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我叫欧楚良 > 第十二章 采访
    临近12月,巴西的的温度普遍降到了20度以下。虽然太阳不再那么暴晒,但天气依旧像蒸笼一样,让沐浴在阳光下的市民们蒸着桑拿。

    从116国道的70号加油站出口下高速,边上有一条很窄的土坡路,这就是通往如杰奇巴山庄驻地的唯一道路。

    邹筱青拿着拿着左手拿着地图,右手拿着麦克风,心思却飘到千里之外。

    这次公派,报社有八个人参加“竞选”,最后只有她“入围”。

    这意味着什么?

    是我的能力优秀?还是社长看上我了?

    这样的外派采访,对于一个刚毕业才转正的应届生来说,难免让她动起别样心思。

    面包车在土路上颤颤悠悠的,司机却很胆大,至始至终都没有松开油门。

    一次颠簸中,撞到脑袋的邹筱青终于忍不住要发火。却听得“吱嘎”一声,面包车停了下来。

    土路的左手边出现一道铁门,门上挂着一个“内有恶犬”的牌子。看到这四个字邹筱青眼睛一亮,因为这牌子明显是最近挂上去的,而且内容用的还是中文。

    “我们到了?”邹筱青当即拉开车门,蹦跳着下了车,刚刚撞到脑袋的郁闷一扫而空。

    “应该...应该是到了吧。”

    坐在副驾驶的男人并没有下车,摇下车窗四处张望了一下,脸上写满了不确定。

    “刘哥,你怎么还不下车啊?是这里了没错,咱们赶紧进去吧。朱指导他们说不定等着我们呢!”

    “等等。”被叫做刘哥的摄像师兼翻译摆了摆手,随即扭过头,和一旁的司机叽里呱啦地交流起来。

    交流了几句,司机打开车门跳下车,朝庄园门口走去。

    门口正坐着一位黑人妇女,面前的案板上摆着一条条处理好的鱼。妇女和鱼一起,好奇地看着这几位意外来客。

    这几天的接触,奥利弗已经能从外貌和语言上判断出这个穿着旅游凉鞋、身上套着一件米色轻纱外套的女生应该同样来自中国。但她并没有贸然上去打招呼,毕竟她也不知道这几个人来这里是做什么。

    “你好,请问...”

    司机小伙上前和奥利弗交涉了几句后,又回到车上,手舞足蹈地说了半天。

    最后,刘哥一脸的沮丧,冲着窗外路边上正欣赏花草的邹筱青喊道:“小邹,赶紧的,上车,咱们来错地方了?”

    “什么?来错地方了?”邹筱青一惊,急忙放下刚刚采的不知名鲜花,三步并作两步来到了车上。

    “刘哥,什么情况?这里不是健力宝的训练基地吗?”

    “这里是健力宝训练基地没错。”刘哥捏了捏自己的睛明穴,“只不过这里是健力宝住的地方,而不是训练的地方。”

    “那训练的地方在哪里?我们赶紧过去呀!”邹筱青急忙道。

    “所以我才叫你上车。”刘哥叹了一声,“唉!早知道就提前打听好了,没想到训练场和住的地方相离这么远,害得我白花了几千个克鲁塞罗雷亚尔!”

    克鲁塞罗雷亚尔是93年巴西政府发行的货币,但是这个货币只流通了一年多,便在94年的时候被新的雷亚尔取代。

    ......

    “稍息,立正!”

    “向右转!”

    “跑步,走!”

    “一二一,一二一!”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健力宝训练场上,频频响起洪亮的口号。

    面包车停下来后,邹筱青也不管这途中脑袋被撞多少个包了,挂好相机拿起麦克风便急匆匆地跑下了车。

    好不容易获得一次外派采访机会,竟然还迟到了!如果这事让社长知道,不得把她骂个半死。

    健力宝训练场周围,已近聚集了不少巴西本地的居民。

    他们像是过节一样,观看着健力宝成员的“体操表演”。

    朱光护在副领队兼翻译张健的陪同下,面对着几个比刘哥肩头大一圈的摄像设备,一脸严肃地回答着记者提出的各种问题。

    “快,快,刘哥,快点。”

    在不顾形象的飞奔下,邹筱青很快便钻到了朱光护对面的人群中。

    “...卡佩斯教练是一个优秀的教练,我想在他的带领下,健力宝青年队一定会成为一个和国际接轨的队伍,谢谢。”

    张健翻译完,周围便响起了稀疏的掌声。

    看到人群中的邹筱青,朱光护眼睛一亮,连忙拉着张健指了指。

    张健会意,上前沟通了几句后,带着当地的媒体和刘志才朝训练场中的球员走去。

    “朱指导,您好,我是体坛周报的记者邹筱青。抱歉路上车子出了点问题,所以来的有些迟了。”

    “无妨无妨。”朱光护摆摆手大度道,“迟到总比不到好啊,你们再不来,我还真以为你们出了什么事呢!巴西这里的治安可不像国内,这里的居民都是带枪的。”

    “我知道的。”邹筱青吐了吐舌头,他们雇佣的司机腰间就是鼓鼓囊囊的。

    “那好吧,我们可以开始了吗?”朱光护有些迫不及待道。

    由于语言不通,朱光护在当地媒体们面前拘束的很。现在采访他的对象变成了国内的同胞,他当然要好饱“表现”一下。

    “OK,我数到三,咱们正式开始。”刘哥摆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扛起了摄像机。

    “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体坛周报的记者邹筱青。”

    “我现在正在巴西的如杰奇巴市郊区的一片空地里,而这里在前不久前被健力宝的健儿们改造成一片足球场。”

    “在我身后的便是朱光护教练,朱指导,来和观众朋友们说几句吧。”

    “电视机前的朋友们大家好...”虽然是录播,但朱光护还是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主持人说的没错,前不久前,这里还是一片杂草丛生的空地,只有孤零零的两个球门架子。”

    “我们重新除了草,又划了线,甚至还给两个球门织了两张球网...”

    在朱光护的介绍下,刘哥将焕然一新的健力宝训练场全部收到镜头内。

    不得不说,在这几天教练+球员的忙碌下,这片开垦出的足球场已经有那么点意思了。欧楚良为球门挂上的渔网就好点睛一笔,为整个球场增添了不少活力。

    介绍完球场后,朱光护又把卡佩斯拉到身边。

    “这位是我们的外教卡佩斯先生,今天开始上任。”

    “而这位我要着重介绍一下,他是我们健力宝青年队的队长欧楚良。”

    “咔嚓!”

    朱光护话音刚落,几人面前响起了快门的声音。

    又是接连几声的“咔嚓”,邹筱青在对着欧楚良连续按下十几次快门后,才恋恋不舍地重新把相机放回胸口。

    朱光护对此见怪不怪了,因为刚刚巴西本地媒体采访时,也是一些女记者对着欧楚良不断开启闪光灯。

    拍完照后,邹筱青若无其事地拿出腋下夹着的话筒,递到三人面前。

    “欧楚良不但是我们健力宝的队长,更是我们的翻译官。”朱光护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几天去圣保罗和如杰奇巴采购,都是刘教练和欧楚良一起去的。欧楚良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本地人沟通起来没有任何问题。”

    实际上,欧楚良不但会说英语,还会说葡萄牙语。但这件事只有李鉄和李金禹知道,所以在采购时,欧楚良趁机帮健力宝省了不少的钱。

    “不知道欧楚良在场上踢什么位置呢?”

    “我?我的位置是守门员。”

    “守门员啊!守门员好,一个好的守门员顶的上半个球队。那欧楚良你来自哪里呢?”

    “我来自辽宁沈阳,是代表辽足入选健力宝的。”

    “辽足呀!那真是一支伟大的球队。那欧楚良你今年多大了呢?”

    “我是77年的。”

    “77年呀...比我小了六岁呢。那你是什么星座呢?”

    “咳咳咳...”见邹筱青“不务正业”,问的问题越来越离谱,刘摄像师不得不开口提醒起来。

    “没关系啦,反正是录播,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嘛!”邹筱青彻底地发扬了女人不讲理的风格,继续把冲着欧楚良问答。

    “呃,咳咳,你麦克风怼到我了。”欧楚良尴尬地把麦克风往旁边移了移。“我是5月5号出生的,星座的话就不知道了。”

    “5月5日吗?那应该金牛座!金牛座的男生好呀,沉稳,干练...”

    “咳咳咳咳...”这次就连朱光护都觉得尴尬了。

    “好。”邹筱青一甩长发,“欧楚良,我想采访一下这位卡佩斯教练,请问你可以帮我翻译么?”

    “没问题。”欧楚良肯定地点了点头。

    “哦吼!!!”

    就在这时,球场上传来的一阵呼声引起了几人的注意,因为这些笑声里,夹杂着不少当地人的嘘声。

    “怎么回事?我们去看看!”朱光护和卡佩斯点了点头,直接带着欧楚良掉头朝人群走去。

    邹筱青也朝刘哥做了一个“跟上去”的手势,然后小跑着来到欧楚良身后,拉了拉欧楚良的衣角。

    看到欧楚良疑惑的眼神后,邹筱青悄悄说道:“我是摩羯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