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九龙圣祖 > 一千九百四十二 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唰!

    汪屠远并没有去过多管灵丸和慕红衣二人,这两位虽然身中剧毒酸软得不能动弹,短时间内却并无性命之忧,先救得云笑一命才是最重要的。

    “向文杰,你给我住……”

    因此下一刻汪屠远已是出现在了房间之内,但他下意识地便要出声喝斥的时候,陡然发现那个混元谷天才,已然一动不动躺在了地上,到口的话语也是戛然而止。

    这是汪屠远万万没有想到的结果,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为了给自己控制先天混元一气,这个叫云笑的少年是如何的耗尽心力。

    日间在云笑离开之时,汪屠远能清楚地感应到其状态,那种脉气和灵魂之力消耗一空的状态,绝对不是故意装出来的。

    这样的状态,哪怕是汪屠远自己,想要恢复也需要数日的时间,更不要说一个只有化玄境初期的云笑了,没有个十来日时间,恐怕都不可能有和别人动手的资格。

    哪知道此刻的情形竟然会是这样,以汪屠远的感应能力,就算不是炼脉师的强大灵魂,也能清楚地感应到向文杰已经没有了丝毫气息,死得不能再死了。

    可是这一切到底是如何发生的,汪屠远又是百思不得其解,一个气魂两空的少年,外间二人也身中剧毒,这云笑到底是如何避过向文杰的毒手,还将其反杀的呢?

    “汪谷主,这向文杰深夜前来,想对我横施毒手,我为了自保将他毒杀,贵谷应该不会让我偿命吧?”

    见得汪屠远来得如此之快,云笑轻轻抚了抚自己的纳腰,然后说出的一番话,既有着解释今日之事的意图,又有着一抹另类的激将之法。

    “云笑小兄弟说哪里话,是这个孽障自己找死,须怪不得别人,只要你人没事就好!”

    汪屠远是个讲道理之人,从向文杰夤夜出现在这里,他就能猜出一些前因后果了,而眼前这粗衣少年却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以他的为人,是不可能循私的。

    不过汪屠远的心情也不是太好,除了日间和那帝宫特使宋连山谈得很不愉快之外,现在又出了这么一档子龌龊事,实在是让混元谷面子大失。

    “那就多谢汪谷主了!”

    听得汪屠远的话,云笑不由大大松了口气,在面对向文杰的时候他能云淡风轻,可是面前之人乃是至圣境强者,哪怕是小龙的一念化万毒,也绝对不能让其就范。

    还好汪屠远并没有护短循私,只要是占住了道理,那便没有太多后顾之忧,这也是建立在云笑前世对汪屠远颇多了解的基础之上。

    “云笑兄弟,这孽障的事先不说,我深夜前来,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恐怕……”

    汪屠远将目光从向文杰的尸身上收回,然后脸色有些难看,甚至是有些欲言又止,作为混元谷的谷主,对于此事,他实在是有点羞于启齿。

    “恐怕我在这混元谷之中,不能再多呆了吧?”

    而云笑何等心思,从汪屠远的状态之中,他已经能猜到某些东西了,因此直接将后者未说完的话补全。

    此言一出,这位混元谷谷主心头也不由一惊,暗道眼前这少年不仅是脉气修炼天赋了得,这心智更是远非常人能比啊。

    “唉,汪某无能,实在是惭愧!”

    既然对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汪屠远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惭愧之色,不过到得后来,却是化为了一抹决绝。

    “云笑兄弟,你放心,我一定多拖住那宋连山几日,给你争取出更多的时间脱身,不过你此后行事一定要小心,万不可再出现在帝宫修者的面前!”

    汪屠远想是早就想好了后路,只不过对于他这话,云笑却是没有附和,暗道以自己和苍龙帝宫的恩怨,那恐怕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对于苍龙帝宫的兼并计划,汪谷主有什么打算?”

    云笑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是问出了一个全新的问题,此言一出,让得汪屠远都不由一愣,暗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小子竟然还关心这样的事。

    “哼,他苍龙帝宫再厉害,想断我混元谷传承,那是做梦!”

    不过汪屠远作为混元谷谷主,在这个时候赫然是展现出了无穷的霸气,这样的决定也让云笑颇感欣慰,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

    之前只是汪屠远陷入某种特殊状态之中,混元谷群龙无守,这才在大长老车向南的带领之向,有着对苍龙帝宫妥协的意思。

    如今强硬的谷主重新恢复巅峰状态,和苍龙帝宫的谈判已是发生了改变,只不过苍龙帝宫势大,现在的汪屠远,也不敢直接撕破脸皮,只能是虚与委蛇一番。

    “云笑兄弟,我已经做好了安排,你就连夜离开吧,其他事就别管了!”

    见得面前的粗衣少年似乎还想要说点什么,汪屠远不由摆了摆手,然后抢上将云笑从床榻之上扶了起来。

    “向文杰这个孽障!”

    扶住云笑的汪屠远,再一次看到云笑被炸得血肉模糊的右上臂,不由怒从心头起,直接喝骂出声,他还以为这严重的伤势,乃是由向文杰造成的呢。

    听得汪屠远的喝骂之声,再看到从内里被扶出来的云笑,慕红衣的脸色不由有些尴尬,因为云笑手臂上的伤,其实是她施展的黑芒造成的。

    “红衣小姐,多谢了!”

    云笑自然是个明白人,而且他也知道刚才若不是慕红衣用黑针轰中自己的右臂,说不定自己在朦朦胧胧之中,就已经去见阎王了。

    就算这个女子是来自暗刺,一直对自己心怀敌意,但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救了自己一命,因此云笑也不吝感激之情,朝着对方深深一躬。

    听得云笑之言,汪屠远这才知道事出有因,或许并不是自己想像的那般,而眼前这个红衣少女的身份,他显然也得大长老车向南告知过了。

    暗刺一向是九重龙霄最为神秘的势力之一,其中杀手神出鬼没,很多时候你连暗刺杀手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脑袋就已经搬家了。

    传说你只要付得起代价,就算是让暗刺去刺杀苍龙帝宫的那对主宰夫妇,他们也不会有丝毫犹豫,不过那样的代价,或许整个九重龙霄都没有谁能付得起。

    一个化玄境初期的暗刺天才,自然是不会被汪屠远放在眼里,因此看过一眼便算,此刻最重要的事,还是将云笑连夜送出混元谷,免得被那宋连山给堵住。

    “你们这是……中毒了?”

    出得房门的云笑,在道过谢后,第一眼就已经发现这两位的状态了,不由微微皱了皱眉,暗道那向文杰做事还真是谨慎啊。

    “云笑兄弟,你放心,我混元谷二长老乃是一位圣阶高级的炼脉师,肯定会替他们解除剧毒,你还是先行离开吧!”

    汪屠远看起来有些着急,他可是知道那帝宫特使宋连山有多想抓住云笑,若是真被其堵住,就连自己的话都不一定好使。

    虽然在这混元谷的总部之中,区区一个宋连山根本翻不起什么浪花,但那样一来,恐怕就要真要和苍龙帝宫撕破脸皮了,如今的混元谷,明显还没有做好准备。

    “不用了!”

    哪知道汪屠远在这边着急忙慌,面前这个粗衣少年却是一点都不着急,听得他口中轻声发出,紧接着已是伸出手来,在灵丸和慕红衣的身上各自点了一下。

    “好了!”

    当云笑收回手来的时候,再次发出两字轻声,而这电光石火的动作,不仅是让汪屠远脸现惊疑之色,就连慕红衣这个当事人都是深深不信。

    慕红衣倒是知道云笑乃是一名不俗的炼脉天才,但自己所中的可是圣阶低级剧毒,哪怕是那些圣阶层次的炼脉师,恐怕也得小心翼翼花费不少时间才能尽解吧。

    可是眼前这个少年呢,仅仅是在自己的身上点了一下,就说剧毒已经解了,这未免太过天方夜谭,这世间哪有如此之快的解毒手法呢?

    慕红衣不知道的是,此刻云笑替她解毒的手段,并不是自己那圣阶低级的炼脉之术,而是小龙的一念解万毒。

    之前向文杰施展的只是圣阶低级剧毒而已,以小龙的本事,根本就不用本体出现就能尽解,只是这样的手段,外人难得一见。

    “咦?我……我能动了?”

    就在慕红衣绝不相信自己所中剧毒已解之时,她忽然发现一股力气从体内升腾而起,和刚才的酸软无力完全是大相径庭,不由又惊又喜。

    而一旁的灵丸早已站了起来,相对于慕红衣,他对自己这位云笑大哥可是极为自信,而且对其所说的话更是深信不疑,大哥既然说解了,那就肯定是解了。

    “好了,云笑兄弟,你还是快走吧,迟了怕是来不及了!”

    虽然汪屠远心中也是暗自心惊云笑的解毒之术,却没有忘记更重要的是,当下开口出声催促,却没有看到身前少年眼眸之中一闪而逝的精光。

    “恐怕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