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我叫欧楚良 > 第十六章 水煮鱼
    呃...做了一个改动,外教的名字从“卡佩斯”改成“帕斯卡”。

    ————————————

    帕斯卡到来的几天里,和球员还在磨合阶段,并没有带领健力宝成员做更多的训练。

    平日里在朱光护的介绍下,慢慢地研究出一批主力首发球员。至于一周后去圣保罗的首发名单,到时候再公布。

    当然,这批球员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帕斯卡直言,如果有更合适的人选,那么他会立刻将淘汰者换下。

    这样的机制激励了不少年轻的学员,先笑的不算笑,笑到最后的才算赢。

    由于欧楚良会说英语,所以帕斯卡和欧楚良之间的沟通比较多。很多情况下,帕斯卡的要求和命令都是借着欧楚良的嘴来传达。甚至一些平日里的战术意图,欧楚良也可以翻译得准确无误,这让帕斯卡对欧楚良高看一眼。

    “欧,我确定,以你的天分,去欧洲踢球都没问题。”

    “再说吧,等大一点的吧。”每次帕斯卡说到这个话题,欧楚良都讪笑一声,转移开来。

    “欧,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帮你联系法甲的南特,梅斯这样的球队。我可以给他们青年队写一封介绍信,邀请你去试训。你有很强的理解能力,当然,我不是在说你的英语水平很高。我是说这里。”

    帕斯卡指了指自己已经秃掉一半的大脑,“你对足球的领悟能力完全超出了同龄人,你应该到更高层次的地方去见识见识。我相信在那里你才会找到适合你的舞台。”

    言下之意,健力宝这帮队友太LOW了,你还是换个环境比较好。

    欧楚良苦笑。

    每年都有不少欧洲球探来到南美,带回去各种各样的“天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阿根廷小伙梅西,这个小个子已经在当地的街区足球队开始踢球了。

    可是中国国情和巴西、阿根廷这些南美国家不一样。如果有球探要带走欧楚良,那不但要经过辽足同意,还得过掉足协这一关。

    足协规定:“25岁以下的的球员不允许出国比赛。”

    就是因为这条设定,在健力宝解散后,张晓瑞才公开表示自己当年参选时改了年龄。

    所以说欧楚良如果想旅欧的话,那么首先必须先恢复“自由身”。

    而一个“自由身”的球员,又因为没有比赛踢,很难得到欧洲球探的青睐。在这个问题上,欧楚良打算从长计议。

    这次参选健力宝,也本身是一个很好的契机。欧楚良也正打算借着这层身份,将来把自己的“产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当然,那一切都是后话了。

    现在对欧楚良来说,既来之则安之。在健力宝当主力门将,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见欧楚良再度回绝自己,帕斯卡也没有强求,而是和他交流起一些足球场上技战术的事。

    经过几天的接触,帕斯卡发现欧楚良理解力超强。事实上他的英语水平也不是很高,依靠手势和断断续续的英语单词,他也没想到欧楚良竟然能把他的意思猜出来全部,甚至还能举一反三。

    欧楚良的表现让帕斯卡欣喜若狂,本以为来到健力宝后只是混混日子,却发现这支同样来自亚洲的球队,带给他一个新的期盼。

    像帕斯卡这种旅欧经历丰富的巴西本土教练,事实上心气都很高的。

    这么多年来,帕斯卡一直在欧洲各个俱乐部担任助教,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带领过球队。回到巴西后虽然当过几次主教练,但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球队,连乙级比赛都很难踢上的那种。

    现在遇到欧楚良,这个来自万里之外的中国少年竟然完全听得懂他的战术规划和理念,这怎能不让他欣喜若狂?

    实际上,欧楚良只是听得懂葡萄牙语罢了。不过他并未说明,所以平日里的交流中,大家还都是说着英语。

    日常训练结束后,回到山庄里的欧楚良在其它小伙伴一脸期待的目光中,系上一条黑黝黝的围裙,跟随奥利弗大妈走进了后厨。

    “禹哥,你说欧队今天是清蒸还是红烧?”

    李金禹一脸嫌弃的扇开张晓瑞搭在肩膀的手,“我怎么知道?你离我远一点,哈喇子都流我身上了。”

    自从欧楚良露过两手后,朱光护直接拍板,允许欧楚良每天下厨给大家改善伙食。

    而原来雇佣的几名后勤工人则每天拎着渔网,来到后山的小河里撒网捕鱼。并且在大部队回来前,把鱼都处理好。

    能在远在万里的巴西喝上一口家乡味的鱼汤,吃上一口香喷喷的鱼肉,成为了每个健力宝球员训练后最为期待的事。

    没办法,健力宝实在是太穷了。这群少年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平日里连肉都很难吃到。

    一个个瘦了吧唧的,最典型的就是商议和李鉄了。两个人一个是营养不良的大头娃娃,一个是瘦小不堪的竹竿男孩儿。

    朱光护每次看到这群身材单薄的学员都心疼不已,将来就算训练有所成,但这样一批没有身体对抗的球员,又如何应付那龙潭虎穴的球场呢?

    不一会儿,后厨端出来一个大盆放在搭好的圆桌上,盆口还冒着热气腾腾的水蒸气。

    迫不及待的众人立刻站起身,一个个看着盆里的红色辣椒直流口水。

    大家都很想尝上一口,却依旧保持着克制。

    “朱导,刘教练李教练,你们吃吧。”副队长张燃咽了一口吐沫率先道。

    看着21双绿油油的眼睛,朱光护也不墨迹,当即大手一挥:“好,今个就来尝尝小欧的水煮鱼。”

    说罢,朱李刘各自加了一筷子鱼肉放在碗里,就着白花花的大米饭大口咀嚼起来。

    见教练们都已经动了筷子,其它球员再不犹豫,一个个把筷子神的老长,辣椒,豆芽,白菜,鱼肉和其他不知名的作料,夹到什么是什么,纷纷往自己的碗里放。

    “呼呼,好吃,好吃。”张晓瑞仗着膀大腰圆,一边大喘着哈气,一边伸筷子夹肉。

    人群中,商议一脸决然,瘦小的身体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一边用手肘推开人群,一边伸着筷子去盆里捞肉。在他身边的郑义刚想说上两句,却被他一眼瞪了回去。

    看着餐桌上吃得正香的队友,后厨里的欧楚良微微一笑。端起饭碗,夹了一个鱼头放在嘴里,津津有味地啃了起来。

    在他面前的餐盘中,全是连奥利弗大妈她们都不吃的鱼头和鱼尾,看不到一点鱼肚子上的肉。

    ......

    一周的时间很快便过去,这天一早,如杰奇巴山庄外便出现一辆绿颜色的大巴。球队的大巴车和他相比,就像是停在公交车旁边的五菱宏光。

    “圣保罗还真是看得起我们啊!竟然直接派球队大巴来接我们。”刘志才捏了捏屁股底下的真皮座椅,嘴里啧啧称奇。

    “没什么好奇怪的,咱们的邻居日本每年都往巴西输送几千名球员学习踢球。他们这些俱乐部在和亚洲球队进行友谊赛已经很熟练了,外借个大巴只是常规操作。”欧楚良已经被帕斯卡命为贴身翻译,此刻他正坐在帕斯卡身旁,看着圣保罗青年队的资料。

    “原来是这样。”朱光护点了点头,实际上他来之前心里就有这个底。

    上飞机之前,上面人也早就打过招呼。由于环境比较艰苦,所以这批学员所谓的“巴西留学”,基本是在和当地、巴拉圭、乌拉圭、阿根廷、智利这些地方的球队打友谊赛中度过,完全是“以战训练”。

    “孙志,到时候你得好好配合我啊!”

    “大禹,多给我传几个球!”

    “铁子,你好好配合欧队,到时候我就不回来防守了。”

    车上,看着张晓瑞塞到自己手里的麦芽糖,李鉄等人一脸的嫌弃。

    “张晓瑞,车快开了,你快点回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副队长兼纪律委员张燃终于看不过去了,站起来大声命令道。

    “是啊,教练还没公布首发名单呢,你咋呼个什么劲儿?”李建也阴阳怪气的说着。

    李建比谁都清楚,他这个二号门将,替补位坐定了。

    在一片嘘声中,张晓瑞终于回到了座位上。

    “老郝,你说那帮家伙是不是嫉妒我?这还用想吗?首发前锋肯定是我啊!”

    郝委扭过头,用帽子遮住了脸,当做不认识他一样。如果不是正好轮到他旁边有空,他才不想坐在张晓瑞身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