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军事历史 > 我是一个原始人 > 第二三八章 画月亮、飞的更远的石头
    翻来覆去的折腾一阵,还是睡不着,二师兄索性就披衣而起,靠坐在炕头,就如同昨天晚上他看沙师弟蹲在那里做弓箭时的姿势一样。

    只是此时的心情却与昨天晚上有了天大的差别。

    他的忧虑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虽然是一个比较灵活的胖子,但硕大的肚皮终究还是对他造成诸多不便的影响。

    他能够在部落之内有这样高的地位,除了有一股子蛮力之外,最为重要的就是他这一手出色的投掷本领,这是他最为引以为傲的东西。

    然而,弓箭的出现,却将他的这种骄傲打击的支离破碎。

    如果只是沙师弟一人能够用弓箭射出超过他投掷的距离也就罢了,现在的结果却是只要力气不算特别差的人,基本上都能用弓箭超越自己。

    这种难受和失落,怎是一个字就能够了得的……

    寒夜寂静,外面的雪映着窗子显得有些发白,在另外一个房间,炕上覆盖的皮毛忽然动了动,然后就钻出一个人来。

    这人个子不大,看起来是个半大孩子,能在这个时候醒来并且起来的人,基本都是要解决个人私事。

    青雀部落的房间里配备有带着盖子的‘尿桶’,晚上睡觉之前掂进来,早上拎出去,小解可以在屋内解决,若是大解了,只能是冒着寒气出去到厕所了……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这个半夜起来的家伙没有下炕去寻找尿桶,而是转身来到了用毛皮遮挡的前窗,并且还将窗台之上压着皮毛的砖坯拿起,把皮帘子掀开了一大半……

    这是个好想法,但也是危险的举动,如果被神子发现这样做了,一顿戒尺是少不了的。

    然而这孩子并没有把家伙掏出来放水,而是把头凑到掀开的窗口处往外不住的张望。

    通过白雪的映衬,可以辨认出这孩子的面目,正是石头。

    此时的石头一脸的愁容。

    可以说这两天以来,他都比较惆怅,因为天阴了,看不到月亮,看不到月亮就没有办法画下月亮的形状。

    因为心里一直想着半夜里会不会有月亮出来的事情,睡到半夜他就醒了,一眼看到屋子里这样亮,就以为是月亮出来了,结果欢喜的掀开窗帘之后,看到的只有白雪皑皑以及昏暗的夜空,那里有月亮的半点影子

    他不死心的又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死心了。

    不过他并没有把兽皮窗帘封死,而是借着透进来的光,在看炕上靠在一边的陶板。

    陶板之上,画着他这一段时间刻画出来的月亮形状。

    这样对比着看了一阵,石头苦恼的抓抓头发。

    陶板上最后一个月亮是一个还有一半的圆,这个月亮是他前天画出来的。

    昨天还有今晚没有月亮出来,按道理应该是打上一个x的,但是石头却不愿意这样的做。

    因为通过以前所记录的月亮的形状,他知道月亮的变化不会这样快,昨晚还有今晚都应该有月亮才对,就…就像是这两个一样。

    他思索着,最终把手指停留在上面隔两行的两个月亮下面。

    在这两个月亮的前面,是一个与他前天刻画的月亮极为相似的月亮。

    石头从一旁摸出他的‘陶笔’,很想仿照他方才所指的那两个月亮的形状,依次将昨天还有今天的月亮给画上,这样想了一阵,还是没有动手,而是在上面画出了一个挂着的钩子一样的符号,并在钩子下面点了一个点。

    这是他从神子那里学到的用来表示疑问或者是未知东西的符号。

    做完这些,石头将陶板搬到一边放好,把皮窗帘的下部重新用砖坯压上,钻进毛皮里接着睡觉。

    “你跟我来一下。”

    第二天清晨,韩成一早就起来去看土窑,扒开之后,里面是大半窑质量很好的木炭,至此韩成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烧炭的事情解决了,今后不管是冶炼钢铁还是提炼铜,都有了最基础的条件。

    心情大好、指挥着人把窑里面的木炭弄出来并且重新放上木柴接着烧的韩成,在看到了双目布满血丝,尽显疲惫之色的二师兄之后,就发生了现在这一幕。

    韩成把碗里最后一口已经不怎么热的汤喝完,站起身来,对已经在外面雪地看着当作靶子来用的木桩好一会儿的二师兄说道。

    二师兄愣了一愣,看着已经转身朝着房间走去的神子,在原地停顿了一会儿,才迈动步子跟上去。

    “心里不舒服”

    韩成坐在主座上,看着在他面前显得有些拘谨和忐忑的二师兄出声问道,以一种唠家常的语气。

    对于弓箭之事,二师兄心情很是复杂,一来是他的骄傲被弓箭给无情的打破了,二来就是他之前对待弓箭的态度并不怎么友好,而弓箭又是神子让制造出来,这让他有种类似负罪感一般的复杂感情,尤其是在面对韩成的时候。

    这两天这事情一直压在他的心头,生怕被别人提及,此时被神子叫来,直接开门见山的把他心中隐藏的事情揭开,让他的脸一下子就涨红了,眼神更是躲闪着不敢跟韩成的目光接触。

    站在这里一个比韩成三个块头都要大的人,此时面对孩子一样的韩成时,比孩子还有孩子。

    说起来人也是真奇怪,就比如二师兄,以前吃饱了睡,睡饱了吃,有活了就干,从来都不会多想什么的人,如今在弓箭这件事上却有这么大的反应,与复杂的心情。

    “神…神子。”

    他犹豫了一会儿,开口叫了一声,一声叫过之后,就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看着二师兄的样子,韩成忽然有了一种家长面对犯了错的孩子的感觉。

    就是这孩子太大了些。

    “坐下。”

    韩成笑着指着身侧一个比一般木墩要高不少的木墩对二师兄道。

    等到二师兄坐下后直言道:“你不用这样难受,弓箭虽然比你投掷的要远,但你投掷的本领一样有大用处……”

    韩成说的是实话,弓箭这个东西确实有很多的优点,但投掷一样不能被它完全取代。

    就比如出手的速度、以及简便程度上,相比之下要复杂很多的弓箭就比不上投掷。

    至于一箭三发且每一箭都能射中目标的事情,那是在小说以及影视中才存在的事,韩成不敢奢望。

    这些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青雀部落的人,大多都习惯了投掷,用弓箭还真不一定有空手投掷的准,就比如二师兄这个豌豆射手一般的人。

    当然,沙师弟这样的异类需要排除在外。

    原本忐忑不安的二师兄逐渐变得平静下来,到了韩成这一番话说完之后,脸上有笑容流露。

    只要对部落有用就行,这是他最淳朴的想法。

    只是在想起弓箭那远非他能够比拟的距离之后,二师兄心里还是有些不是滋味。

    韩成哪能不知二师兄的心思,对此早有准备,拍拍二师兄的手道:“我能制造出来一件武器,通过它,你能将石头丢出很远很远,并不会比弓箭差。”

    “真的!”

    二师兄来了精神,猛地站起,望着韩成双目放光,坐着的木墩被带倒都没有顾上理会。

    “当然是真的。”

    韩成看着二师兄这反应,笑着点点头,肯定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