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大宋猛虎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嘿,瞧把你能的
    开讲了,人山人海的梨园春,挤得满满当当,年纪小的,十二三岁,年纪大的三十出头,皆是在那科举路上削尖脑袋爬的人。?随?梦?.com

    在戏台后场的甘奇,吃着茶,倒也不急着上台。

    苏轼见得这场面,开口笑道:“道坚今日赚得多少钱啊?”

    这句话倒是把甘奇问住了,甘奇反问一语:“什么赚钱?”

    “什么赚钱?人山人海的,每个人不得收个几百钱?百十贯又到手了吧?”苏轼是看透了甘奇。

    却是不想甘奇连连摆手:“读书人的事,怎么能收钱呢?我这大门敞开着呢,只要挤得下,谁都能来听,若是这还收钱,当真枉读了圣贤。”

    甘奇不敢相信地看着甘奇,笑道:“呦……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你甘道坚不赚钱了?奇事,奇事,古今第一奇事。”

    “我甘道坚是那样的人吗?难道子瞻兄心中就是如此想我的?”甘奇赚钱是要赚的,但苏轼是不知甘奇讲课之事所图甚大,压根就不是钱的事。

    “妇人的乳兜我都给你画了,你还跟我说这个?”苏轼这个郁闷啊。

    “兄长,兄长,文雅一点,文雅一点。”苏辙听得“乳兜”二字,实在不美,出言提醒着。

    苏轼本就是那欢场浪荡人,开口一语:“与甘道坚,还谈文雅?”

    “与我怎么就不能谈文雅?”甘奇这是有点享受与苏轼斗嘴的乐趣了。

    “我与你一起,早已斯文扫地,还谈甚文雅不文雅的。”苏轼又斗了一句。

    倒是苏辙笑个不停,说道:“兄长莫不是又要割袍断义?”

    苏轼略有尴尬:“嘿,你这小子莫不是个妇人家?胳膊肘还往外拐了,你俩这是有奸情啊?把你小子换个装扮嫁了甘道坚如何?”

    苏辙见得惹火上身,连忙拱手笑道:“兄长恕罪,恕罪,道坚不为人子,道坚不为人子啊。”

    “我不为人子?也罢。”甘奇是不准备吃亏的,既然都不为人子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转头从后场上台,抬手一抚。

    满场之人见得甘奇出来,正准备欢迎欢迎热烈欢迎,见得甘奇抬手在压,立马鸦雀无声,要说读书人,就是这点好,尊师重道,若是看戏的客观,禁声就没有这么快了。

    待得一禁声,甘奇已然开口:“今日这课啊,一共讲三堂,今日我特地把两位好友请来了,一位苏轼苏子瞻,一位苏辙苏子由,他们两个先讲,我再讲。”

    说完甘奇转身对着后场的门招着手,说道:“子瞻兄,请吧,您大才,先请。”

    被坑的苏轼气急败坏,开口便道:“甘道坚,我是来听你讲课的,什么时候变成我要讲课了?”

    便听场中一片齐刷刷的声响,有人已然大喜望外,作揖高喊:“原道是一甲头两名的苏家兄弟今日也要开讲,拜谢甘先生,拜谢两位苏先生。”

    “不在意师徒名分,不在意束脩之礼,不在意门第之见,甘先生与二位苏先生实乃读书人之楷模也,拜谢三位先生。”

    几人呼喊,立马满场拜谢之声此起彼伏,四处都是作揖的身形。

    台上甘奇又再作请:“苏先生,请吧!”

    苏轼走到门口,往外看了看,千八百人挤得到处都是,一个个满脸期待,不断作揖拜谢。

    这是逼驴上磨啊。

    还听那位甘先生贱兮兮笑道:“苏先生是怎么了?莫不是又不愿讲了?”

    苏轼气呼呼而来,从甘奇身边路过,脚步微微一停:“甘道坚,我要与你割袍断义。”

    一语说完,苏轼已然上得高台,与满场众人左右拱手。

    场中之人也都起身与苏轼回礼拜谢。

    甘奇又回了后场,听得苏辙学着苏轼模样笑道:“甘道坚,我要与你割袍断义,哈哈……”

    甘奇自也在笑。

    台上的苏轼却是站定了一会,脑中翻来覆去,也不知说点什么是好。

    也有那一脸激动热切的小年轻作揖说道:“拜请苏先生传授文章之道。”

    苏轼是谁?一甲第二名,冠绝天下之人,听得他讲授文章之道,对于满场这些大多数连举人都难以取得的人来说,那就是神仙传法一样的感觉。

    苏轼舔了舔嘴唇,微微一抬手,满场针落可闻,一个个手上执笔,眼神巴巴望着。

    要说甘奇,也是真行。这种场面,自隋朝开始有了科举至今,也是头一朝,能想出这种办法的人,也唯有甘奇了。颇有点后世高考状元被请回母校开讲座的味道,也不贴切,更像是高考状元趁着暑假开补习班给人当私教。

    苏轼终于是开口了:“要说这文章之道啊,也没什么道,就是写,怎么舒服怎么写……若要非说出一些道理来,不外乎立论,论证,结论之法……”

    课就这么开始上了,甘奇在后面听着,倒也觉得有点意思。

    上补习班的学生们,那是认真非常,不断拿笔在记,生怕记少了一句话。

    苏辙嘿嘿在笑,忽然听得甘奇问了一语:“子由稍后准备说点什么啊?”

    “这?”苏辙笑脸一止,又道:“兄长教了文章之道,我还能教什么?总不能讲经吧?讲经,我哪里有那些老先生老学究讲得好?早知如此,不如我先上去说。”

    甘奇倒是给苏辙出了个主意:“要不子由稍后说说写诗填词?”

    苏辙有些不自信,摇摇头:“写诗填词的,我也不如兄长写得好。万一场下有高人,反倒我露了怯。就算场下无高人,兄长也会笑话与我。”

    甘奇倒也不与苏辙为难,说道:“那你就多想想,稍后我先上去讲,我讲完了你再讲。”

    苏辙还不领情:“害人不浅,你甘道坚,当真是害人不浅,你这不是为难我苏子由吗?”

    甘奇倒也不是要为难苏辙,而是想着自己这培训班,怎么也得打响名声不是?打响名声,那自然就得拉点人来充充场面,这兄弟二人来得正好,一甲头两名。今日这堂课之后,汴梁城里那些还在考试中挣扎的学子,那个不得趋之若鹜?

    在年轻读书人中的影响力,是甘奇孜孜不倦的追求,这些影响力,不得多久,就会带来不可估量的好处。所以苏家兄弟俩这是顺手就被甘奇给卖了。

    甘奇还假惺惺一语:“若是实在没得讲,那你就不讲算了。”

    “甘道坚,你当真是为难我苏子由,你话都说出去了,我还能不讲了?那以后这汴梁城里的学子们会如何说我苏子由?”苏辙一脸的为难,转头又问:“那你呢?你准备讲什么?”

    甘奇早已备好内容,却还神秘一笑:“稍后你当也好好听,我讲的东西,与你有大益。”

    “嘿,瞧把你能的……”为难的苏辙,酸里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