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无把笔记本递过来的那一刻,李开愣了愣,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去看了起来。

    这一看,李开的眼睛顿时就眯了起来,身子都站直了起来。

    他这明显是认真了起来,全部身心都投入到陆无递出来的笔记本当中。

    而陆无这边,看着一下子就沉浸下去的李开,他的脸上露出三分枯燥三分寂寞和九十四分属于挂比的无奈。

    说实话,陆无一开始看到李开的时候,他真的是惊为天人的。

    以为自己遇到了隐藏的大佬,让陆无忍不住想要秀自己的天赋来引起这大佬的主意。

    结果后来秀着秀着,陆无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劲。

    这大佬貌似好像也没有他想象当中的那么牛掰来着?在召唤兽培育方面好像跟他也就在伯仲之间来着。

    一开始发现这个的时候,陆无真的是以为自己膨胀了,居然都敢自比大佬了。

    人家大佬是什么段位,怎么可能是他这种平平无奇的挂比刷几本书就能追上的?

    所以陆无沉下心来又努力了一波,而等陆无努力完这一波再抬头一看这大佬,当时陆无就很清楚的知道自己错了,他和大佬的水平怎么可能是在伯仲之间嘛?自己明明是超过他好多好多好吧!

    至少在关于绳萤草的进阶方案上,陆无是能甩他几条街的!

    这时候,陆无这才想起来。

    尽管自己平平无奇,但自己确实是一个挂比来着。

    有着过目不忘,外加金手指的他,仅仅努力一个星期不到就能够搞出【小骷髅的训练手册2.0】了。

    更别说是如今已经努力了一个多月,白天疯狂刷题,晚上疯狂刷书的他了。

    如今的陆无不仅有着不俗的知识积累,再加上有一个金手指在,可以说他在关于召唤兽的培育上已经是完全站在比李开更高的高度了。

    这就尴尬了!

    他原本还想着通过努力获得李开的认可,成为李开的弟子。

    结果一转头他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可以教李开了,这就让陆无特别无奈了。

    陆无只能是改变原本的目标。

    从努力成为李开的弟子,转变为努力把李开变成自己的冤大头。

    没办法,一个平平无奇的开挂者的日常就是这么枯燥无味。

    李开这边那里知道在过去的这一个月里,陆无走过一段什么路,内心有过什么变化。

    这时候的他完全沉浸在陆无拿出来的那一个笔记本里。

    陆无拿出来的那一个笔记本,其实就是专门针对于他那一个实验的推测。

    陆无从材料单入手,通过打扫时候整理的材料渣,以及绳萤草的属性变化作为切入口,一点一点的从结果上逆推出李开使用的方案。

    这是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甚至是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而陆无却偏偏做到了。

    而且他的推举有理有据,其中各种各样的奇思妙想看得李开目瞪口呆,常常忍不住拍案而起脱口而出一句‘这样也行’?

    当李开完整的看完陆无的这一个笔记本之后,他再次看陆无的目光就变了。

    之前他还敢把陆无当成是一个垂涎自己的年轻人,现在的话,他已经完全不敢在抱有这一种自大的想法。

    仅凭这一个笔记本,李开就能够看出陆无在召唤兽培育这一方面的水平绝对是远在自己之上。

    意识到这一点,李开的目光复杂起来。

    特别是当他看到陆无那一张平平无奇的脸时,李开的心中忍不住的涌出四份嫉妒四份悲凉还有九十二分羡慕。

    同时更加确认一件事,召唤兽培育师这个职业果然还是看天赋了。

    像他这一种没有多少天赋的普通人,就算是几年十几年如一日的努力,也比不上陆无这一种拥有奇思妙想的天才几个月的努力。

    所幸的是,像陆无这一种天才李开之前见过,而且还不少。

    被打击得多了,李开的心脏也就强大了。

    很快的,李开就把负面情绪驱散开来,紧握着手中的笔记本看着陆无的眼睛带着十分灼热,问出了他现在最期待的问题:“你能帮我解决绳萤草的进阶问题?”

    李开的这一个问题一出来,陆无那一颗吊起来的心就彻底的放了下来,脑瓜子重重的一点。

    随着陆无脑瓜子这一点,李开正式开始了身份上的转变。

    从陆无第一眼以为的大佬,从给陆无发工资的老板,转变成为陆无相中的冤大头。

    而关于这个李开也是知道的。

    虽然李开在召唤兽培育师这一条道路上天赋不高,十来年的努力依旧没有能够成为一个职业召唤师培育师,虽然李开的性格有些孤僻,但并不代表他并不通人情世故。

    而在李开懂得这些的情况下,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无非就是喜闻乐见的PY交易。

    “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了解召唤兽培育师的圈子,想借您的书看看,另外想跟您借一下您的工作室,再要一点材料。”

    两人都特别直接。

    深入浅出谈好价格,一发入魂达成交易!

    陆无说着拿出一张单子来。

    他这张单之上,记录了十几样材料。

    李开接过去扫了一眼,大概判断出这一张单子的价格,稍微思考一下就点同意了。

    他这干脆果断得有些过分,让陆无都有些措手不及。

    他是真没想到李开会这么干脆的答应,他还以为李开还要犹豫一下呢,他甚至都准备了一些别的筹码,可惜都没有能够用上来。

    李开脑瓜子一点,陆无和自己的冤大,哦不,是老板的交易就正式开始了。

    陆无接着把自己一早就准备好的,关于绳萤草的进阶方案拿出来。

    嗯,又是一本笔记本,李开迫不及待的接了过去翻看起来。

    这一看,李开再度沉迷了进去。

    陆无给他的笔记本并不只是记录进阶的方案这么简单。

    他这一个笔记本是接着他刚刚拿给李开的哪一个笔记本的,记录着陆无在逆推出李开使用的方案,使用的主要材料之后,陆无紧接着开始进行李开那一个方案的全面推理。

    从这一个方案为什么会失败,再到如何修改这一个方案,最后陆无又是怎么以这一个方案为基础逆推出一个全新的符合绳萤草进阶的方案。

    可以说,陆无不仅把方法给了李开,还手把关于这一个方法的思考毫无保留的展现在李开的面前。

    这让看完这一个笔记本的李开再看陆无的时候眼神再次出现了变化,为陆无瞬间就读懂了他这眼神的含义,这家伙馋上他了,一如陆无第一次看到李开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