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大宋猛虎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大姐夫不想开枝散叶吗
    甘奇听着孔子祥的言语,往学堂里面看了一眼,见得吴承渥在学堂之内,便对孔子祥投去了一个好自为之的笑容,然后进得学堂之内。

    吴承渥上前来给甘奇与胡瑗见礼,甘奇点头示意了之后,往讲台上落座。

    胡瑗已然开口:“道坚今日带来一篇长文大论,论述为官之道,来日当然道坚在此处开讲详谈,诸位先把这篇长文都各自誊抄一下吧。”

    抄书?甘奇一来这太学,总要劳累一番众人,不是考试就是抄书。

    不过还好,抄书而已,力气活,总比考试自己写文章要好。

    甘奇把文稿递给吴承渥。

    吴承渥双手接过文稿,还开口来谢:“谢过先生。”

    看着吴承渥,其实甘奇已经喜欢上了这种为人师的感觉,在这个极为尊师重道的年代,受人称一声先生,是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

    “继续讲经吧,我今日来就是听你讲经的。”甘奇说道。

    “讲经,继续讲经。”胡瑗也抬手示意吴承渥继续上课,然后出门而去。

    这个时候的吴承渥,已然正襟危坐在甘奇身旁,面色极为严正,深呼吸几口,翻看书,大概是怕给甘奇丢了脸面,再开口,吴承渥极为认真。每一词每一句,都用尽全身解数来讲解。

    一旁的甘奇,好似成了监督吴承渥讲课的角色。

    甘奇也不管这么多,一边听讲,还一边开始做笔记。

    门口处,孔子祥时不时探头往里面看上几眼,还想给甘奇挤眉弄眼,却是甘奇目不斜视,也看不见挤眉弄眼的孔子祥。

    夜色初上,汝南郡王府的赵小妹,又一次穿起了男儿的儒衫,扎起了发髻,随着赵宗汉出门而去。

    赵宗汉一脸的无奈,无奈中带着宠溺,在车架内不断埋怨:“小妹,你也换个人祸害,你又不是只有我这一个兄长。”

    赵小妹嫣然一笑:“兄长是多,但都不及十哥你好。”

    “你这丫头,就会说好听话,你若真觉得我好,那你下次就换个人祸害,此事若是被父王知道了,我这两条腿都要被打断了。”赵宗汉脸上真有些担惊受怕的感觉。

    “十哥放心,父王若是要打断你的腿,小妹就把自己的腿送上去让父王打。”赵小妹忽悠着自己的哥哥。

    “我信你个鬼,父王哪里会打你,只会怪罪我这个做哥哥的。下不为例,一定下不为例。”赵宗汉开口说道。

    “嗯,十哥你放心,一定下不为例,小妹就是想去见见那个张大家,见一见就好。”赵小妹说道。

    “你只当是见一见,我却是带着你上了青楼,这般的罪名,父王若真知道了,两条腿都不够打的。我也是不知你非要见一个青楼的花魁大家作甚?”赵宗汉撇嘴说道。也难怪赵宗汉此时这么担惊受怕,原道是要带着自己还未出阁的妹妹上青楼。

    这般的要求赵宗汉却也拗不过自家小妹,可见这个小妹手段何等厉害。不过话也说回来,连甘奇那般的黑恶份子,都莫名其妙着了这小姑娘的道,何况赵宗汉?

    “我就是想看看,看看这位张大家到底是何许人也,为何甘先生会填那么一曲好词送给她。十哥你听听,缸挑欲尽,粉泪裛还垂。欲知肠断处,梁上暗尘飞。”赵小妹若有所思说道。

    “唉……冤孽,冤孽啊。”妹妹谈恋爱,愁煞了做哥哥的。

    “莫不是知己?才能写出这欢场女子的愁怨?”赵小妹大概是在自说自话。

    “小妹啊,男人,年少正风流,楼宇里给个女子填首词,那不是正常的事情吗?”赵宗汉解释着。

    “正常吗?”赵小妹又问。

    “再正常不过了,昔日柳三变,十曲有九曲是送给楼宇里的女子的,这有什么不正常?”

    “哦,十哥,你在那些楼宇里,可有什么知己吗?”

    赵宗汉摇摇头:“没有,不过我倒是想有一个,只是以往少去,近来去得多了,却也没有碰上投缘的。”

    “可是因为近来认识了甘先生,所有才去得多了?”

    “倒也不是,以往只是年少,不好太过放荡,而今倒是自己可以做主了,便去得多了。”

    赵小妹呵呵一笑:“十兄,我看你以往是没钱吧?最近零花钱多起来了,所以才去得多了。”

    赵宗汉略显尴尬:“就你鬼精灵。”

    汝南郡王府,汴梁城里数一数二的高门大族,汝南郡王赵允让,一辈子生了二十多个儿子,除了那些年岁大了,成家立业分家出去了的,家中这些儿子,其实还真没有多少钱,还仰仗着王府供养。

    如赵宗汉这般身份,皇家旁系支脉的男子,大宋开国到现在近一百年,汴梁城里住着的,没有五百也有三百个,若是加上散落各地的,怕不下千数了。就赵允让这一支,往上是宋太宗赵光义的第四子赵元份,赵允让也有好几个兄弟,现在赵允让一个人又生了二十多个,若是再等十几二十年,赵允让一个人的孙子都有一百多个。

    这还是赵光义第四个儿子下面的一支而已,若是把赵光义的所有儿子与孙子都算上,再加上宋太宗赵匡胤那边,那便是数不胜数。

    而且宋朝的皇族,还不是从赵匡胤与赵光义这兄弟俩开始算起的,赵匡胤当皇帝的时候,又往上追认了五代祖宗的皇位,爷爷的爷爷都有了皇帝名分,若是把这上五代都算起来,皇家子弟,那就真正算不清楚了。这就好比三国刘备,都已经是织屐贩履之辈了,往上翻一下家谱,就成了中山靖王之后,成了大汉刘皇叔。

    其实说这么多,就是说如赵宗汉这样的身份,其实算不得多么高贵,若是赵宗汉自己不争气一些,将来娶妻成家之后,分家的时候给一点财产出去过日子,败家破落了,也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当然,赵宗实若是登基了,赵宗汉的身份就不一样了,天差地别的转变。

    但是谁又知道呢?此时后宫又有人怀了身孕,就算后宫无人有身孕,只要仁宗赵祯没有开口确认,这皇位也不一定就是赵宗实的,是谁都有可能。

    赵宗汉,还真不富有,甚至比起一般高门大户的嫡子而言,赵宗汉还有些穷。以致于之前入股甘奇相扑场的事情,他还得顶着汝南郡王府的脸面出去找人借。甚至在没有分红的时候,赵宗汉都拿不出一千贯去入股巧儿成衣店。

    也可见赵宗汉对甘奇,其实是心怀感激的。这也是为何赵宗汉起初去找甘奇,敲门都是“甘奇甘奇开门啊”,而今开口闭口都是有礼有节的说“道坚如何如何”。

    车架慢慢在走,樊楼不远,赵小妹已然能透过车窗看到高耸的樊楼了。却是忽然听得赵小妹开口问得一语:“十兄,是不是男人都要妻妾成群才好?”

    好在这对赵宗汉来说不是什么送命题,赵宗汉点点头:“开枝散叶嘛,当然要多几个人来帮忙,你看父王,生得二十多个儿子,六个女儿,父王也说,这般才对得起祖宗。”

    赵小妹忽然又问:“那为何大姐夫就只有一个妻子呢?大姐夫不想开枝散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