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我叫欧楚良 > 第二十二章 死缠烂打(感谢呵武大大打赏,本章加更)
    回国两个字像是有着无穷的魔力,瞬间让剑拔弩张的张隋二人冷静下来。

    “看看,看看你们,成何体统?”刘志才站出来数落道:“丢人都丢到国外去了,想打想闹也不注意点场合?张晓瑞,隋冬亮,你们俩还不赶快道歉?”

    “教练,对不起,我们错了。”看到刘志才的眼色,张晓瑞和隋冬亮连忙低头认错。

    “这事暂时先放这了,回去再和你们算账。”朱光护分得清轻重缓急,“陈文奎,下半场你替隋冬亮上场。”

    “是!”队内唯一来自广州的陈文奎操着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应道。

    “小欧,你把帕斯卡教练的话翻译给大家吧。”朱光护依旧一脸气鼓鼓的模样,“MD,不争气也就算了,还竟TM给我丢脸。这帮小子真是无法无天...”

    朱光护被刘志才和李辉带到旁边休息,帕斯卡来到队伍面前,开口说了起来。

    每说一句,欧楚良便翻译一句。再加上自己的理解,队员们很快便知晓了下半场自己的任务。

    “下半场,我们不能一味的防守,那样就相当于彻底让出了主动权。”

    “商议,你一直留在前面,不需要你防守。但是有一个要求,每次攻防转换的时候,你必须第一个冲出去,明白了吗?”

    “明白了!”被赋予“重任”的商议打了个立正,双眼炯炯有神。

    虽然孙志的速度比商议还快,但是孙志的目标太大,容易被针对。商议年纪小,身体又单薄,很容易被对手忽视掉。

    “铁子,张燃,郑义,小平,你们几个就撒开欢儿地跑,不用怕浪费体力。防守时跑,攻防转换时也别站着不动。谁体力不支就说一声,教练换你们下场。”

    本场比赛有六个换人名额,朱光护就算把所有后卫都换一遍也是可以。

    “扬长补短,暂避锋芒。田忌赛马的故事大家都清楚吧,既然我们拼不过他们中场,就干脆不要了。打头顶,打两边,打长传冲吊。”

    “我知道这样打比赛会变得很难看,但是上半场已经这样了,还能再难看到哪去呢?”

    “既然我们没能力踢华丽足球,就老老实实踢功利足球。”

    “只有功利足球踢好了,才有资格追求华丽,听明白了吗?”

    “听明白了!”所有人应了一声。

    “好!下半场我们可以漏人,可以被过。但我不想看到你们像兵马俑一样待在原地,我要你们都跑起来。技术不如对方还不会拼命吗?兄弟们,把手举起来,让我看到你们的斗志!”

    “吼吼吼!!!”

    在欧楚良的感染下,健力宝上下胸口的火再次被点燃,重新找回了信心。

    “小良,还剩一分钟,再补充一口水分吧。”欧楚良的水瓶一直是邹筱青来看管,见欧楚良喊完话,邹筱青趁机把水瓶递了上去。

    “谢谢你邹姐。”

    “小良,那个...”看着欧楚良上下蠕动的喉结,邹筱青犹豫了片刻,终于忍不住悄声道:“小良,难道下半场我们不应该死守吗?我看你下半场还布置了进攻战术,我们连半场都攻不出去,这样有用吗?”

    邹筱青的担心不无道理,下半场如果不全力防守的话,健力宝或许会大比分落败。

    “这谁说得准呢?”欧楚良抹了抹嘴边的水珠儿,“只要比赛还未结束,我们就应该努力争取胜利,而不是一味的龟缩防守。”

    “别忘了,足球是圆的。”

    “足球是圆的么?”邹筱青暗自念叨着欧楚良的话,目送着健力宝成员在欧楚良的带领下,重新走上球场。

    下半场,双方易边再战。

    球权很快落到圣保罗脚下,场上的情况再一次恢复到上半场的局面。

    第49分钟,儒尼奥尔又是利用一记穿裆球,把球交到了边路插上的蒂亚戈脚下。

    蒂亚戈虽然在健力宝基地颠球因为大意输给了欧楚良,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一个徒有虚名的球员。

    相反,蒂亚戈的速度飞快,无论是启动速度还是冲刺速度,在场上都是顶尖的存在。

    因为速度的原因,蒂亚戈很少用花活来戏耍对手,他更喜欢风驰电掣的感觉。

    在健力宝,郑义的速度也不慢,但在蒂亚戈面前,个子和对方差不多的郑义只能死死吊在对方身后。

    朝前带了几步后,见摆脱不了郑义,蒂亚戈便将球踩停,想要借助惯性甩开对方。

    但是郑义更聪明,他采取了破裤子缠腿的打法,利用拉拽对方球衣的方式让自己停住,并且还是紧贴着对方身体。

    蒂亚戈连续虚晃了两下后发现摆脱不了郑义,无奈之下,只得将皮球回敲给队友。

    虽然健力宝下半场一开始便逼的凶猛,但是圣保罗的队员并不仅是会个人突破,团队间的一脚触球更是“玩”得游刃有余。

    三传两倒下,不但把健力宝成员吸引到了左侧,还在同一时间把球分给了右边路的队友。

    对方右边锋接球后迅速下底,直接杀入禁区倒三角传中。

    张燃拼了命地用身体去卡保利尼奥,但是在禁区里,先一步启动的保利尼奥根本不是张燃用身体蹭得住的。张燃又不能用手直接去拉扯对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伸出一脚,横扫来球。

    “嘭!”

    保利尼奥踢球的一瞬间,一道黑影突然闪过。

    皮球还未飞出去多远,便被弃门而出的欧楚良挡了出去。

    拍马赶到的李鉄得球后直接大脚解围,把球踢到了对方半场。

    欧楚良爬起来后连道谢都没有,直接推了李鉄一下,示意他赶快跑出禁区。

    圣保罗的进攻很快又来了。

    “朱导,你发现没有,圣保罗下半场的节奏很快啊!”

    “他们心急了。”张健翻译道。

    看到朱光护等人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帕斯卡耸了耸肩,“皮埃尔就是这样,他喜欢碾压式的足球,喜欢戏耍对手一番后,把对手打得筋疲力竭再获取胜利。”

    “这些年来,皮埃尔和许多日本球队就是这么踢的。”

    “事实上,许多和来自亚洲踢友谊赛的球队教练都喜欢这样戏耍对手,这样似乎更能凸显他们的成功。”

    “这也是到目前为止他们还是少年队教练的原因之一。”

    “但即使是这样踢,他们也会在上半场结束前领先对手两到三个球,毕竟对手太弱了。对一些初来乍到的亚洲球队来说,这是正常现象。”

    “但今天你也看到了,上半场临近结束阶段,小欧扑住了对方9号和6号的3个必进球,让0比0的比分保持到中场,这样的情况可是前所未有的。”

    “所以下半场皮埃尔一定会命令对方发动抢攻,无论如何,先打进几个球把胜利握在手再说。”

    听到帕斯卡解释,朱光护等人才露出来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老邻居虽然每年都像巴西输送几千名学员,原来他们在这里过的也不是很好啊!

    就在这时,球场周围再次换来一阵呼声。

    儒尼奥尔带球杀到健力宝禁区前沿,在闪开角度后冷不丁飞起一脚,偷袭欧楚良的球门。

    然而这并未难倒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欧楚良,只见他深提一口气,双腿朝左迈了一步后迅速扑出,竟然用双手将儒尼奥尔的远射摘下。

    按球落地的欧楚良在地上一个翻滚,直接站起身朝孙志大力抛出了皮球。

    虽然商议并未接到孙志的头球摆渡,但是欧楚良这一连串的动作,却引来现场观众的一致称赞。

    看到欧楚良的英勇发挥,皮埃尔竟然皱起了眉头。

    随着时间的流逝,圣保罗一次又一次地威胁健力宝的大门,却一次又一次地在欧楚良面前铩羽而归。

    渐渐地,皮埃尔脸上的轻松消失不见,取而代之地是一抹焦急。

    为什么还不进球?为什么还不进?

    这个问题皮埃尔在心里已经问过无数次了。

    诚然,圣保罗踢的有些仓促,但保利尼奥和儒尼奥尔两人的能力摆在那里。

    一个擅长组织调度,一个擅长冲锋陷阵,没理由踢到现在还攻不破对手大门啊?

    是什么原因阻止了圣保罗进球?

    是对面将换人名额都用在防守队员身上?还是那个该死的门将?

    健力宝已经因为体力原因换下去4名队员,算上陈文奎,朱光护手上只剩下一个换人名额。

    而其余的健力宝成员在度过体力“极点”后,渐渐地竟皮实了,开始逐渐适应了圣保罗的进攻。再加上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丢球,全队上下都提着这一口气,死不放松。

    双方就这样焦灼着,直到比赛第79分钟,健力宝的快攻被对方在弧顶前断下。圣保罗后卫飞起一脚踢向前场,打了健力宝一个快速反击。

    皮球从天而降,李鉄第一时间没有跑到皮球落点。只能无奈掉头,朝第二落点追去。

    但就在这时,一道白色人影突然杀出。轻而易举地挤开李鉄,挤在了他的身前。

    “保利尼奥?!”

    看到白色球员身后背着的号码,全场球迷再次将欢呼声提到了沸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