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流浪剑客在漫威 > 一百九十三)星爵,我是你父亲
    狂欢仍在继续。

    但在依旧纵情狂欢的,却没有几人了。

    八尾椎、德塔早已醉倒在地上,酒杯中残留的美酒也泼了一地。

    勃朗特和勃朗宁,则只剩下傻笑。

    他们脸色潮红,显然已经醉到了极致。

    依旧清醒的,也只剩下德拉克斯和星爵了。

    只是看样子,他们离酩酊大醉,也差不多了。

    在密室内,何平睁开眼睛,从静坐状态脱离出来。

    他起身,默默感受着一身的剑气运转,接着看向门外。

    还差很多啊。

    他内心默默叹息着。

    接着,他便朝门外走去。

    此刻,小淘气似乎心有灵犀地走了出来,眼睛瞬间聚焦在同时出门的何平身上。

    她眼睛完成了月牙,显然开心极了。

    何平笑了笑,便上前揉了揉她的脑袋,接着拉着她的手转身朝驾驶舱方向走去。

    驾驶舱内,火箭依旧在和格鲁特有一搭没一搭地先聊着。

    他们的话题,已经从星爵那里聊到了最近宇宙中发生的一些有趣的事情。

    例如某只大章鱼霸占了至高星的能量场,那些金闪闪的至高星人在征召勇士帮他们解决这个麻烦。

    据说,报酬还很高。

    倘若不是已经跟随了何平,火箭怕是有心想要去挣这一笔佣金。

    只可惜,现在的他,也只能看着这个悬赏流流口水了。

    再例如,原本让人闻风色变的星际强盗,如今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宇宙几大势力联合出动,许多强盗团伙都因此灰飞烟灭了。

    剩下的一些,也终日东躲西藏惶惶不安。

    据说,为了讨好阿斯加德人,收藏家也出了不少悬赏。宣传只要死的不要活的。

    这一笔悬赏,也让火箭垂涎不已。

    只可惜,这些个悬赏都已经不再是火箭能染指的了。

    毕竟,他是何平的仆从。

    说着说着,火箭竟然真的隐隐有些想哭。

    那些自由自在的生涯啊,那些金灿灿的赏金啊。

    还有,那些自己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延寿药剂啊。

    全都离自己而去了。

    火箭眯着眼,暗暗抹了一把眼泪。

    悔不该当初兴冲冲地跑去抓捕何平。

    那简直是噩梦的开始。

    格鲁特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看着神情悲伤的火箭,刚想说什么。但此刻,飞船的警报突然响了起来。

    他扭过头,看着飞船雷达上的图标,忍不住说了一句:“我是格鲁特。”

    火箭抬起头,嘴里嘟囔着:“我听到了,我看到了。”

    他此刻心情差到极点。

    正好来了一个可以发泄自己怒火的目标。

    他不动声色地将所有的武器都调动起来,在雷达上锁定了目标,嘴里露出冷笑:“哼哼,最好快点挑衅我们,火箭大爷现在缺少一个玩具。”

    他的一只手,已经按在了武器发射的按钮之上,只等靠近的飞船露出什么不轨行为。

    只可惜,对方却发来一段通讯。

    火箭不想打开。

    但这个时候何平和小淘气闻声走了进来。

    火箭不用扭头,就知道身后站着的是谁,嘴里嘟囔着说:“好吧,好吧,让火箭大爷听听对方想要说什么。”

    接着,在何平来到仪器前的时候他点击了播放按钮。

    一个沧桑、慈祥、充满善意的声音传了过来:“你好,尊敬的船长大人,我是星爵的父亲,特意过来接我儿子回家的。”

    火箭有些诧异:“星爵的父亲?不是那个叫勇度的海盗吗?”

    何平则眯着眼,脑子里浮现出这个人的样子。

    和声音一样,他依然是一副慈祥、和蔼的老人模样。

    只是,何平清楚地知道,对方是怎样的一个人。

    可惜,倘若不能灭掉他的主体,怕自己是不能招惹这种敌人的。

    他站在那里,颇无奈地说:“既然人家都找上门了,那就带进来吧。”

    这些难缠的家伙,一个比一个不好惹。

    除非,何平能找到解决他的办法。

    正在何平脑子里想着解决方案的时候,火箭在何平的要求下,勉强打开接泊舱的舱门。

    对方的飞船飞了进来。

    这是一个小巧的,造型奇特的圆形飞船。

    当飞船的舱门打开的时候,一个慈祥的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的身边,是头上顶着两根触角的螳螂妹。

    火箭和格鲁特负责迎客,一见到螳螂妹,他有些发愣,接着侧着头问格鲁特:“喂,你觉不觉得她很像八尾椎那只大蟑螂的妹妹?”

    格鲁特回了一句:“我是格鲁特。”

    火箭会意,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位慈祥的老者见到火箭,笑着致意到:“你好,我叫伊戈,是星爵的父亲。这位是我的养女,叫螳螂。”

    他转身介绍螳螂女,螳螂女也乖巧地向两人打招呼。

    火箭有些古怪地看着两人,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星爵是那个从小被拐跑的儿子。

    否则的话,怎么会跟眼前这位老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一个彬彬有礼,一个却颇为粗俗。

    看样子,家教真的很重要。

    火箭收起乱七八糟的想法,径直上前,笑着说:“你好,我们船长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说完,便引导着脸上始终挂着微笑的伊戈还有螳螂女向前走去。

    另一侧,星爵和德拉克斯被强拽到了迎客大厅里。

    他坐在座位上,却仿佛像是屁股着火了一般坐不住。他不停地扭着身体,似乎不明白为什么要把他从狂欢中生生拽到这个冷清的地方来。

    相比较他而言,德拉克斯就淡定多了。毕竟,他已经睡着了。

    洛基也过来了,他坐在次座上,对来人格外好奇。

    据说是星爵的父亲,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等到来人到了以后,洛基忍不住笑了。

    是伊戈啊。

    这个天生的星球的魂灵。

    许久之前,他曾随奥丁一起拜访过伊戈的星球。

    那里确实是一片绚丽之地。

    伊戈进来之后,除了向主位上的何平致意之外,目光瞬间转移到了星爵身上。他眼中的神色愈加慈祥。

    之间他缓缓走在星爵面前,接着就说出令星爵目瞪口呆的一句话。

    “孩子,”伊戈慈爱地看着星爵,“我是你的父亲,我来接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