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都市职场 > 妖孽男神在花都 > 第468章 我也挺牛逼的
    “柳生十破郎,你不是我的对手,我劝你还是放弃反抗,早点乖乖认输吧!”

    半空中,已经交战十几回合,越战越勇的穆尘向须发皆乱的柳生十破郎沉声喝道。

    “只有战死的柳生十破郎,没有投降的柳生十破郎,想要我认输,休想!”

    柳生十破郎咬牙道,倏然一剑无比凌厉的刺向穆尘胸口。

    “哼,不识抬举!”

    穆尘面色骤然一寒,强势无匹的一拳朝柳生十破郎的脑门轰去。

    柳生十破郎纵然是剑道大成的大剑圣,但终归年迈体衰,气血不足。

    与穆尘缠斗这么久后,体力早已不支,又早早受了些伤,此时看到穆尘这强悍无比的一拳,脑子里明明想着要躲过去,奈何身体反应没跟上,终究避之不及,轰的一声被一拳给轰飞出数十米远,重重砸在地上,摔得七晕八素。

    “要不是看在你还有用的份上,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吗?”

    穆尘身形无比飘逸的飘然落地,大步流星走到柳生十破郎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声道。

    “咳咳,年轻人,我知道你的确很厉害,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想,更没想到我柳生十破郎修习剑道数十载,纵横一生,如今竟然败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华夏小子手里,哈哈,看来老天爷真是注定要亡我,让我一生都逃不过华夏人的噩梦啊!”

    柳生十破郎一边咳血,一边状若癫狂的仰天连连怒嚎,言语眼神中满是强烈的不甘。

    “柳生十破郎,你可还记得十二年前,樱花树下,我诚心教导你们,你们五人却联手偷袭我,以致我身受重伤一事吗?”

    樱子款款踱步而来,目视柳生十破郎,俏脸生寒道。

    “樱子上人,您,你已经恢复记忆,想起来了?”

    柳生十破郎神色陡然剧变,惊惧不已的望着她,仿佛看到了什么大恐怖的东西一般。

    他慌忙跪倒在地,浑身战栗着,哆嗦着嘴唇,惊恐道,“樱子上人,弟子当年完全是因为一时鬼迷心窍,又受了他们的蛊惑和胁迫,才会对您动了邪念,还请樱子上人大慈大悲,饶过弟子一次。”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樱子美丽双眸骤然生寒,浑身猛地爆发出一股极为恐怖强横的磅礴气息,衣袖轻轻一甩,顿时如同掀起了一道十五级的龙卷风,凶猛无比的气浪瞬间将柳生十破郎掀飞出上百米远,狠狠砸在土里,砸出了一个将近一米的深坑,令柳生十破郎当场口吐鲜血,半死不活。

    咝!

    一直看似柔柔弱弱的樱子原来这么生猛的吗?

    看着樱子气质突然变得无比冷艳,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气息,如同一尊高高在上、风华绝代的清冷女神,穆尘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暗自心惊。

    他早知道樱子的来历很不寻常,也知道她曾经很可能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强者。

    而且她体内蕴藏着的那一股磅礴气息,也无不时刻提醒他,曾经的樱子绝对不好惹。

    但此刻,在听到樱子的某句话后,穆尘才真正意识到,曾经的樱子究竟厉害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剑圣麻生沙树。

    号称佛号无边的真悟大师。

    有史以来第一位大剑圣柳生十破郎。

    行踪诡秘的祭司大人。

    还有一个不知身份的神秘人。

    这五个堪称岛国最牛逼的一代绝顶强者,竟赫然全都是当年的樱子教导出来的!

    这也太牛逼了吧!

    简直是要吓死人的节奏啊!

    瞧瞧此时的柳生十破郎,虽然号称是岛国第一个大剑圣,实力强横,备受无数人尊崇,但此刻却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孩,惶恐不安的跪在樱子面前,痛哭流涕的向她忏悔,祈求原谅与宽恕。

    这要是被那些信奉他的岛国人看到,还不得一个个惊的眼睛都要从眼眶掉出来。

    咳咳,这么说来,我好像也挺牛逼的了?

    不仅成了她的男神,平日里还经常能享受到她无比温柔的贴心照顾和呵护,比如她经常主动帮他拿衣服、挤牙膏、放洗脸水、帮他洗衣服、准备早餐等……

    啧啧,当时不觉得有什么,现在回头想想,自己似乎相当美美的享受了一次女神的贴心服务啊,放眼整个世界,谁有他这么好的福气。

    嗯,不错不错。

    瞅着樱子美丽的侧脸,穆尘心里乐不可支的暗想着。

    “樱子,你真的已经恢复全部记忆了?”穆尘好奇问道。

    樱子转头,美眸悠悠的看着他,身上的冰冷气息逐渐散去,柔和了许多,温声道:“她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我现在并不是她。”

    穆尘讶异道:“这么说,你是她苏醒的一段记忆?”

    “不,这才是真正的我!但却是曾经的我。”樱子缓缓摇头,吐气如兰道。

    穆尘被搞的有些迷糊:“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不重要,重要的是,多谢穆桑这么长时间以来对她的保护和照顾,让她度过了一段此生最快乐的时光。”

    樱子美眸扑闪的望着穆尘,柔柔的轻声说道,“我希望,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穆桑能继续好好的照顾她,不要让她受到任何伤害。至于她丢失的那些记忆,能找回也罢,找不回也罢,不必强求,一切顺其自然便是。”

    “也许忘了那段漫长无尽的孤独岁月,对她未尝是一件好事。”

    “穆桑,樱子就拜托你了。”

    樱子幽幽说着,身形突然一歪,向地上倒去。

    穆尘连忙闪到她身侧,将她一把扶住,但心里却已经被她刚才说的话给弄完全迷糊了。

    什么叫做丢失的记忆能找回来就找回来,找不回来就算了?

    难道她曾经的记忆里有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吗?

    还有非常关键的一点,他刚才居然忘了问‘樱子’,她曾经究竟是什么人。

    “哎,头疼,明明眼看就可以直接询问清楚樱子的来历和身份的,却因为一时的粗心大意,什么都没来得及问,结果还得自己花心思精力去查,真是麻烦。”

    穆尘头痛的想着,转头看了眼柳生十破郎,眉头蓦然一皱。

    这个家伙,杀还是不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