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天罪剑魔 > 第二十一章 掌上明珠
    唐若蓝那世故调侃的话音刚一落下,房间中的空气立即出现了片刻的凝固。

    何长安的笑容渐渐消失……

    就在唐若蓝认为老人这下肯定会变得严肃认真的时候,何长安突然一脸茫然的嘟囔道:“你说什么黄?”

    这种反差令唐若蓝差点吐出一口老血来,她缓缓沉下眸光,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老人当时的神情。

    老人脸上似乎写着四个大字,打死不认!

    唐若蓝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然后故意抬高了嗓门,大声的说道:“我说,你就是传说中,那将天都捅了一个大窟窿,斩杀了无数妖魔鬼怪,被世人敬畏,称其为“不二刀皇”的何不二,何老前辈,对吧?!”

    “嘘~~~!”

    老人的脸色陡然大变,紧张的看了一下房间的门窗:“小声点,小声点!”

    “怎么,你怕小伍听到?”唐若蓝的脸上浮着坏坏的微笑,眼中闪烁着狡狤的光茫。

    “唉,你这丫头,要是小伍有你一半聪明,老头子也就能安心的上路了。”老人长长的叹了口气,满是沧桑的脸上挂着深深的无奈。

    “那老爷子,你这算是承认了?”

    “我不承认,你会放过我吗?”老人调皮的做了个鬼脸。

    不二刀皇之名,果然名副其实。

    “老爷子,传说中你能与天地争锋,刀法如神,无人可以比肩,你是怎么受伤的?”唐若蓝见老人已经默认,她心中浓浓的好奇便驱使着她,想要对老人刨根问底。

    老人闻言,翻了一个白眼,将头侧了过去,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那我换个问法。”唐若蓝见老人不愿作答,她立即改变了策略。

    “蜀山典籍中曾有记载,不二刀皇,刀法如神,举世无双,本来未尝一败,唯一的一次败绩,是在北寒玉女峰之颠与天罪剑魔那一战,那一战惊天地,泣鬼神,却没有人亲眼见到,因为方圆千里之内,根本就没有人能够近身……”

    “但有传言说,最后天罪剑魔带走了你一件最珍贵的东西,然后便传出你封刀隐世的消息,你不会是在那一战受的伤吧?”

    “一派胡言!”

    未等唐若蓝说完,老人已是震怒。

    “当年,若不是我让着那小子,他能接下我的虎怒之威?那小子,他敢伤我?”

    “那小子?”唐若蓝的眼神就如同是只狡猾的狐狸一般。

    “老爷子,你这话里的信息量有点大啊,让我好好捋一捋。”

    “你,唉……”

    老人再次叹了口气,唐若蓝所表现出来的冰雪聪明,亦是令其深感无解。

    “问吧,你想知道什么,老夫今天全都告诉你,只要你和小伍……”老人耍起一副无赖的神情。

    “想得美!”

    唐若蓝摆出一副傲娇的模样,大为不满的说道:“老爷子,你这算盘打的可真精啊,不过是回答几个问题而以,你就想给自个儿徒弟讨一个这么好的媳妇,我才不干。”

    “那你想怎么样?”老人的眼中充满了期盼。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至于以后嘛……”唐若蓝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以后杂样?”老人赶忙追问道。

    “以后,就以后再说了。”

    “那我也不干。”见唐若蓝要耍诈,何长安也耍起了无赖。

    “那这样。”唐若蓝做起一副讨价还价的模样,笑眯眯的说道:“老爷子,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呢,可以考虑先和你的好徒弟试着相处一下,怎么样?”

    何长安一楞,眼珠子一转,随即嘟囔回道:“那你可不许反悔。”

    “当然不会了,我以我蜀山弟子的名义担保,绝不反悔。”

    “拉勾。”何长安伸出了他那如枯枝一般的小手指。

    “谁要是反悔,谁小狗。”

    “好!”唐若蓝没有犹豫,同样伸出了如玉节般的手指来。

    “好了,你问吧。”老人再次摆出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嘻嘻。”唐若蓝靠在床边,双手托腮,盯着眼前的老人,故作神秘的问道:“你和天罪剑魔那一战,最后到底谁赢了?”

    这个问题,令何长安立时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你说呀,谁赢了?”

    老人翻了个白眼,将头藏到被子里,用细如蚊呐的声音回道:“他赢了。”

    “哈哈哈,我就知道传言一定是真的。”唐若蓝激动的拍起手掌。

    老人从被子里探出头来,不服气的补充道:“那小子耍诈,他约我到玉女峰之巅,那天下着大雪,老头子我又忘了带酒……”

    唐若蓝憋着内心的笑意,却是看破而不说破,她继续追问道:“有传言说,天罪剑魔最后带走了一件你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是你的宝刀吗?”

    唐若蓝这个问题刚问出来,老人的神色顿时大变,这一次是真的变来严肃而又认真,他直直的盯着屋顶,轻启有些苍白干裂的嘴唇,话音深沉忧伤的说道:“宝刀再好,也不过身外之物,又怎算得是老夫最珍贵的东西。”

    “那是什么?”唐若蓝的好奇在那时达到了极限,她想像不出,什么样的东西,才配得上是这个能与天地争锋的老人,称为最为珍贵的东西。

    老人侧过头来,用浑浊的眼眸深深的看了唐若蓝一眼,而后将自已枯瘦的手掌伸到了少女的面前,掌心之中空无一物。

    “手掌?”唐若蓝虚着眸光,陷入了沉思。

    片刻之后,唐若蓝突然睁大美眸,惊声道:“掌上明珠?!”

    “他带走了你的女儿?”

    少女的汗毛都在那时倒竖了起来,她睁着大眼,回头望了一眼门窗的方向。

    再回头时,迎接少女的,是老人饱含深意的目光和轻轻的摇头。

    正所谓,心照而不宣,唐若蓝在那时也用轻轻的点头,来回应着老人无声的恳求。

    话到此处,唐若蓝心知不便在追问下去,虽然她心中还有无数的问题,等着老人为她解答。

    不过,既然她答应了老人,要与罗小伍试着相处,而她也打算了要在这儿小住一段时间,那以后自然便有很多问话的机会。

    “你告诉了我这么多,你就不怕我说漏了出去?”唐若蓝的神情突然变得凝重起来。

    能让一代刀皇隐姓埋名,避世不出,那这背后自然是有着什么重大的隐情,以唐若蓝那玲珑的心思,不难猜到这一步。

    何长安闻言,却是微微一笑,淡然回道:“老夫纵横天下大半辈子,阅人无数,还从未看走过眼,老夫信得过你。”

    老人侧头过来,看向唐若蓝的眸光中,折射着睿智的光芒。

    “对吧?”

    “蜀中剑圣唐啸天的……”

    “掌上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