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道罚恶令 > 第五百八十四章 梦音谷全灭
    “梦音谷都是群女流之辈,全住在丹顶派也不方便。再加上梦音谷师门中也全部都是女弟子,花掌门心底不放心,所以今天下午花掌门携弟子下山离开了。”

    “陆大人,以花掌门的武功,区区宵小应该不成问题吧?”北夜无月的声音也清冷的响起。

    而听了北夜无月的话,陆笙的心却不由的猛的一沉。

    “我办案的时候每次都有一个规律,但凡我抱着侥幸心理而留下的疏漏,基本都会出事。梦音谷在哪里?本官要去看看。”

    “我带陆大人去吧!”吴晨自告奋勇的说道。

    说起来,吴晨对陆笙心底是充满感激的,玄女大赛的地点在丹顶派,但却接二连三的出事。

    就算凶手是采花贼,可丹顶派作为主办方难辞其咎。但陆笙接过这件事之后,极大程度的转移了武林人士对丹顶派的关注点。

    玄天府这么严密的巡视都出事了,怎么说也怪不到丹顶派的头上。

    其余的高手留在丹顶派继续巡视,有北夜无月坐镇陆笙倒也不怎么担心。

    梦音谷位于西宁府最南部万仞山之中,万仞山通体笔直,山体仿佛是凝为一体的一整块岩石。一座座陡峭异常如长剑直插大地,更像是一根根冲天的手指。

    因为万仞山特殊的地理,造就了这里充满传奇色彩种种传说。梦音谷位于十二座笔直山峰的中间,疾风吹过山谷,如风铃一般回荡出动听的声音。

    如梦如幻,故而有梦音谷之名。

    两人来到梦音谷外,此刻已经到了丑时。梦音谷山门口并无弟子站岗,陆笙不禁皱起了眉头。

    “陆大人,梦音谷平时也没有人半夜值夜。我辈习武之人修为艰苦,能用打坐代替睡觉的,基本上不会睡觉。老朽上一次睡觉是什么时候,老朽都快不记得了。”

    说道这里,陆笙嘴角抽了抽。

    他不是不知道,可因为他从来没这么做过所以没想到。在陆笙思想里,睡觉就该是全身心的休息,让身体的所有器官都处于睡眠状态。

    打坐虽然能放空精神,可毕竟不是睡觉。熬夜打坐练功代替睡眠,这是反人类的行为,决不能提倡。

    也因为这样,步非烟成亲后也被陆笙逼着上床睡觉。但有时候陆笙半夜翻个身依旧能惊醒,然后睁眼看到步非烟就这么静静的盘膝在房间里飘啊飘。

    跟拍恐怖片一样。

    打坐的时候精神沉寂,但也非常惊醒,一旦有风吹草定立刻会察觉。所以就算梦音谷全是女流之辈,夜晚不安排值夜也是属于正常的。除非,敏感的时期。

    可现在不敏感么?

    “丹顶派吴晨,与陆大人携手拜会梦音谷,请花掌门恕罪!”

    声浪层层叠叠的向梦音谷内部传去,两人就在山门外等候。

    一盏茶过去了,梦音谷的山门依旧没有动静。

    “女人穿衣服比较磨叽,而且还要梳洗打扮……”

    “但就算如此也不应该连一点动静都没有吧?而且,不是说都是以打坐代替睡觉的么?”

    “这……可我们两个男人这么闯进去……不好吧?”

    “怕是出事了!”陆笙突然眼中精芒暴涨,也不等吴晨说话,身形一闪,人已消失在原地。

    吴晨也连忙跟上,两人踏入梦音谷,梦音谷中一片死寂。看到这一幕,吴晨的脸色刷的一下白了。到了这一刻,连吴晨也确定一定是出事了。

    最终,陆笙在梦音谷的礼堂之中发现了梦音谷的人,梦音谷上下,连带掌门花解语全部裸死在礼堂之中。放眼望去,清一色白发苍苍的老人。

    昨天还是鲜活风情万种的女人,而现在,却衣衫不整,瞪着空洞的眼神死去。张开的嘴中,仿佛是要呼喊。但是……如秋叶般死寂。

    “花掌门的武功很高!”吴晨凝重的说道。

    “我知道!”陆笙眼眸犀利的扫过,长长的叹了一声。缓缓的将手指放进口中。

    “啾——”

    一声凄厉的啸声冲天而起。

    “在兰州武林,了解花掌门武功的人不多,而我刚巧是一个。我敢说,道境之下,能杀她的人一个都没有。而现在,没有交手的痕迹,现场没有半点破坏。

    梦音谷上下百余人,被人顷刻间杀死……能有此武功的,只有道境!”

    “确实!而且还得是道境中比较高的。”

    “陆大人,整个兰州道境高手不多啊!”吴晨红着眼,突然死死的盯着陆笙。

    “额?”陆笙在这次理解吴晨的眼神了,但理解之余却是满脸的惊骇。

    “吴掌门怀疑本官?”

    “兰州的道境高手只有你,而丹顶派的北夜仙子是女流之辈当然不可能做采花之事。陆大人,你很可疑!只有你,今夜不在丹顶门。

    只有你,在半夜三更来到丹顶门而后怀疑梦音谷出了事。你若没来过梦音谷,你怎么知道梦音谷出事?你,很可疑啊!”

    擦!被你这么一说我特么都觉得我自己可疑了。

    给了吴晨一个你自己领悟的眼神,低头搜寻线索起来。

    很快,玄天府的弟兄赶来。看到眼前的一幕也是惊悚的愣在原处。

    大型的杀人现场他们都见过,但大型的强暴现场却刷新了他们的三观。眼前的一切,太震撼,也在太凶残了。

    陆笙踱出礼堂的门外,就这么站在外面仰望星空。

    “吴掌门,你真觉得我有必要采阴补阳么?”

    “陆大人不需要么?陆大人这么年轻就已经是道境宗师了……”

    “如果我的道境宗师是采阴补阳而来的,你觉得该死多少人才够?如果不是,那我为何要采补?还有,你说兰州的道境宗师就我一个……呵呵,你是多抬举我,或者你是多看不起兰州?”

    “此话怎讲?”

    “去年年底,我将冥王就地正法之事你知道了吧?”

    “他是百灵南飞!我也万万没想到百灵南飞竟然是幕后黑手。”

    “其实,那个人并不是百灵南飞,真正的百灵南飞在十五年前就死了。而那个人,我至今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十五年前他突然出现在兰州。

    这个世界很大,有很多突然出现,神出鬼没的人物。谁知道,他们谁是谁?本官有作案的时间,但没有作案的动机。而且,我现在发现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采花贼似乎并不是饥不择食的谁都要上。”陆笙缓缓的转过身看着吴晨,“那个小郡主年仅十七岁就后天九重境了,我问过,她一直在服用真元丹。

    还有云舒,闲庭两姐妹,她们的修为也是靠元阴丹推起来的。梦音谷,一直是元阴丹的消费大户吧?”

    吴晨脸色一怔,瞬间急速的变化。有惶恐,有呆滞,有不安,有纠结。

    “不错……梦音谷每年消费的元阴丹……占了一半。从十年前开始,每一次我们出产的元阴丹……梦音谷都要拿去很多。”

    说到这里,吴晨突然仿佛被抽去了力气一般,“难道是我错了?因为元阴丹……所以她们才会被淫贼盯上?其实……是我害了她们?”

    听着吴晨自责的话,陆笙诧异了。他从未想过吴晨竟然会冒出这么可笑的念头。

    “大人!”很快,身后的玄天卫弟兄出来了,“清点出来了,一共一百零六位弟子,全部被……侵犯而死。行凶者应该有六人。”

    “六人?”

    “是!我们搜集到六人不同的毛发,有些被害人的指甲里还有一些血肉。但是,一百人中有七十人胸骨断裂,胸口有清晰掌印,他们是被击伤后采补而死。”

    听到六人的结论,吴晨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之前还怀疑是陆笙所为,现在更是无从说起。

    “那就是说,凶手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但是,能让花解语等连反抗都做不到,全部被制服的……难道是六个道境宗师?”玄天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推测,看着陆笙迟疑的问道。

    “当然不可能有这么多道境高手,而且那些没有被击伤的是不是花解语还有其亲传弟子,都是修为靠前的?”

    “我去看看!”吴晨连忙说道,再次跟进礼堂。礼堂的尸体,被玄天卫分类的摆好好,衣服也穿了起来。

    “吴掌门,这边三十人是身上没有伤的。这边七十多人身上都有伤势,而且表情也更加痛苦,神情也更加狰狞。”

    吴晨仔细的看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七十多人都是梦音谷的低级弟子,虽然梦音谷没有外门内门,但他们确实不是特别受宠,更没有得到花掌门亲传。而这边三十人,都是花掌门比较喜欢,武功也是花掌门亲自传授的。”

    “武功高的反而没有反抗,武功低的倒能反抗几下,莫非……凶手第一时间用特殊方法。制服了花解语等人?他们在凶手面前完全失去反抗能力,而凶手,未必是武力值高,可能用了其他龌龊的手段?”

    脑海中,顿时回忆起审问任飞龙时候任飞龙说过的话。

    莫苍空身怀邪功,在莫苍空靠近之后,常燕就失去了反抗能力任由其摆布。

    一开始陆笙怀疑是常燕为自己的出轨找的借口,但现在看来,可能还真有这样的邪功。而从任飞龙手上得到的紫阳神功只是能修炼出纯阳功法,绝对没有这种诡异的能力。

    到底是什么?

    是莫苍空?不可能,莫苍空已经死了。陆笙亲自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