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手术直播间 > 0090 冰雪营救
    初冬时节,气温并不太低,雪花落下直接融化,一阵冷风吹过,便结成薄冰。

    这是最危险的一种状况,开车的人还没有意识到,路面情况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说换个夜深人静的时间段下雪,可能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可现在是早高峰时间,三四十迈的车速并不快,但在冰面上行驶,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老潘主任的话音还没落,郑仁就透过办公室的窗户看到对面主干线上几辆车连续追尾,碰到一起。

    一脚把刹车踩死,拉起手刹,车辆还是慢慢悠悠向前行驶,那种绝望感一般人体会不到。

    而此时此刻,很多人有了这种体验。

    医院对面主干线上车辆行驶速度不快,追尾碰撞也是小刮小蹭,完全没有大碍。

    但碰到事儿多的车主,一定要去医院检查、留观,也在情理之中。

    所以,可以预料的是,急诊科今天必然火爆。

    “叮铃铃~~~”老潘主任的手机响起,用的是最古老的提示音。

    “喂,我是。”

    “好,放心,我这面做好准备。”

    “对,血库那面,现在就出发去市中心血库取血,各种都要。”

    听老潘主任的对话声,郑仁就知道出大事了。肾上腺素一阵飙升,内啡肽转化,体内高能磷酸键噼里啪啦的断裂,释放出大量能量。

    “奔腾桥出现大规模车辆碰撞,目击者称有伤势严重者。120急救车正在前往奔腾桥,我们做好准备吧。”老潘主任沉声说道。

    下雪为水,水冻成冰,这种情况虽然不多见,但在海城每隔几年就会有那么一次。

    平地上行驶的车辆还好,市区里,车速再快也快不到哪去。但在立交桥上的车辆就不一样了。

    自由落体的惯性加上冰面上很小的摩擦力,一辆又一辆车……

    郑仁脑补的画面很惨烈,但他知道,真实情况或许会更惨烈。

    拿起电话,打给谢伊人,让她找护士长,轻点手术器械,要是数量不够,就去供应室再领一些。又嘱咐谢伊人,让楚家姐妹盘点下麻醉、抢救药物,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

    “还能坚持吗?”郑仁问常悦。

    “完全没问题。”常悦站起身,去冲了一杯雀巢速溶咖啡。

    郑仁真心觉得常悦是个汉子,不管是喝酒还是干活……

    “走,咱俩去急诊科等着。”老潘主任道:“还得让全院各科室做好准备。”

    这些都是正常流程,毫无疑问。

    因为路面结冰的缘故,车辆行驶速度很慢。虽然奔腾立交桥距离市一院并不远,平时一个来回10分钟足够了,但换成现在,郑仁估计120急救车怎么也得半个小时才能回来。

    ……

    120急救流程,接到市120急救中心电话后,最近的医院120急救车必须在3分钟内就出发,前往事故所在地。

    几分钟前,当警笛声响起,负责120急救的医生猛地站起来,拎着急救箱和护士登上急救口外停着的救护车上。

    司机师傅一踩油门,abs防抱死系统马上启动,救护车直接在门口漂移了10米,这才缓缓掌握住方向。

    “今天的路好滑。”司机心有余悸。

    毫无疑问,平时小伤小病急救并不开启的大喇叭打开,一阵让人心悸的刺耳笛声响起。

    路边的车辆听到救护车的笛声,都小心翼翼的躲避,给救护车挪出一条生命通道出来。

    路面很滑,即便大多数人都意识到要给救护车让路,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做到的。

    龟速前进,平时不到五分钟的路,走了十多分钟,救护车才赶到奔腾立交桥下。

    放眼望去……三四十台车撞到一起,像是一条金属长龙,不同的车有不同的损伤,很多钣金薄的车辆已经变形。

    从桥上滑下来的巨大惯性,造成巨大损伤。

    救护车上的医生一个健步迈下车,脚下一滑,整个人摔倒在地。手里的急救箱飞出去,顺着冰面滑行了将近二十米才止住。

    “小宋,没事吧。”身后下来的护士小心翼翼的迈下车,关切的询问到。

    “没事。”宋医生咧嘴一笑,手上、脸上火燎燎的疼。

    不用看都知道,大面积擦伤,算是毁容了。幸好自己是个男的,换个女医生,估计把患者急救回医院就得寻死去。

    一步步挪到急救箱旁,拎起急救箱,又开始往连环车祸现场挪去。

    “医生,这面,这面!”有人高声呼喊。

    “我要死了,赶紧救救我!”宋医生瞄了那人一眼,没搭理他。

    按照自己的判断,径直往前走,向着一辆车体已经变形的小车走去。

    能高喊救命的,百分之八九十都是没事的人,毕竟他们还有力气喊。当然,这里说的没事是没大事。宋医生还见过小腿胫骨骨折,自己骑摩托又跑了几百公里的硬汉呢。

    不远处那辆已经变形的小车,车门口有血迹,里面一片静悄悄,周围也没看到伤者,只能看到驾驶位上似乎有人趴在那里。

    估计会有大事!

    “大夫,救命!”一路上不停有人呼喊着。

    这时候,必然要做出选择。宋医生可以随便选个患者抬回去就诊,这样的话最方便,也最没有异议。甚至不用冒险在满是薄冰,根本站不住脚的桥上爬坡。

    但是他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最重的患者肯定挺不到自己下一次赶来。要接,一定要接最重的患者回去。

    摔了七八个跟头,鼻青脸肿的宋医生手脚并用,终于来到变形小车旁。

    车门零落在一边,车里的司机一脸鲜血,方向盘撞在胸腹联合部,人趴在方向盘上,生死不知。

    来不及犹豫,宋医生赶紧一把抓住车门,想要稳定一下自己的脚步,好用力把患者拉出来。

    没想到车门扭曲变形,锋利的金属边缘随即在他手上留下一条伤口。

    鲜血涌出。

    没时间去理睬这样的“小伤”,宋医生稳定了一下脚步,一把抓住患者,打开安全带,用尽全身力气这才把患者从车里拉出来。

    桥面很滑,上来就不容易,下去更难。

    宋医生看了一眼患者,脸色苍白,脉搏微弱,估计有内脏出血。他有些绝望的看了一眼桥下还在努力往上爬的护士以及抬着空担架的护工,喊了一声,让他们下去等自己,然后直接躺下,用脚支撑在车轮上,然后把患者拉到自己身上。

    就这样,宋医生带着患者“滑”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