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我叫欧楚良 > 第五章 改善伙食
    车子缓缓而行,在绕了几条山路后,来到了一片树木丛生、杂草丰茂的荒郊野外。

    “这里,这里不像是有足球场的样子啊!”黄永扒着车窗,看着窗外的场景。

    车子停下时,李金禹头一个跑下车,看样子不想再浪费一分一秒的训练时间。

    “喏,这是你的。”

    看着李辉递过来的铁锹,李金禹顿时愣住了。

    “李老师,这,这是干什么?”

    其它学员也都陆续从车上下来,无一例外,都被发了一把或铁锹或锄头等工具。

    “我们不是被卖到国外了吧?”郑义一哆嗦,想到了小时候奶奶讲的“黑煤窑”的故事。

    “滚你丫的,小屁孩儿竟胡说些什么!”李辉上前给了郑义一脚,“你看李老师像是人贩子吗?”

    “像...呃...不像,不像!”看着李辉逐渐扭曲的脸,郑义连忙改口道。

    在李辉和刘志才的带领下,欧楚良等人很快便看到了带着学员一起干活的朱光护。

    看到第二批学员到来,之前干了一个点的第一批学员每个都像是深闺怨妇一样,一脸的幽怨。

    十一月的巴西白天平均温度有二十多度,这些在太阳下晒了一个多小时的球员都已经干一波休息一波了。

    本就黑的张晓瑞满头都是汗水,被太阳光一照,甚至还闪闪反光。

    商毅年龄最小,身材也最单薄。但此时他依旧拿着一把和自己差不多高的铁锹,奋力地铲着杂草。

    看到队友们一副“杀人”的眼神,李金禹等人也连忙在手心吐了两口吐沫,拿着各自的工具加入进去。

    二十多人翻修了一个上午,半个足球场总算见了模样。

    “行了行了,大家都休息一会儿吧,来,我这有水,大家过来喝吧。”

    刘志才大喊过后,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工具,急急忙忙朝他跑去,每人都领了一瓶未开封的矿泉水。

    不少人喝了半瓶,还往头顶倒了半瓶,浪费至极。他们还不知道,在今后的日子里除了比赛之外,他们就再也没在平时训练中喝过矿泉水了。

    “唉,老李,来之前说是环境差,没想到竟然差到这个地步!”朱光护啐了口吐沫,点起了一根烟。

    “是啊,这足球场都多长时间没人来了?杂草都长这么高了!”李辉也干了一上午的活,累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亏得是年轻的学员。这要是国家队那帮大爷,不还得闹翻了天?”

    “是啊,搁我那个年代...”朱光护说着说着,便又开始回忆起来。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年轻人嘛,趁着年轻的时候多吃点苦头是好事。”

    最后,朱光护给这次“除草行动”下了个定义。否则他还有什么办法?和足协或者健力宝提出抗议?带队回国撂挑子不干?

    既然都不可以的话,就只能把这口气咽下了。

    “诶,朱导,你看,那,那不是欧楚良吗?他在干嘛?”

    就在所有人都休息的时候,欧楚良补充了水分后,竟然又拿起一把铁锹,走向另一片足球场上开始铲除杂草。

    李鉄虽然不明就里,但是欧楚良干了,他自然也没落下。

    李金禹在上前问清楚后,也把球衣一脱,和欧楚良一样,赤条条地站在烈日下,一把一把挥舞着锄头。

    隋冬亮看了看人群中喝水的商议和张晓瑞,想了想,自己也抄起了一把锄头,跟了上去。

    “诶,你们干什么?停下来,快停下来!”

    看到几人依旧在干活,李辉立刻跑过去阻止道,“你们几个干嘛?想故意要功劳啊?告诉你们,咱们训练有一片球场就够了,旁边这块不用铲。”

    “教练,不够用的。”欧楚良停下来,一脚把铁锹踩在土里。

    古铜色的肌肤被太阳晒得直“流油”,汗水顺着他的脖颈流到锁骨上,又沿着锁骨滴落在草地里,瞬间蒸发掉。

    欧楚良用胳膊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背对着阳光冲着李辉甩了甩头,平静道。“最少还需要半块。”

    “为什么?”李辉的声音里充满好奇。

    “李教练,咱们是门将呀!”欧楚良晃了晃自己的左手,“我需要半块属于守门员的场地。”

    “可,可,可...”李辉可是了半天,也没可是出个所以然来。

    他是守门员教练,自然知道门将拥有半块独立的场地训练有多么重要。

    可是队上规定铲出来一块场地就够了,如果单为守门员再铲出半块场地的话,那就要和朱光护请示了,这毕竟是个“大工程”。

    “教练,那我给我自己铲出来半块球场,你看怎么样?”欧楚良建议道。

    “那怎么能行?怎能让你自己干呢?”李辉立刻摆手道,“这样吧,我在和朱导说说,让大家再一起开出半块来吧!”

    “谢谢教练了。”

    就这样,在欧楚良的“建议”下,22名“童工”又多干了半块球场的活。

    不过好在球员们都很年轻,没有什么心机。晚上回到宿舍后,所有人都累得头昏眼花,甚至有不少人连饭都没吃,便沉沉睡去。

    食堂里,欧楚良依旧一副细嚼慢咽地模样,看着面前狼吞虎咽的李金禹,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食堂的饭菜还是昨天那个味道,没有了克拉古斯香肠李金禹,也终于体会到了食物的珍贵。

    “大禹,吃饱了吗?”欧楚良抹了抹嘴,看了看四周后神神秘秘道。

    “吃,吃饱了。”李金禹看着面前空空如也的餐具,又看了看不远处打饭的黑人大娘,实在是有苦说不出。

    “咕噜噜...”

    这时,李金禹的肚子暴露了他真实想法。

    他没吃饱,但也吃不下了,因为食堂的饭菜实在是太难吃了。

    “走,我带你改善改善伙食。”欧楚良大手一挥,李金禹和李鉄立刻跟上。

    “欧哥,什么情况?你那还有肠?是哈尔滨红肠还是王中王,双汇也行啊!?”李金禹搓着双手,跟在欧楚良身后贼兮兮地问道。

    “等到了你就知道了。”欧楚良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表情,让李金禹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三人来到一处矮墙处后,欧楚良见四下无人,箭步灵腰伸脚一踩,嗖嗖两下便爬到了墙头。

    李鉄和李金禹见状具是一愣,也连忙助跑踏跳,一个接一个的被欧楚良拉了上去。

    “欧哥,你这是要干什么?这要被教练抓住了,咱们肯定是要记大过的!”看到区楚良带头拐了几个弯朝树林里走去,平日里性格跳脱的李金禹也有些胆颤起来。

    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了,如果三人在巴西山里走丢了的话,那可不是什么小事。

    好在走在前方的欧楚良很快就停了下来,出现三人面前的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小河。

    “欧哥,你该不会是...”

    欧楚良二话不说,直接脱掉上衣和鞋子,卷起裤脚,直接踩了进去。

    “这里我昨天来过一次,这儿,没错,这里有个洼,也是无意间发现的。”

    欧楚良说着,直接踩了进去。弯下腰,在小河边冲击出的环形水洼中屏住了呼吸。

    “走你!”

    几分钟后,随着欧楚良一声得意的宣言,右手闪电般探入水中,将一只巴掌大的巴西鲷拍到了岸上。

    看着活蹦乱跳的鲷鱼,李鉄和李金禹两人连忙蹲下来将其按住。

    上辈子欧楚良就经常在河里这样抓鱼,手速已经练习得炉火纯青。

    小河里像这样大的巴西鲷数不胜数,不一会儿,欧楚良便又拍上岸几条。

    “欧哥,咱们怎么吃?”看着被李鉄用鞋带窜好的五条巴西鲷,李金禹哈喇子都快流了下来。

    “当然是烤了吃啊!你还想炖啊?美的你!”欧楚良给了李金禹一个白眼,踩上岸用鞋里的袜子擦了擦脚上的泥。

    “好啊好啊,我就喜欢吃烤鱼!”李金禹双眼放光,“铁子,你带火柴没有?咱们赶紧去拾点柴火把鱼考了。”

    “柴火你M个蛋!”欧楚良没好气地给了李金禹后脑勺一巴掌,“在这树林里生火?你嫌命不够大啊!”

    “那怎么办?”李金禹哭丧着脸。

    “船到桥头自然直,你跟着我走就是了。”欧楚良二话没说,穿好鞋,按着原路返回了庄园。

    当看到欧楚良操着一口流利的葡萄牙语和食堂的黑人大妈交流时,就连平日里闷蛋的李鉄也不禁瞪大了眼。

    “还愣着干嘛?赶紧带着鱼进来啊!”厨房门口,欧楚良朝李鉄和李金禹招了招手,“奥利佛大妈已经同意我们用这里的厨具了,并且还会替我们保密。前提是她必须在旁边看着我们。”

    “欧哥,你真牛!”看着一旁笑眯眯的黑人大妈,又看着一脸催促的欧楚良。李鉄和李金禹第一次认识到,这个和自己从小踢球到大的同伴,竟然有这么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