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游戏体育 > 我叫欧楚良 > 《我叫欧楚良》新书预告
    灿烂的青春岁月悄悄走了,

    来来去去的红颜慢慢散了。

    一双巧手,将三十二块黑白皮革围成了一个小巧的足球。

    围住了那一段青葱岁月,也围住了永恒。

    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沿路发表一系列的有关改革开放的重要谈话,呼吁经济改革。同年6月,人民银行在全国范围内发放一元,五角,一角的金属钱币。

    当这些光泽各异的硬币陆续从银行朝全国各地散播花种时,全国各地的“英豪少年”,却在这一刻朝北方聚拢。

    广东,梅县。

    这里是叶剑英元帅亲提的“足球之乡”,在这里,走出了远至清末的球王李惠堂,近则如古广明,谢育新,池明华等中国名将。

    踢球,几乎是这个县城里人们最大的乐事。

    每一个少年都以李惠堂为荣,陈文奎也是一样。

    在这个氛围浓厚的“足球之乡”长大的陈文奎,在小学二三年级的时候,因为脚下技术好被梅县体校相中,就此走上足球之路。

    1989年,第十四届世界杯预选赛上,中国男子足球队冲击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却连续两次遭遇黑色三分钟。

    当连续两次被对手在最后3分钟内扳平反超后,球迷们不住长叹道:“如果李球王还在,中国足球又何至落到今天?”

    从那一刻起,年龄不大,额头却很宽的陈文奎有了新的目标:成为像李惠堂一样,为国争光的球王!

    “你们想进国少,或者国青吗?”一天下午,体育老师开口的这第一句话,彻底改变了陈文奎的一生。

    几天后,陈文奎、杨晓平等其它三名队友,背负起行囊,出现在梅州体校的校门口。

    “当我回来后,我一定要变得和你一样强!”陈文奎看着李惠堂的雕像大声喊道,“这次出去,我绝对不会给你丢脸,不会给家乡的父老乡亲丢脸!”

    说完,陈文奎头也不回地迈出了校门。

    梅县体校大门前,李惠堂左腿撑地,右腿伸直,摆出一副射门的姿势。在他的右脚背上,还有一颗蓄势待发的足球。

    是将球网洞穿?还是偏离轨道?

    或许,只有那些背着行李提着拉杆箱的少年们会给出正解吧!

    绿皮车,硬座。

    24小时后,早已双脚充血红肿的陈文奎和小伙伴们走下车,望着人山人海的火车站大声喊道:“京城,我们来了!”

    湖北,武汉。

    二十三中的足球场上,王文华脖子上挂着毛巾,瘫坐在草皮旁的塑胶跑道上。

    “小华,刚刚那球你应该再往前突一步的。如果突成了前面不但一马平川,还能给接应的队友多争取一点时间。”一个和王文华穿着同样球服的9号少年走到他身后开口道。

    “我尽力了!”王文华摇摇头道,“我只要那球再不传肯定会被人断掉。对方拼的那么凶,我身体对抗又是弱势,不如趁早把球传出去,到时候还可以做一些二过一等撞墙配合嘛!”

    “我还是觉得你尽量下底比较好,那时候大家都以为你要传球了,都在拼命往禁区里跑。你说你突然来个短传,谁反应过来?”10号也开了腔,加入了“声讨”大军。

    王文华据理雄辩着,但很快因为人数上的弱势落了下风。

    不一会儿,下半场开始后,王文华的身影并没有出现在足球场上。

    “教练,为什么换我?”看着队友在绿茵场上驰骋,王文华咬着牙,一脸的不甘。

    “小华,我看你和队友争论个半天,讨论出个结果了么?”教练抱着肩膀道。

    “教练,难道你也认为我是错的?”王文华的语气有一些沮丧。

    “我不知道。”教练说道,“我刚刚不在你们身边,所以并没有太听清楚你们在讨论什么。”

    “既然我没错,那教练为什么换我下场?”

    “小华,有的时候并不一定要分对错的!”教练语重心长道,“你有你的坚持,他们有他们的想法,这很正常。不过我们是一支球队,他们是多数,而你是少数。少数服从多数,这个道理你应该明白吧?”

    “可,可是,真理往往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呀!”王文华倔强道。

    “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是么?呵呵...”教练轻笑一声,突然画风一转,扭过头认真地看着王文华的双眼。“那么,你准备好去追寻你的‘真理’了吗?”

    王文华也同样回视着教练,没有一点退缩。虽然他不清楚教练突然说这番话的含义,但还是用铿锵有力的声音回应道:“当然,我认为我的足球理念并没有错!我相信一定有人会认同我的足球理念的!”

    “那好!”教练打了个响指,“小华,你去教导处一趟吧,那里有别的老师在等你,他会带你走出这里,去外面看看。在那里,你或许会找到认为你是对的人。”

    几天后,王文华坐在前往京城的火车上,看着窗外路过的足球场和场上拼搏的少年,在心中暗自思忖着,“总有一天,我会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

    河北,天津。

    13岁的商毅躲在母亲背后,就像遇到危险时的小鸡一样。

    “我不去,我就是不去!”

    “老商,你看孩子不想去,你就别让他去了!”赏母一脸怜惜,“孩子还这么小,到了那边出了啥事可怎么办呀?况且这次事件还那么长!”

    “没错没错,如果硬要我去的话,我肯定天天和别人打架,也不正常发挥,最后他们他们肯定不要我!”商毅大声附和道。

    13岁的商毅长得眉清目秀,商母也生怕自己的孩子在集体生活中吃亏。

    “看吧,老商,孩子都这么说了,你就别勉强孩子了!”

    母子俩一人一句,听得商父是心烦意乱。

    他捏了捏睛明穴,语重心长地摇头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要把他送去!”

    “你也不看看你,把孩子都惯成什么模样了?”

    “成教练已经说了,咱们孩子最有灵性,最有天赋,是块好苗子,这话你也听到了。况且足球是他的爱好,这是他自己选择的,难道就让他这天赋这么浪费了吗?”

    “小毅,你和我说,你喜不喜欢踢足球?”

    看到父亲说着说着蹲了下来,商毅想了一下后回答道:“我当然喜欢踢足球,但我不要去那么远的地方踢,我不想离开家里。”

    “傻孩子,哪能一直在家里这一亩三分地踢呢?”商父继续劝道,“你要出去长长见识,开阔一下视野,知道吗?”

    “不知道,不知道!”商毅依旧倔强道。

    “哼!我告诉你,这事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明天我就带你过去,如果你敢耍花样的话,小心我把你屁股打成八瓣!”商父见已经不能靠温柔的语气说服对方,立刻换了一张严肃的脸。

    “妈...”商毅哭丧着脸,看向自己的“救世主”。

    “孩子他爸,你...”

    “你别说了!”商父大手一挥,“这个家你说了算我说了算?”

    “咱们把孩子从小就捧在手心里,这怎么能行?你现在捧着,你还捧他一辈子啊?小小年纪就这么任性,长大了还得了?今个说什么我都得带他去,不去也得去!”

    商父说完,大手一挥,摔门而去。

    商母叹了口气,蹲下来拖着商毅的脸道:“孩子,你爸说得对,妈从小是太惯着你了。这一次,你要加油,争取考个好成绩。知道了吗?如果成功了的话,对你这辈子都是有极大好处的!”

    “妈,怎么你也...”商毅“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商母把孩子抱在怀里,也是一阵无言的叹息。

    她清楚,自己老公这么执着,甚至是“倔强”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想让孩子完成他自己未完成的夙愿。

    但这一切,对于今年只有13岁的商毅来说太残酷了。据说这次选拔的标准是77、78年出生的孩子。而商毅却是79年出生的,比其它竞争者都小。

    让自己孩子独自去面对那些比他大一岁甚至两岁的半大小子,她这个当母亲的也跟着心疼。

    拗不过一家之主,几天后,商毅还是戴着一顶棒球帽,在拎着拉杆箱的父亲的催促下,一家三口登上了前往选拔基地的公交车。

    下了公交车后,商毅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皮肤黝黑,虎背熊腰的少年。背着书包,从另一辆公交车上走下。

    “这里就是选拔基地么?哼哼,人来的可不少啊!”少年轻哼一声,然后环视了一圈,大声喊道,“我会将你们全部过掉!哈哈哈哈哈,你们等着吧,这次我一定会入选的!”

    “市体校的张效瑞?他也来了?”商毅眼神一收,深吸一口凉气,胸口还有些隐隐作痛。

    张晓瑞是市体校的前腰,商毅和他有过几面之缘。但在仅有的几次交手中,商毅被对方用身体和盘带技巧完爆。

    再一次拼抢中,张晓瑞的胳膊肘狠狠顶在了商毅的胸口,那一下差点没将他的肋骨顶端。而张晓瑞却像没事人一样,带着球扬长而去。或许对他来说,这这是一次微不足道的身体对抗吧。

    实际上,商毅的长处也不在于防守,他是进攻型球员。只不过张晓瑞的冲击力太强了,他才不得不参与防守罢了。

    “爸,妈,你们就送到这吧,不用送了!我自己能行的!”长得一副《小兵张嘎》里嘎子模样的张晓瑞大手一挥,朝自己的父母说道。

    “到都到这了,你还让爸爸妈妈走啊?怎么的也得进去瞧瞧呀!”张父十分爽朗,很会对付叛逆期的儿子。

    “那行,那你俩跟着吧,别多说话。”张效瑞咂么咂么嘴,对于他这个年纪的少年来说,有父母陪同简直是太丢人了!

    四处望了一眼,刚好看到一个少年把头压低,长长的棒球帽檐挡住了清秀的脸。

    “哟?这不是商毅嘛?”张效瑞大笑一声,朝商毅喊道,“商毅,你也来了?对了,你年龄够吗?要我说你还是趁早回家吧,小心被再伤着!”

    张效瑞说完,哈哈大笑一声,径直走进了园区。

    “这孩子可真壮实啊,看上去要比小毅大上五六岁!”商父看着张效瑞的背影叹道。

    商母却很细心,弯下腰问道。

    “小毅,你认识刚刚那个孩子吗?”

    商毅握着拳头,死死咬着嘴唇。直到张效瑞的背影消失在园区门口,这才狠狠说道:“我不认识他!”

    说完,商毅从母亲手臂上抢过自己的背包,径直朝园区大门走去。

    “这孩子是怎么了?刚刚还一副不愿意来的样子,这会儿怎么迫不及待了?”

    “谁知道了?”商父摊了摊手,“可能是我儿子想通了吧!”

    说完,商父便带着商母跟了上去。

    辽宁,沈阳。

    “...我不管你们来自哪,是张指导的大院也好,是沈阳体校也好,还是哪个俱乐部的青年队。”

    “但这一次,都得把你们骄傲的心给我收一收。因为你们面对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足球少年。”

    “当然,你们也不能妄自菲薄,该拼的还是要拼的!”

    “让大家都瞅瞅,你们这么多年的训练不是白练的。这就像是一次考试,知道了吗?”

    “知道了!!!”台下两排少年大声应道。

    “记住,你们不光是代表沈阳,将来还要代表辽宁,代表全国,有没有信心?”

    “有!!!”

    “好,那我先在这里祝你们一路顺风!”

    “谢谢老师!!!”少年们对着带队的老师深深鞠了一躬。

    6个小时后,火车驶入了终点站,大连。

    隋广路,李尧,李金羽,李铁等少年雄心勃勃,跟在带队老师的身后,搭乘公交,来到了选拔基地。

    在这里,孙冶,孙继海等本地小球员也早早就位,等候多时。

    足球,这个由32块批改缝制而成的奇特物件,竟然在短短的半个月内,让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少年心甘情愿地聚在一起,让那些不懂足球的人都叹为观止。

    几天后,天津,大连两个赛区同时开赛。在全国百十来号优秀的77、78年龄段优秀的小球员中,筛选出80名优秀者集体送往京城,进行第二轮选拔。

    当哨声响起的那一刻,在一块块长方形足球场上舞动起22名形貌各异,高矮不一的足球少年。他们奔跑的身影,不但牵动着陪同而来父母的心,也在全国球迷的心头,悄悄地系上了一根看不见的红线。

    ——————————

    无冕之白新作《我叫欧楚良》。

    这是一段所有人都知晓,但是没有作者触及的年代,也是一段回味无穷的往事。

    从04年退役,穿越到平行世界的92年,只有15岁的欧楚良,在这段青葱岁月中会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请大家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