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我叫欧楚良 > 第二十一章 内讧
    “吵吵啊!怎么不吵吵了?”

    “踢之前那股子豪气呢?咋都不吱声了?”

    中场休息的时候,一个个球员和霜打的茄子似的站成一排,默不作声。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

    ...

    朱光护从来就不是个和煦的教练,虽然上半场结束后比分依旧是0比0,但任谁都看得出,圣保罗不进球,是给这支远道而来的中国队一个面子。

    至于下半场会踢成什么样,场上的比分会如何,那都要看人家的脸色。

    这群首发的健力宝少年一个个背着手,低着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水。”

    “给。”

    “喝口水吧。”

    场边的替补队员一个个像是后勤兵一样,拿着矿泉水站在首发球员身后,悄悄从人缝中把水递到这些球员手里。

    而这些首发球员在接过水瓶后也没有立刻去喝,而是死死地捏着矿泉水瓶,把瓶子捏到变形。

    “平日里不好好训练,现在到场上傻眼了吧?”

    “你们也不看看踢的那都是什么玩意。”

    “如果不是小欧超常发挥,你以为对面能和你们一样抱个鸭蛋下场啊?”

    朱光护越说越来气,上半场圣保罗是如何戏耍球员的他都还历历在目。

    尤其是隋冬亮,他的头都快低到胸腔里去了。

    由于位置原因,他被过的次数是最多的。而且很多时候,圣保罗队员不止过他一次,甚至还会在过掉他之后等他追上来,再过第二次。

    这样的“侮辱”让隋冬亮深深抬不起头来,他甚至觉得,球队踢成这样全怪他自己。

    实际上,这并不怪隋冬亮,也不怪圣保罗少年队。

    在巴西,民风如此。

    由于健力宝踢不了正规赛,像这种友谊赛就类似于踢野球。

    就像美国街头篮球那样,许多时候为了追求观赏度,球员会采取一些华而不实,有些犯规、甚至带有侮辱性的动作来博取观众眼球。场面的华丽与否是他们的追求,胜负反而不那么重要。

    这些健力宝成员从小接受的足球教育中,哪里接触到这么多花活?这么多天马行空的个人技巧?

    在他们心里,只有教练反反复复的两句话:你只能这样做,你不能那样做!

    现在的健力宝成员,就像1954年第一次冲入世界杯的韩国队一样,在世界杯的赛场上大败而归。

    虽然在“自家”属于佼佼者,但在世界面前,却发现到自己什么也不是。

    “教练,喝口水吧。”

    “是啊,朱导,少说两句吧。再说下去,孩子们自尊心说不定受不了了。”刘志才也凑过来悄声道。

    “好吧,全体解散,该休息休息,下半场继续努力。”朱光护长叹一声,接过来欧楚良递过来的矿泉水,拧开瓶盖后轻轻抿了一口。

    事实上他也不想这样训球员,可是他觉得如果不让今天这个教训更深刻一些的话,在以后说不定还会重新上演今天的悲剧。

    这个年代的家长就是这样,虽然一心为孩子好,但却找不到正确的梳理和引到方法。

    11名首发队员中,只有欧楚良没有列队受训。

    不止因为他本场比赛发挥出色,还因为他平时的为人处事,待人接物,让朱光护等人都不再把他当成一个孩子来看待。

    这场比赛也正印证了这一点,欧楚良在后防线的稳健发挥,强大的心理素质是阻止圣保罗进球的唯一保障。

    上半场45分钟里,欧楚良至少破坏了14次圣保罗的危险进攻。光是门线上横身飞扑,就上演了5次。到最后,每看到欧楚良的英勇发挥,看台上的本地球迷也不约而同地报以掌声。

    强者,无论在哪里都是受到尊敬的。

    “小欧,帕斯卡教练刚刚都和你说些什么?”

    “帕斯卡教练说,咱们整体上踢的还不错。不过不能丧失信心,比赛还有45分钟,咱们不能一味的防守,下半场争取攻出去。”欧楚良整理了一下语言后说道。

    “噢?帕斯卡教练真的是这么说的?”朱光护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欧楚良。

    这十几分钟里,朱光护一直在考虑下半场要怎么样才能不让健力宝输的难看,实在没想到帕斯卡竟然琢磨怎么进攻。

    就这样,朱光护带着欧楚良找到帕斯卡,三人站在场边一起讨论起来。

    “卧槽,你不知道,那个9号太猛了!嗖!就这么一下就转过去了,我连拉都拉不住他。”张燃夸张地比划了一下,脸上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那又怎么?那个6号也难搞啊!”黄永一脸的不忿,“球就像长在他脚上似的,他让球往东,球就往东;让球往西,球就往西,简直神了!我和亮子无论怎么抢,却连球都摸不到。你说是不是,亮子!亮子?”

    隋冬亮坐在地上,把头埋在膝盖里,在他身旁放着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

    “亮子,你怎么了?你倒是说句话呀!”

    “我...”隋冬亮抬起头,胸口起伏了几下,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才开后道,“我决定了,下半场我不上了。”

    本是十五六的大好年纪,隋冬亮却像一个垂死老者一样,没有生气。

    “别呀亮子,别这么沮丧!你踢的可以啊!”李金禹连忙劝道。

    “是啊亮子,整个上半场就你跑动最多,谁都丢位了你都是第一个补过去,我们没你不行啊!”

    “你们别劝我了。”隋冬亮摆了摆手道,“就因为我上半场跑动多,所以我现在没体力了,下半场再上场的话,就是拖累大家了。我待会会和教练说的。”

    众人看隋冬亮的模样,也是一阵的沉默。

    隋冬亮来自八一,从小就接受军事化的体能训练。可以说,隋冬亮是全队体力最好的了。现在隋冬亮都说自己跑不动,还有谁敢说自己有体力?

    “唉!没想到差距这么大!”郑义捏着自己的脚踝,打破了沉默。

    “唉!!!”其它成员也是一声叹气。

    “TMD,有什么了不起?人死D朝天,不死万万年!怕什么?亮子,下半场你不上,老子上!你认输了,老子不认输!”

    张晓瑞终于忍受不住这种压抑的气氛,“啪”地一声把矿泉水瓶摔在地上,一脸的不忿。

    “你特么说谁呢?说谁认输了?”刚刚还死气沉沉的隋冬亮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从地上弹起来,一把抓住了张晓瑞的衣领。“你特么再说一遍?”

    “我就说你了,怎么着!”张晓瑞也不甘示弱,一只手抓着隋冬亮的手腕,抬着下巴硬着脖子道,“踢个半场就不行了?要是朱导让我首发的话,我肯定不会像你这样!你就是个懦夫!”

    “艹!你特么说谁懦夫呢?老子从小到大就没服输过,有种你再说一遍?”

    “我再说一遍怎么了?说十遍都行!懦夫,懦夫,懦...啊!”

    气急败坏的隋冬亮直接握紧拳头,直接对着张晓瑞的右脸呼了过去。

    见张晓瑞被打倒在地,周围队友也急忙围上来,将两人拉开。

    “TMD,张晓瑞,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了。大禹,你放开我,今个不打得这个姓张的喊我爸爸,我隋字倒过来写!”

    “呸!就会窝里横的玩意!不就是八一来的么?有什么了不起的?仗打到一半就不敢打了,还说什么为全队好,我呸!你就是个孬种!”

    两人的冲突很快便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就连看台上都有不少巴西本地居民望过来看热闹。见健力宝发生内讧,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住手,都给我住手!反了天了是不?”朱光护匆匆忙忙跑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刘志才和欧楚良等人。

    “张晓瑞!隋冬亮!你们俩挺能耐打?我就在那边和帕斯卡教练商量一下战术,你们就不让我省心?还打起来了?挺威风啊!”

    “你们俩听着!我不管你们谁对谁错,谁先挑起来的,禁赛三场。回去之后给我写一份一千字检讨,交给你们寝室长。”

    “如果再敢闹的话,我立刻让你们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