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我叫欧楚良 > 第三章 号码和食堂
    “是啊,真是有缘啊!”欧楚良笑了笑,让出位置让张晓瑞等三人走了进来。

    六人一间的寝室,两张下铺四张上铺。

    看到张晓瑞等人,在欧楚良对面已经躺下的李金禹眉头一皱,立刻把刚铺好的被褥卷起来往欧楚良头顶一扔,“铁子,你去旁边,我睡欧哥头上。”

    “好。”李鉄本就不善交流,对于李金禹的要求也并没有什么不满。

    “哟,这么客气啊?那我就睡这张下铺了!”张晓瑞哈哈一笑,立刻把自己的被褥往床上一铺,径直躺了上去。

    跟在他身后的两人无奈,只能把目光放在最后的两张上铺上。

    六人的房间不大,只有两张上下铺的床。也就是说,最后两张上铺的下方各是三张桌子,是给球员平时用来写字看书用的。

    商议看了眼闭着眼美滋滋休息的张晓瑞,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一咬牙,指着桌子上方悬着的上铺道:“我睡那张!”

    说完,自己率先爬了上去,然后弯着腰开始铺床。

    隋冬亮耸了耸肩,他早在12岁的时候就离开家跟着京城八一工体大队在红山口训练,对于集体生活十分熟悉。更何况从地缘上来讲,他是大连出生,也是东北人。

    再加上商议和张晓瑞都来自天津,所以这个宿舍六个人都算北方人,也没有什么文化和习俗上的差异。

    铺好床褥后,欧楚良几人又来到大堂领球衣。

    每个人球服大小早就报上去了,是当地纺织工人现做的,也算是刺激了一下巴西本地的经济。

    虽然球服尺码什么的都订好,但是谁要什么号码却还有待商榷。

    看到欧楚良到来,刘志才开口问道:“小欧,这是你的队服。”

    2套守门员队服在20套常规队服中格外显眼,所以刘志才要率先把门将服挑出来。

    “谢谢教练。”欧楚良接过来后道了声谢。

    “那号码...”刘志才扫了一眼自己的笔记本,给欧楚良使了一个眼色。

    “我要1号!”没等欧楚良回答,旁边的人率先开口道。

    两人同时瞥了一眼一旁一脸挑衅的李建,欧楚良笑了笑,“教练,那我要20号就好了。”

    “20号?小欧,你可要想清楚了...”

    “不就是个号码么,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吧,那就20号吧。”刘志才埋怨地看了眼得意的李建,又看了看满不在乎的欧楚良。叹了口气,在笔记本上画了两笔,表示1号和20号的名额已被占用。

    哪个踢足球的不喜欢背着一个象征着主力自己又喜欢的号码呢?

    按理来说,1号肯定是守门员的了,所以其他球员基本不会抢。

    但是队上有2个守门员,那么注定要有一个选择其它号码。

    “选择了1号,就是主力门将!”

    这样的观念已经刻在人们潜意识之中,欧楚良在海选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上层教练的注意,1号也早就内定给他。

    但现在李建横插一脚,欧楚良也没有表示出什么不妥,刘志才就更不好吱声了。

    看着欧楚良离去的背影,刘志才点了点头,他对欧楚良的感官又上了一个台阶。

    众人领好球衣后,又来到食堂打饭。

    虽然有的球员经历了这么久的折腾早就没胃口,但是为了知道食堂的位置和查看一下饭菜的质量,也都三三两两地来到了食堂。

    “我的天,咱们就吃这个啊,这是什么玩意啊!”

    看着这些当地人煮的饭菜,李金禹一点食欲都没有。

    “这比我老家的乱(烂)炖炖的还乱(烂)!”

    “将就点吧,有的吃就行了。”欧楚良笑着拿起餐盘,然后跟在其它队友身后。

    饭菜都是免费,吃完了还可以再来打。但是看着这些当地人做的“中国饭菜”,几乎没有人吃得下去。多是吃了几口后直接倒掉,然后回宿舍拿出自己的零食塞进嘴里。

    “欧哥,你可真牛!”

    看着面前的欧楚良已经开始用勺子去刮餐盘里的残渣,再看着自己餐盘里还剩下的大半食物,李金禹不禁竖起了大拇指。

    “你小时候没学过悯农么?这都是农民辛辛苦苦种出来的,不能浪费。”李鉄虽然也剩下不少,但是在李金禹面前还是很有优越感,“外国农民也是农民,全天下的农民阶级都是一家!”

    “好,好吧。”李金禹又舀了一勺饭菜,勉强塞进了嘴里。

    但只嚼到一半,却怎么也咽不下去。

    “大禹,你还是多吃点吧。”欧楚良笑了笑,用勺子把最后一点食物盛好,“多吃点,明天才有充足的体力。教练不是说了么?从明天就开始训练。到时会没劲儿的话怎么踢球?”

    “我,我还有半根克拉古斯没吃呢,我回去吃那个!”李金禹咬着牙咽下去后,便直接将餐具放在一旁倔强道。

    “那好吧,随你。”欧楚良笑着将勺子放在嘴里,然后仔细咀嚼起来。

    前世多年的积累,欧楚良习惯将每一口饭菜都咀嚼二十到三十次后才会下咽。这样不但可以利于消化吸收,也会让胃在分解食物时轻松一些,让自己的大脑不会太过犯困。

    就在欧楚良咀嚼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再来一盘!”

    众人抬头望去,张晓瑞抹着嘴巴,第三次站在了打饭窗口。柜台后面的黑人阿姨一脸微笑,直接拿起锅用大勺刮了刮锅底,将里面剩余的食物全都倒在了张晓瑞餐盘里。

    “真TM是个牲口啊!”李金禹赞叹道,看到张晓瑞的模样,他想起了小时候老家农村养的老母猪。

    “牲口怎么了?人家明天肯定比你有劲儿!”欧楚良微笑道。

    “我,我,我...”李金禹慌了神,看了看“满载而归”的张晓瑞,又看了看自己眼前被形容成“猪食”的食物。终于下定决心,重新拿起勺子,拼命地将食物舀进嘴里。

    一旁的李鉄也是同样,拿起餐勺将剩下的饭菜又多吃了几口。

    吃完后,三人把餐盘放到回收处,朝宿舍走去。

    “欧哥,你不回宿舍吗?”

    “不了,你们先回去吧,我去外面转悠转悠,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路过大堂时,欧楚良看到朱光护和两个人教练在门口聚在一起,不知在讨论着什么。

    “好吧,那我先回去了。”李金禹还惦记着他那半根克拉古斯香肠,听到欧楚良的话便朝宿舍走去。李鉄也没有吃饱,他的包里还有大半袋饼干,也想回去垫几口。

    三人分开后,欧楚良走出大门,引起了朱光护等人的注意。

    “小欧,你干嘛去?”守门员教练李辉连忙开口叫住欧楚良。“吃完饭不许乱走不知道吗?都折腾一天了,还不快回宿舍休息?”

    “我不乱走,就在门口这消化消化食,顺道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欧楚良笑道。“对了,教练,你们在干嘛呢?”

    见欧楚良并不像其它少年一样对老师有着天然的畏惧,几人对视了一眼后,朱光护开口道,“我们正寻思着写点什么标语比较好,小欧你文采怎么样?帮我们想想?”

    “标语?”欧楚良好奇地凑了过去,一眼便看到已经用刷子蘸着红漆刷出的六个字:更高,更快,更强。

    “教练,你们想写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