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风谍 > 第三百一十二章 幕后推动 五
    不得不说丁墨村作为李仕群的老上司,曾经和戴老板平起平坐的山城政府少将,其眼光和谋略是李仕群根本不能望其项背的。

    这几句话对李仕群来说可谓金玉良言,如果按照丁墨村的话去做,势必能够化解潜在的威胁,只是,丁墨村不是说给他听的,陈明翔也不能把这些评论点给他。

    第二天上午,陈明翔坐着丁墨村的专车,带着一群警卫坐上了返程的火车,局本部正在等他的回应,这次没时间在金陵停留。

    来的时候带了不少礼物,回去的时候把警卫们也累的不轻,他买了几十只盐水鸭,买了几十斤金陵本地的明前绿茶,这些倒是简单,最为贵重的是,他买了几十匹珍贵的手工织造云锦。

    金陵云锦也叫做妆花彩缎,是华夏传统的丝织品,色泽鲜艳灿若云霞,美到了极致,其技艺是无法用机器替代的,一直保持着手工纺织。

    金陵被日军攻占后,手工纺织业遭到致命的打击,作坊非常稀少,战乱时期的销售也是大问题,所以很难买到。

    陈明翔转了半个上午,还是借助丁墨村的帮助,才买到这几十匹云锦,或许是战争以前的存货,这是非常有价值的名贵礼物。

    维护关系是他的第一要务,回到沪市之后,借着送东西的机会,又能和那些情报机构接触一下。

    千万不要小看这点东西,也不要把这当成小事,信任往往建立在频繁会面和谈话的基础上,细节决定成败。

    为了以后联系方便,陈明翔准备在金陵找地方搞个办事处,丁墨村会出面帮助找到合适的位置,他打算设置一部电台,金陵和沪市的电话线总是被游击队破坏,能打通也要靠运气。

    “你给局本部发电,周坲海和李仕群已经同意休战,四大银行可以择日重新开门营业,但军统不能再对中储银行采取袭击。”

    “我了解到一些日军和汪伪政府清乡计划的内容,我口述,你一起发给戴老板,通知在这些地区活动的忠义救国军,提前做好撤离准备,避免因此遭受到重大损失。”陈明翔说道。

    一只正宗的金陵盐水鸭,一份鸭血粉丝汤的材料,两斤明前绿茶,还有一匹金陵云锦,这是陈明翔给她带来的礼物。

    作为地地道道的金陵人,王真对这些都不陌生,陈明翔能想到给她带来盐水鸭和鸭血粉丝汤,足见他的细心了。

    “我们军统局在这场战斗中打输了,死了那么多的银行职员,却没能阻止中储银行立足沪市,没能阻止中储券发行,最后还得主动向特工总部求和,这是我,也是军统局的奇耻大辱!”戴老板恨得咬牙切齿。

    “局座,我们军统沪一区的弟兄们已经尽力了,其实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场很难取胜的战斗,沪市是沦陷区,方方面面的条件对我们都很不利,来日方长,这个仇我们一定会报的!”

    “春风已经制定了周密的离间计划,并且开局非常顺利,周坲海和李仕群眼下势同水火,等这个清乡委员会的秘书长尘埃落定,我们完全可以借助周坲海的手,把李仕群铲除。”潘琦吾说道。

    对于陈明翔在沪市的表现,做老师的自然是非常满意的,甚至为自己的学生感到骄傲。能搜集到重要情报,只能算是优秀,但为长远目标而进行战略布局,这就是出类拔萃了。

    在军统局被特工总部逼得无计可施的时候,陈明翔却靠着接触到的信息,暗中采取手段,推动周坲海和李仕群内斗,典型的借刀杀人。

    更让人感到震惊的是,他一直以来烧丁墨村的冷灶,烧到现在结成了利益关系,在周坲海的身边安排了最佳的内线。

    陈明翔苦心经营的关系网,已经不仅仅局限在沪市了,眼下伸展到了金陵,直接切入到汪伪政府的核心层,插手了公馆派和实力派的内部倾轧,面对这样的学生,潘琦吾说话都很有底气。

    “周坲海在沪市采取的策略,是让我们军统局顾忌到银行职员的生命,不得不进行退让,我倒是从中得到了启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齐五,你马上派人到周坲海的老家,把他所有的亲人全都秘密请到息烽监狱住下,但是告诉监狱方面,除了行动受到约束外,别的方面待遇从优,派专人照顾。”戴立说道。

    “是不是要周坲海的母亲,写信劝说他回归正途,暗中替我们军统效力?”毛仁凤说道。

    他是戴立的绝对心腹嫡系,加上在军统局位高权重,所以成为第四个有资格知道春风资料的人。

    可事实上,毛仁凤和王真知道的,都是经过细节处理的缩减版,对陈明翔在沪市取得的成绩基本上两眼一抹黑。

    戴立说陈明翔是战略特工,为军统局在沪市做出极其重要的贡献,那问题就来了,他是什么时候加入军统局的,到底做了哪些事情才有这么高的评价,这就无从得知了。

    戴立为春风做的保密工作是相当严密的,即便敌人得到了这个消息,说陈明翔是军统的特工,那也得有人相信啊!

    说他是,他真的就是啊?

    军统沪一区的少数几个人,倒是知道一些春风的情况,但接触的只是电文,没见过本人,为此戴老板还摆了迷魂阵,释放了烟幕弹。

    陈明翔救的两个军统少将戴星秉和吴庚述,还以为春风是军统局的老同志,八一三会战失败后才进入的特工总部!

    “事情可以这么做,但绝不是现在,周坲海眼下是汪伪政府的三号人物,鼎鼎大名的实权派,正在春风得意的时候,一封信就想说服他投靠军统,没有这么简单,需要找个恰当的时机,什么时候亮底牌也有讲究。”戴立说道。

    利用周坲海的家人,胁迫他重新回到山城政府,这是一把双刃剑,假如周坲海不听呢,军统局也不能真把他家里人杀个干净,那会把所有汉奸的胆子吓破,铁了心跟着日本人再也不回头,这可不是戴立想要的结果。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