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我叫欧楚良 > 第二章 抵达巴西
    “辽宁?你也是沈阳体校的吗?”听到欧楚良自报家门,张晓瑞更是精神了。

    别看健力宝是在全国范围内进行选拔,但是海选阶段分为两个赛区,一个是大连,一个是天津。

    东三省的孩子们去大连参加选拔,而关外的孩子都会到天津。

    也就是说,东三省学苗的数量和质量,顶的上其它各个省份的和。而事实也是如此,到最后入选的22个少年,就有三分之一来自辽宁。

    “当然,我们都是沈阳的!”李金禹凑上去,将欧楚良从张晓瑞的“怀里”拉了回来。

    张晓瑞对此倒是没有什么不满,毕竟人家是从同一个地方来的,有自己的小圈子很正常。

    “哥们你是踢什么位置的?咱们认识认识,将来说不定能打个配合什么的。我先说,我是踢前锋的,擅长盘带过人。你呢?”

    张晓瑞别看外表粗糙,但却是个细腻的汉子。他知道如果和欧楚良关系打好,将来学外语肯定会容易不少。

    虽然这群孩子不喜欢文化课,但是他们也知道,一门外语也是一个球员的能力保障。将来无论是回俱乐部踢球也好,还是去国外踢球,这都是会“加分”的。

    “那你们可配合不着了!”

    没等欧楚良答话,李金禹再次开口道,“欧哥是守门员,和你这个前锋没啥关系!”

    “守门员?”张晓瑞一愣,他着实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

    正如李金禹所说,守门员在场上的确是仅有的和前锋没啥瓜葛的位置了。甚至在平时训练里,守门员和前锋简直是天生的冤家。

    一想到自己在接下来的日子或许就要从面前这个少年身上拿分,张晓瑞从头到脚开始端详起来。

    欧楚良身型消瘦,颧骨有些高。古铜色的皮肤,一眼看上去就是经常在阳光底下暴晒的结果。

    双眼炯炯有神,无时无刻不透着一股朝气。太阳穴一鼓一鼓的,再加上臂膀处被撑起的球衣,张晓瑞立刻便判断出来:面前这个干练的家伙不好对付。

    不知不觉间,张晓瑞已经把欧楚良放在“敌人”的列表中,一点一点和对方做起对比来。

    欧楚良却只是笑笑,就算不用张晓瑞自我介绍,他也很了解这个年轻的天津球员。

    这个在国足历史上被称为“妖星”的天才,如果可以收敛一下脾气秉性的话,绝对可以成为郝大炮那样的前锋的,甚至超过他。

    不过再转念一想,如果张晓瑞现在就学会收敛了,那么他还是那个球场上敢于做动作过人的“中国马拉多纳”吗?

    一饮一啄自有天定,如果有机会的话,欧楚良倒是不介意去提点一下他。

    “你是踢前锋的?我也是踢前锋的,咱们说不定将来能在场上打打配合。至于欧哥,你还是算了吧。”

    直到李金禹第三次开口,张晓瑞才把目光放在这个圆脸西瓜头的年轻人身上。

    两人的个子差不多一般高,但是张晓瑞黝黑的面庞好像小兵张嘎里的嘎子一样,就连身材也是虎背熊腰的那种。

    李金禹则一脸秀气,一双细长眼睛下面是一张略带婴儿肥的脸蛋。

    这样的人和自己打双前锋配合?

    张晓瑞想到一半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自来熟地拍了拍李金禹的肩膀,“小子,如果你不打算换位置的话,我估计你就要给我打替补了。”

    “你说什么?”本来就咋咋呼呼的李金禹一听也不乐意了。

    自己在张引的“大院”里好歹也是个“角”,就连“辽足天才”肇俊折也不敢说这样的大话。而且作为“学长”,李金禹没少在生活中教导过肇俊折踢球。

    现在冒出这么一位“大老黑”挑衅自己,这口气他怎能咽下去?

    就在李金禹打算上前抓住张晓瑞的衣领“理论”一番时,一旁突然传来“咳咳”两声轻咳。

    看到一旁包菜头,皱着眉的李鉄,李金禹挑衅了一句,“咱们球场上见真章!”

    留下一句狠话后,来到了李鉄身旁不再吱声。

    看着李鉄和李金禹一左一右像门神似的地站在欧楚良身后,张晓瑞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鼻孔朝天地轻哼一声,也回到了自己的队伍中。

    “东北人不光脾气大,口气也挺大啊!不知道能力怎么样?”人群中,不知是谁嘀咕了一句。

    “滚你丫的,我特么也是东北人!”李建回头怼了一句,瞪得那个说风凉话的少年一个激灵。

    大连出生的李建虽然代表京城八一入选,但他毕竟也是东北人,听到有人开地图炮也自然会不乐意。

    但他只是讨厌对方开地图炮罢了,实际上看到欧楚良三人也是心中憋了一团子怒火。

    在第一轮海选过后,他便记住了欧楚良的名字。

    这次选拔一共要选22人,其中守门员只有2个人选。

    作为门将,李建也非常想通过选拔。

    可是在他下场后,无意间听到了教练和评委的谈话。

    “这孩子天赋不错,而且有理有据,稳重得很,一点都不像其它的,要么咋咋呼呼的,要么就只知道站在门线上不出来。这次选拔要是没有意外的话,这孩子肯定是入选了。”

    “是啊,看了这么多孩子才见到他一个这么有天赋的,可惜了是个守门员。”

    “守门员怎么了?好的守门员顶的上半个球队...”

    再往后的话李建就没有听了,他只知道,摆放在他面前的入选之路更窄了!

    对于从小不服输的李建来讲,这是绝不允许的!

    “哼,会英语又怎么样?又不能让守门功夫更好!”李建轻哼一声,给自己打着气,“欧楚良,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成为我的替补的!”

    又是数个小时的飞机,这些从地球一端来到另一端的少年早就被长时间的旅途折磨得够呛。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下机后,还要坐火车前往巴西圣保罗。这一趟下来,就算是个精壮成年人也会吃不消。

    欧楚良还好,两世为人让他精神力倍涨。从大巴车下来后,他只是感觉有些疲惫罢了。不像其它队友一样全都东倒西歪,一副霜打茄子的模样。

    “排好队排好队!胜利就在眼前了,等到地就可以睡觉了!大家再坚持坚持!”朱光护自己也累得够呛,虽然在飞机、火车和大巴车上断断续续睡了几个小时,可一有点什么风吹草动他都会惊醒。

    这样浅的睡眠根本不足以恢复精神,再加上要倒时差,此时的朱光护也是才喝了一罐咖啡后,强打起的精神。

    “好!”少年们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

    在健力宝工作人员和当地接头人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了圣保罗郊区外几十里地的一处庄园。

    有山,有水,有丛林,俨然一副“人间仙境”的模样。

    “欧哥,你怎么了?有什么心事吗?”

    看着一旁的欧楚良眉头紧皱,李金禹强打起精神开口问答。

    欧楚良回头看了看坑坑洼洼的山路,叹了口气,拍了拍李金禹的肩膀道,“到地方后好好休息吧,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噢。”李金禹乖乖地应了一声。也不知为什么,在欧楚良面前,平时刺头的他像一个乖宝宝一样。

    众人又前行了一阵,终于到达了半山坡庄园的大门口。

    看着被白色油漆从新刮一次大白的山庄,众人像是征服了喜马拉雅山一样欢呼起来。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大家拎好自己的行李,每人领一副铺盖跟着李老师去宿舍。铺好床后再来大堂排队领球衣。领完球衣后你们愿意睡的话就可以睡,饿了的话可以去食堂吃饭,听清楚了吗?”

    “听清楚了!”一听到“饭”和“睡觉”两个词,少年们双眼放光,像是饿了半个月的狼一样。

    李金禹、李铁和欧楚良三人都是来自沈阳张引的“大院”,所以三人自然走进了同一个寝室。

    “哈,欧哥,真巧,咱们竟然被分在了同一间寝室!”就在欧楚良三人铺床时,张晓瑞的身影也出现在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