马都总管贺力山,拜谢甘先生!请满饮此杯!”

    ……

    狄青在一旁看得笑意盈盈,依稀之间,狄青好似想起了几十年前,几十年前有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打马上阵,一阵杀敌一十六人,满营军将,好似也是这般皆来敬酒。

    少年十九岁了,那一年好似打作乱的熟羌,杀敌二十八人,也有这么一番酒宴。

    少年三十,成了中年,那一年,元昊反叛立国,前线连连受挫败北,士卒皆畏惧胆怯,三十岁的中年自荐先锋,带兵一战攻下金汤城,再为先锋夺取宥州全境,屠杀党项无数,当时前线所有文武官员,好似也是这般皆与少年敬酒畅饮。

    依稀间,狄青在看了看甘奇,哈哈大笑起来,笑中带泪,不知又想起了什么,泪如雨下,急忙伸手去擦,口中还连连解释道:“老夫吃多了酒,吃多些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