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妖孽男神在花都 > 第107章 安安的身世 【第四更!为盟主“本人已晕死”而加更!】
    与此同时,另一部奔驰车内,周琛正激动的和同伴说话。

    “你们知道穆尘刚才有多厉害吗?一个止血钳,就这样伸进去夹住破损的血管,止住了患者的大出血!天呐,没有借助任何设备,甚至在那种简陋的环境下,他居然做到了!”

    “太厉害了,你们知道吗,就刚才那一招,他都能拿哈佛医学院的全额奖学金了!”

    周琛眉飞色舞的说道,一副崇拜之意。

    其他人也是听得震惊无比,联想到刚才穆尘的医术,卓琳也是郑重的点头:“的确,刚才我姑她那边的医生说了,幸好咱们提醒得及时,他们在车上简单做了项检查,王聪的确是颅内出血,现在正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呢。”

    “要不是穆尘提醒,耽误下去,可是要出大事!”卓琳感慨无比道。

    “你们说,穆尘顶多也就二十五六出头,哪里想到居然这么厉害,我算是彻底服了。”韩冬更是一脸的钦佩。

    “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驾驭住真姐这样的女人啊!”周琛兴奋道,惹来卓琳一个白眼。

    她可是知道内幕的,知道穆尘和真姐没有关系,不过说实话,见识了穆尘拿起手术刀的一面,卓琳居然有点小兴奋,偷偷的在车内扭动了下身姿,跟着舔了下舌头。

    “这个男人,真是极品!”卓琳在心里一笑道,更加坚定了把这个男人追求到手的决心。

    突然,一直沉默不说话的李随风突然开口道:“难道你们都忘了,先前穆尘提醒过咱们,说咱们有血光之灾!”

    轰隆!

    就如一声雷霆炸响在耳边,车内几人瞬间身躯一震,半晌说不出话了。

    “我的乖乖!”

    周琛艰难的吞了下口水,感觉脑袋都不灵光了。

    “他说中了,猜的?还是算中了?”

    徐伦杰也傻眼了,满脸的凝重,说道:“穆尘提前算到咱们有血光之灾!”

    “不……不可能吧!”

    众人大惊。

    “还真有可能!”

    李随风咬牙,脸色严肃无比:“刚才出事后,我想推算下穆尘的命格,但一卜下去,龟板裂了。”

    说着,他拿出来碎裂的龟板,劫后余生道:“亏我糊涂了,居然敢去算他的命!这种人,都是天命之子,算不得,算不得!”

    “又或者,他的道行高出我许多,如果是这样,那么他算到我们有血光之灾,就不足为奇了!”李随风两眼放光道。

    “紫微斗数,不愧是天下第一神术!”

    听到李随风说完这些,车内再次一片寂静。

    实在是穆尘的表现太让他们震撼了。

    “不对,今天要不是穆尘,咱们哥几个就全躺下了!”

    众人一愣,这才想起来,要不是穆尘先前的提醒,让他们提起下车,躲避了一劫,否则,指不定他们现在已经被压成肉饼了!

    “救命恩人啊!”

    一时间,众人激动无比,跟着又各个懊恼的捶胸顿足,后悔刚才没有亲自向穆尘表示感谢。

    回到金陵城,穆尘和安素真第一时间返回了酒店。

    安安经过刚才事故车祸后,整个人精神有点萎靡,穆尘知道再怎么样,那一幕也吓到了孩子,于是不断安抚她。

    倒是安安,死死抱着穆尘,强颜一笑道:“粑粑,你好厉害,以后我也要像你这么厉害。”

    “安安这么聪明,以后肯定可以当个医生!”

    安素真在一边笑道。

    “麻麻,粑粑,我困了。”

    安安打了个哈欠,安素真连忙抱起她,送到了床上。

    很快,安安进入梦乡,还打起了小呼噜。

    “这孩子是真累坏了。”

    安素真嘀咕一声,怜惜道:“希望下午发生的一幕,不会吓到她。”

    “不会的,安安很勇敢!”

    穆尘坚定道。

    “你……”

    扭过头,安素真刚准备说点什么,蓦然摇头,笑道:“去洗个澡吧,你浑身都脏了。”

    穆尘低下头,才发现先前抢救伤者时,身上和内衣都沾满了血迹,当即苦笑道:“行,那我先回去了,你在家里照顾好安安。”

    “回去什么,你这样不嫌难受吗?”

    安素真唤住他,从衣柜里翻出一件浴巾,丢给他,一边说道:“你先去洗洗,我让酒店工作人员送套衣服上来。”

    穆尘也觉得难受得很,见安素真都发话了,也没客套,点头拿起浴巾走进了浴室。

    看着穆尘的背影,安素真脸色一片复杂。

    她知道,今天自己一行人能活下来,可以算是多亏了穆尘!

    想到那惨烈的车祸,安素真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跟着看了眼床上睡得香香的安安,突然间觉得,这世界所谓的美好,不过就是家人平安,团团圆圆的在一起生活。

    “穆尘,谢谢你!”

    轻咬嘴唇呢喃了几声,安素真突然发现,自己的脸颊一片滚烫发热!

    “喂,小何,你来酒店一趟,把画拿走,今晚马董父亲的寿宴我不过去了,你代我向马董问安,再将我准备的贺礼奉上。”

    打了个电话后,安素真泡了杯茶,浑身放松的倒在沙发上,这一刻,才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来。

    真的是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看着四周熟悉的一切,安素真这才有种真实活着的感觉。

    也许是累了,安素真闭上了眼眸,然后很奇怪的,她听到了不远处浴室里,穆尘洗澡传出来的淅沥沥水声,十分的清晰。

    不知不觉,仿佛想到了什么,安素真蓦然脸蛋有些潮红,脑海里,一个男人那宽阔矫健的背影宛若浮现在眼前。

    “天呐,安素真,你在瞎想什么!”

    蓦然,安素真满脸潮红的睁开眼,差点扇了自己一耳光。

    可没等她弄清楚自己此刻的心绪,穆尘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披着浴巾,尽管该包的地方都包了,但还是无法遮掩他那结实美感的身材,特别是鼓涨涨的胸肌,还有那若隐若现的矫健大腿,一股浓郁的荷尔蒙气息扑面而来,让安素真整个人差点酥了。

    特别是那一缕胡茬,搭配上此刻淋浴后蒸腾出来的皮肤颜色,让穆尘浑身笼罩着一种男士的高级性感,an之气息!

    “你……你要干什么。”

    看到穆尘朝自己走来,安素真感觉心脏都停止跳动了,冷不防失声呢喃道,双手紧张到抓住了沙发的靠垫。

    “什么?”

    穆尘一愣,披着浴巾坐在沙发上,无语道:“衣服呢,还没送上来吗?”

    安素真闹了个满脸通红,连忙把头别了过去,根本不敢再多看穆尘一眼。

    随后,酒店服务人员将一套便身西装送上来,等穆尘换上衣服后,安素真眼前更是一亮,显然是第一次看到穆尘穿西服的样子,简直帅极了!

    当然,心里还有一丝不舍,好像在留恋着刚才他披着浴巾的迷之性感。

    “要不,你先别回去了,待会安安醒来见不到你,怕是要闹情绪。”安素真咬着嘴唇说道。

    “这样啊。”

    穆尘想想也有道理,看了下时间,也快晚上六点了,当即点头道:“行,让安安再睡一会,待会把她叫起来,我带她出去吃饭。”

    “当然,你也在邀请之列。”

    穆尘如春风般一笑,让安素真心跳更加快速了。

    “嗯。”

    说着,安素真再不敢待在穆尘面前了,只觉得从未有过的紧张,随后找了个借口,跑到了书房。

    穆尘则拿出手机,坐在沙发翻看起新闻。

    过了一小会,安素真从书房走出来,进了卧室,可很快,她马上发出一声尖叫:“穆尘,你快过来,安安……她好像在发烧!”

    砰!

    穆尘身体如弹簧一样反弹出去,下一秒,他出现在安安面前,右手往安安额头上一摸,瞬间察觉到一股滚烫的体热病症。

    “粑粑,麻麻,安安好难受啊。”

    安安迷迷糊糊地呢喃着,小身体不断翻来覆去,小手难受的挥动着,不一会,就好像失去意识一样,双眼紧闭起来,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

    “安安!”

    安素真一声失声大叫,面容吓得瞬间白了,跟着一个踉跄差点站不稳了。

    “是小儿急性高烧!”

    穆尘检查了下,着急说道:“肯定是下午受惊了,快,你去拿车钥匙,咱们马上送安安上医院。”

    “都怪我!”

    安素真瞬间大颗泪珠往下掉,责怪自己没有看好安安。

    “现在说这些干嘛,安素真,打起精神!”穆尘一声叱喝,双眼明亮得吓人!

    说着,穆尘将安安抱起,用被单将安安裹得严严实实的,下一秒往屋外冲了出去。

    安素真也很快醒悟过来,腾一下快步走出去,没一会,两人护着安安匆匆离开酒店,开车往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急诊科的医生第一时间迎了出来,安素真整个人都快吓傻了,看着已经渐渐失去意识的安安,泪水直掉,一边语无伦次道:“医生,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是小儿急性高烧,应是受惊引起……”

    穆尘稍微镇定,飞快向医生交代道。

    小儿急性高烧,是一种很严重的病症,稍微抢救迟点,都会引起更加严重的连锁反应。

    “好,马上通知下去,准备三号急救室。”大夫看了一眼安安的症状,凝色道:“病人家属请到一边等候,不要打扰到我们对病人的救治。”

    “安安,我的安安啊……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安素真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着,同时身子一软,差点瘫在地上,幸好穆尘眼疾手快,连忙将她扶住,扶到了一边。

    “你不要哭了,安安不会有事的!”

    看着医生和护士推来一架病床,将安安放上病床,往急救室赶去时,穆尘深吸了一口气,神色稍微闪过一丝担忧后,又转变为深深的坚定。

    “放心吧,安安是个好孩子,她绝对不会有事的!”

    穆尘安抚安素真道。

    十分钟后,安素真和穆尘被医生请到了急救室外,看着那一扇紧闭着的大门,安素真内心一片悸动,感觉天都快要塌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气氛一片沉重。

    不仅是安素真,穆尘也感觉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

    尽管心里也很担忧,但穆尘还是不断安抚安素真道。

    “你不要瞎想,小儿急性高烧虽然有一定危险,但我们送救及时,安安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相信我,我不会让安安出事的!”

    穆尘轻轻拍打着安素真的后背,给与她信心和力量。

    安素真神色一片惨白,双眸紧张不安的盯着急救室亮起的灯光,也许是穆尘的安抚,让她稍微镇定下来,神色也渐渐恢复了过来。

    几秒后,她呆呆看着眼前,仿佛在呢喃自语,又仿佛在说给穆尘知晓。

    “其实,安安不是我的亲生女儿。”

    “她是我妹妹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