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大宋猛虎 > 第一百零一章 开府门
    开封府门口,再一次轮到衙差郑中和门口上值,早已远远看到一行人飞奔而来,手中还提着明晃晃的兵刃。

    郑中和也是大惊失色,急忙把腰刀一抽,大喊:“快快,大事不好,速速去把府衙里的兄弟们都聚过来,带兵刃。”

    旁边那个跟随守门的衙差,面色苍白,提刀就往衙门里去喊人。

    郑中和见得那些人当真是往开封府直奔而来,连吞了几下口水,眼神来回转头去看府衙之内,心中大概正在犹豫要不要回头关门。

    忽然头前传来呼喊:“郑兄弟,郑兄弟……”

    郑中和听得有个熟悉的声音叫自己,定睛往前去看,却没有看到熟悉之人,已然转头入门槛,立马就去关府衙之门。

    厚重的大门,郑中和连连去推,待得两门一闭,郑中和又连忙去搬门栓。

    正当郑中和准备放好门栓之时,门却被外面的人推开了一条缝隙,郑中和又连忙去撑大门,还回头大喊:“来人帮忙,来人帮忙。”

    门缝之外,传来一语:“郑兄弟,是我,甘奇,快快开门啊!”

    此时的郑中和才听出声音,从门缝往外一看,一张满是鲜血的脸,哪里还认得出甘奇面目

    “果真是甘大官人”郑中和再问。

    “是我,快快开门,请见包待制。”甘奇大喊。

    郑中和此时才认出甘奇,连忙开门。

    甘奇已然抬脚入内,说道:“包待制在何处”

    “在班房,甘大官人这是……”郑中和看着鱼贯而入的人,更在打量满身血红的甘奇,一时之间都不知道开口从哪里问起。

    甘奇转头看得人都进来了,开口说道:“郑兄弟,快快关门,快快关门。”

    郑中和愣愣点头,转身去府衙大门。

    甘奇已然把腰刀一扔,抬步往府衙而入,直奔包拯的班房而去。

    郑中和转头连忙跟上甘奇,此时正见得府衙之中,到处都是奔跑的衙差,何海也到得面前,见得郑中和,开口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郑中和没有答怎么回事,只是指着身边的血人说道:“何捕头,这位是甘大官人。”

    何海看得甘奇几眼,隐隐约约认出来了,还未再发问,甘奇已然说道:“何捕头速速去门口挡住贼人,我先去见包待制。”

    说完甘奇已然又往前走去,何海愣得片刻,一脸着急往大门而去。

    此时包拯正站在班房门口,看着四处飞奔的衙差,还在等人来报事情。

    甘奇一身血衣已然上前,把包拯吓得一跳,到得认出是甘奇,连忙发问不止。

    门口之处,也有人正在叫门,门已经被砸得劈啪作响。

    “开门,我乃国舅曹杉,快快开门。”

    已经赶到头前来的何海连连皱眉,看得前院二三十个正在包扎伤口的人,又听得门外喊叫,开口只问一语:“门外当真是贼人”

    狄咏答道:“掳掠良家之贼,杀人灭口之贼!”

    何海听得犹豫几番。

    又听门外有人再喊:“再不开门,老子可就砸门进去了!”

    何海听得这一语,方才答道:“开封府衙门口,岂能放肆,门外当真是曹家国舅”

    “爷是曹杉!”

    “稍等,待我禀报包相公。”说完此语,何海又连忙转头往里飞奔。

    何海奔到内衙,正见包拯脸黑似炭,怒道:“朗朗乾坤,当真有这般恶人恶事”

    “千真万确啊,其中细节学生还并不清楚,那女子就在衙前,有大夫诊治,应该死不了,包待制可亲自查问,若非如此,那曹家岂会如此当街截杀我等”甘奇答道。

    “走,往前衙去。”包拯已然怒火中烧,拂袖往前。

    何海飞奔到前,禀道:“禀待制,门外国舅曹杉砸门。”

    包拯闻言怒不可遏:“岂有此理,开封府乃朝廷衙门所在,岂敢如此放肆”

    何海闻言立马答道:“那属下这就去把门把守好。”

    包拯忽然脑中一转,说道:“等等,且让他叫上一会儿,不必回应,待本府稍后定夺。”

    何海点头。

    包拯又回头问甘奇:“他带多少人在门外”

    甘奇想了一想,答道:“起初有一二百人,此时追来了,大概四五十人左右。”

    包拯点头说道:“何海,召集所有衙差到前衙等候。”

    何海飞奔而去。

    甘奇随着包拯往前在走,前衙院落地面之上,那大夫正在甘霸的威胁下给女子诊治,诊治几番,回头说道:“好汉饶命,此女肋骨骨折四根,并未断裂,也未伤及心肺,久养便可痊愈,无性命之忧。好汉放心就是,小老儿一家老小嗷嗷待哺,好汉饶命啊。”

    甘霸听得这女子死不了,放心心来,听得大夫求饶之语,没好气答道:“你也不看看这是哪里,这是开封府衙,我还能在这里杀了你不成”

    大夫闻言定了定心神,左右打量一番,方才大气一出。

    此时甘奇与包拯已到,甘奇上前一语:“把这女子叫醒。”

    甘霸看向大夫,大夫身形不自觉往后缩了缩,支吾说道:“要弄醒她也不难,只是叫怕是不行,得以冷水激面,方可醒来。”

    “冷水激面”甘霸有些没有听懂。

    “就是拿水泼他。”大夫解释一语。

    “拿水泼就拿水泼,什么冷水激面。”甘霸没好气说完,已然转身去寻水来。

    包拯此时正在四处打量,看着这般惨状,又看甘奇满身是血,摇头叹息:“唉,世上竟然真能有此恶事,天怒人怨啊,天怒人怨……”

    又听得门口还有叫喊:“开门,开门啊,我乃曹杉,开门!”

    包拯面色再沉,当真就成了包黑炭。

    一些冷水打湿了女子的面庞,也把女子的面容洗净了几分,一个婉约清秀之色露出,当真生得极美。兴许太过美貌,也是罪过。

    女子幽幽转醒,眼神带着惊慌失措。

    甘奇已然开口:“姑娘,当面就是开封府包待制,你也正在开封府衙之内,不必惊慌!”

    女子听得这一言,紧紧盯着包拯看了几番,忽然哭泣而起,趴伏在地,一时之间竟然出不得一句言语。

    “快把她抬进大堂。”包拯吩咐。

    大堂之中,哭泣声越来越大,哭泣中的话语,难以听懂听清,包拯却自己俯身下来,亲自把耳朵凑到头前,细细去听,细细分辨。

    此时的甘奇,却忽然感觉全身力气一空,精气神全去,只感萎靡,坐在了地上,郑中和连忙去倒水送来,甘奇连喝几杯,还要茶水。

    包拯终于站起开口:“开府门,让那狗贼进来!”

    一旁的何海担忧一语:“包待制,属下怕那贼人行凶,有个万一……”

    “他还敢杀本府灭口不成”包拯义正言辞。

    “遵命!”

    (老祝在三江了,有书单的朋友,若是觉得本书看得上眼,还请上一下书单。在电脑端看书的书友,也麻烦帮帮忙,在评价的地方给一个五星好评,老祝感激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