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妖孽男神在花都 > 第292章 抢占风头 【第三更】
    长安‘草药王’孙仲景霍然起身,震惊的看着投屏中的药方,神情激动不已的说道。

    “三阳九曲方,可滋补命门,入五脏六腑,通气血筋骨,五脏交养互益,统治诸病,为宋元明清四朝宫廷御用,是千年来集合中药益气养血、滋阴补阳、调五脏、强筋骨的传奇药方!”

    “但可惜,它在战火中被烧毁,只留下药方一角,上面二十一味药,只剩下六味。无数前辈先贤前仆后继,试图补全,却始终无人成功。”

    “万没想到今日沈家十大国医竟让它得以重见天日,这对我华夏中医界而言,实乃一件利国利民的千秋大功!”

    孙仲景越说越激动,滔滔不绝,口沫横飞。

    “据史实记载,三阳九曲方的命门疗法,对心脏病、风湿、老寒腿、骨刺、腰突、颈椎病、肠胃病、肺虚咳喘等共十二种病症皆有奇效。”

    “三、九,为十二,故取名三阳九曲。”

    岭南宋家的宋之道亦侃侃而谈道。

    杨老先生颔首,忍不住道:“不仅如此,神农氏尝味百草,发明中药。药分上、中、下三品,三阳九曲方均为上品中药材,遵循古代君臣佐使的原则,真正体现了中医‘异病同治’的思想。”

    一张古方,犹如一块巨石投入了一潭平静湖泊,引得全场轰动,一个个平常自视甚高的名医们都情不自禁的想要畅说一番。

    就连李老、杜仲,和华夏中医学院院长莫言风等人也忍不住神色动容,一副难以抑制的激动之色。

    不是他们小题大做,实是这三阳九曲方名声太大,基本只要是对中医有点深入研究的人,都必然听说过这个方子。

    在华夏中医史上,能有资格被誉为‘传奇’药方的,寥寥无几,屈指可数,无一不是珍贵药方中的珍宝。

    再加上三阳九曲方的疗效和范围,可想而知它的弥足珍贵。

    可惜,一直没人能完整复原这个古药方。

    但现在,沈家做到了,还把它公示了出来,这绝对能帮沈家狂刷他们在民众和中医界同仁心目中的好感度,大大提升他们的威望。

    见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迫不及待的盛赞自己拿出的古方,沈川心里一阵得意。

    他要的是就是这个效果。

    不出则以,出则一鸣惊人!

    必须要让所有人真正认识到惠仁堂的雄厚底蕴和强大之处,让他们所有人都心服口服,从此以惠仁堂为华夏中医界之首。

    在另一边,十大国医也很满意众人的表现,满脸都是笑容。

    沈恒善更是异常得瑟,扬着下巴,用傲视的目光一一扫视在场众人,一副我很牛笔我们沈家就是这么牛笔的模样。

    “这家伙,好大的手笔!”

    李老老脸狠狠抽搐了一下,咬牙说道,心里很气愤,又很无奈。

    但没办法,谁让人家沈家就是这么牛笔,拥有十大国医这么强悍的阵容。

    “手笔是很大,可不代表它是正确的。”穆尘淡淡道。

    “嗯?什么意思?”李老闻言一怔,正要询问。

    忽听来自湘南的名医杜仲皱眉道:“十大国医复原古方,其心可佩,沈家拿出三阳九曲方,更是可敬,但这到底是不是三阳九曲方的原方,还有没有那神奇的药效,却没人能确定。”

    众人神色微顿,觉得他说的不无道理,纷纷抬头向沈川看去。

    沈川从容不迫的微微一笑:“诸位放心,我沈某既然敢把药方拿出来,自然是经过临床验证。诸位若是不信,大可按照这药方上的药材,依据药材的药性、病理进行推演计算,看看可有错漏之处。”

    “嗯,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莫言风点点头。

    众人当即按照沈家提供的古药方,在各自脑子里各自虚拟配制药材,推演方子,看看最后的药效究竟如何。

    “红参、鹿茸可养气补血,党参可补中益气,健脾益肺,白术运脾药,有燥湿、化浊、止痛之效,诸如炙黄芪、当归、白芍十余种药材,也各有其效。”

    莫言风一边思考,一边沉吟道,“这些药材无论是从药理上,还是药性上,都搭配的十分完美,正是阴阳相济,互补有无,应当就是三阳九曲的原方了。”

    “我的推演结果与莫院长一致,我同意莫院长的说法。”孙仲景道。

    宋之道也点头道:“我赞同二位的观点。”

    其余来自官方与民间的名医亦纷纷出声附和。

    “如此说来,这药方当真就是那失传了的三阳九曲咯?”

    卫生部副部长蔡明应神情有些激动的说道。

    “蔡部长说的不错,这的确就是三阳九曲。”沈川胸有成竹道。

    “好,要真是如此,那惠仁堂此次便是立了一大功,届时我们再在把这药方推广出去,令更多人受益,那惠仁堂就更功在千秋了!”蔡明应喜不自禁道,狠狠夸奖了一番沈川和惠仁堂。

    “蔡部长言重了,沈某只是医者本心,同时也为我们中医的发展尽了点绵薄之力而已。”沈川含笑道。

    他这话说的很谦逊,但言语中流露出的一丝得意,却完全出卖了他此刻内心真正的想法。

    蓦得,沈川眼光一瞄,似笑非笑的看着李东阳道:“李东阳先生,不知你对这古药方是什么看法?”

    李老表情一僵,脸色青红不定变幻,心里忍不住骂娘。

    这个混蛋沈川,绝对是故意向他炫耀,并逼迫他在众人面前服软的,好恶毒的心思。

    “李医生,怎么不说话,不会是觉得我这方子有问题吧?”沈川眼眸精芒闪烁,气势一沉,步步紧逼道。

    他的得理不饶人,令李老的面色愈发难看。

    药方是对的,但要让他就此向沈川服软,却是绝不愿意。

    就在他老脸发烫,神色不堪之际。

    穆尘忽然翩翩起身,淡淡道:“不错,你这方子确实有问题。”

    轰。

    众人哗然,吃惊的看着他,不知道这年轻人是何方神圣,竟然敢质疑沈川的药方,和在场这么多人的判断。

    难道这小子以为他的医术比他们还高明不成?简直岂有此理!

    顿时,许多人都面色不善的看着穆尘。

    一些见过穆尘的人,知道他是李东阳的晚辈,心里暗自苦笑,这家伙太冲动了,就算是你护长辈心切,也不能这样冒失的随便乱说话啊,否则得罪了这里这么多人,后果不堪设想。

    沈川脸色骤然一沉,神情不悦的盯着穆尘。

    他要逼迫的是李东阳,结果自己儿子的朋友却跳出来跟他作对,实在太放肆!

    沈恒善早就看穆尘极为不爽,如今见他居然还敢跟自家作对,当即勃然大怒,厉声呵斥道:“你是什么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

    穆尘看都不看他一眼,从容自若的径自对沈川道:“这味古方,大体上方向是对的,但其中有一味主药和配药配制的不对。藜芦虽然能补肾益精,但与红参搭配后,却会有轻微中毒的反作用。”

    “此外,阿胶虽能补血益气,却远不如五味子的药效强。如若诸位不信,大可仔细参详一番看看。”

    众人闻言,皱眉沉默。

    沈恒善嘴角一翘,不屑讥笑道:“笑话!刚才众位名医可都已经说过,我们沈家的药方没问题。现在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外行,居然敢在关公面前耍大刀,班门弄斧,谁给你的勇气!”

    穆尘悠然不语,鸟都不鸟他,背负着双手,静静看着沈川。

    沈川眉头微皱,脸色阴沉。

    区区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竟胆敢对他沈家和十大国医精心研究的古方提出质疑,简直狂妄的没边!

    他脸色一沉,板着脸就要训斥。

    忽见孙博图重重一拍桌子,惊声道:“妙,妙啊,用五味子取代阿胶,确实效果要比阿胶更好,阴阳平衡,不会导致气血过剩。而藜芦会与红参产生轻微毒性,这一点倒是我从来没考虑到的,这点提的不错,药方确实需要改正。”

    “多谢这位小兄弟提出的意见,老朽代惠仁堂先行谢过。”

    孙博图说着,向穆尘拱手抱了抱拳,感谢道。

    沈川愕然,到嘴边的话一下堵在了喉咙,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犹如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孙博图可是他沈家的十大国医,更是在场之中最通中医药药理的人,他竟然跑去支持穆尘,认为他说的对?

    那现在还让自己怎么去呵斥穆尘?

    沈川老脸一下就黑了下去。

    其余人也是一脸错愕,万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发生这样戏剧性的变化。

    但既然孙博图赞同穆尘的意见,那肯定有他的道理。

    当下,众人眉头紧锁,低头苦思。

    “对啊,这一点我怎么也没想到呢,失误失误。”孙仲景恍然大悟,惊叹道,看着穆尘的眼神顿时发生了变化,透着一股子惊奇。

    要知道藜芦和红参都是补药,平常很少人会想到它们两者结合竟然会产生毒性的。

    而阿胶和五味子同是补血之物,效果相似,但从整个方子的平衡药性来说,五味子更合适,否则容易满则溢,不仅不利于补身体,反而会造成气血过剩,对身体造成负担。

    “不错不错,这小兄弟说的有道理。”

    杜仲也拍案叫绝道。

    紧接着,一众名医根据穆尘所说,也发现了原方子存在的弊病,一个个惊叹连连道,瞅着穆尘的眼神越来越惊异,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多老中医和名医都没发现的问题,他一个年轻人竟然会发现。

    “沈伯父,您以为呢?”穆尘淡笑的看着面色难看的沈川。

    沈川两眼死死盯着他,脸色逐渐铁青,心里对穆尘恨的咬牙切齿。

    这个该死的小子,今天本应该是他沈家大出风头的时候,被他这么一捣乱,却变成了他出尽风头,反而令大家忘了他沈家的功劳和风采,真真可恶又可恨!

    “你的意见有一定道理,我回去后会和几位同仁继续深入研究一番。”沈川不咸不淡的丢下一句话,板着脸回到了位子上。

    沈恒善更是怒不可遏,吃了穆尘的心都有了!

    而李老则与他们完全相反,高兴坏了,抓着穆尘的手,激动的朝他直竖大拇指,惊叹道:“好小子,果然厉害!”

    穆尘淡淡一笑:“雕虫小技而已。”

    李老嘿嘿直笑:“管你是不是雕虫小技,反正只要能让沈川那老家伙吃瘪就行。”

    而其他人,则对穆尘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都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是有这般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