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位面之金榜题名 > 第241章 前来送死
    飘香号船首。

    望着秦书凡御舟逐渐消失在水面,单婉晶道:“娘,姓秦的小子很奇怪,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莫非真是传闻的千岁仙人?”

    东溟夫人叹道:“连武尊毕玄和弈剑大师傅采林都不放在眼里,甚至还要杀宁道奇的人,岂是等闲之辈。不过无论此人是谁,为娘只关心约定,另外你对他要执晚辈礼,万不可怠慢,切记!切记!”

    单婉晶皱着秀眉哼道:“他算什么长辈,娘你不知道,在来飘香号的路上,他总盯着我的脸颊,嘴上连连叹息,说什么如此女子最终却嫁个无能之辈,碌碌一生,分明是个登徒子么。”

    顿了顿再道:“还有之前满口花花,总之,我对他是不会客气的。”

    恰在此时一道声音远远传来:“小丫头,背后说人坏话,小心被雷劈!”

    东溟夫人急忙捂住神色震惊的单婉晶朱唇,两人极目眺望,却不见水面半个人影,方知秦书凡的神奇。

    千米远的江面上,秦书凡收回目光,心念一动,小舟如同汽艇一般飞速前行。

    飘香号在长江入海镇江附近,小舟目的是京杭大运河。

    愈接近运河,愈发感受到战乱的压迫,河道两岸不时遇上逃难的人,下舟询问,谁都弄不清楚是躲避什么人,连隋军或是义军都分不清楚。

    这日傍晚来到高邮湖附近一个小县城,把小舟停靠在岸边,找了间客栈,正欲吃饭,忽然街上人声鼎沸,一片混乱,秦书凡扯住一位正要离去的男子询问。

    男子叹道:“杜伏威和李子通的义军与朝廷的隋军连番厮杀,战火快要波及到这里,快逃命吧。”说罢惶然去了。

    秦书凡闻言想到东溟夫人所说的埋伏之事,之前宇文化及船队沿河而上的时候暗中布置,陆路有近万化整为零的兵马相随,双方厮杀,恐怕与鬼啼峡设伏有关,估计现在打出了真火。

    秦书凡打包了一些饭菜,来到街上,只见人车争道,抢着往扬州方向逃走,沿途呼儿唤娘,哭声震天,一副末日来临的景象。

    他随众离开县城。

    路上布满挤跌抛弃下来的衣服、家具、器皿和鞋子,什么东西都有,可知情况的混乱。

    顺着人潮出了城外,只见漫山遍野都是照明火把和逃避战祸的人。想不到一个小小县城,平时街上疏疏落落,竟一下子钻了这么多人出来。

    秦书凡来到运河口岸,自己的小舟早已不翼而飞,显是被乱民开走。

    运河上全是南下的难民舟船,他与众人相反,沿河道直接北上。

    接连几天,路上遇到的难民越来越多,询问得知,这些人都是从淮安逃难而来,隋军与义军似在洪泽湖周边大战。

    秦书凡加速赶路,倘若找到宇文化及也不用这般跋山涉水了。

    这日中午,来到了一座小村庄,正想找人问路,突然蹄声大作,一队人马由山坡冲刺而来,他跃到旁边大树的树冠上。

    这些骑士约有百多人,个个披甲执锐,与御卫军的装扮相似,气势却比御卫军强大,首领是一名身穿黑色武士服,身材窈窕动人,风神高雅,容貌绝色的少女。

    在她的带领下,百多名骑士直奔村庄。

    而此时又一队骑士出现,约有两百多人,一看他们杂乱无章的武士服,人人臂挂绿巾,便知道必是义军。

    他们由村另一头出现,甫进村内先射杀了几只扑出来的犬只,接着逐屋搜查,把村内百多男女老幼全赶了出来,一时鸡飞狗走,呼儿唤娘,哭喊震天,惨不忍睹。

    正当作恶之时,绝色少女带领的骑兵杀来,她手握两柄宝剑,舞动出道道剑光,身后的骑兵也高举长矛,双方一接触,人多的义军顿时死伤大半,余者哭爹喊娘的溃逃,只恨坐骑少生两条腿。

    绝色少女率兵追击,很快就将那义军首领擒获,义军首领跪在地上哭爹喊娘求饶:“李小姐饶命,放过小人吧。”

    绝色少女冷哼道:“似你这般禽兽,活着也浪费粮食。”

    长剑挥动,义军首领头颅冲天而起,腔中鲜血喷洒一地。

    绝色少女长剑归鞘,吩咐左右道:“尽快打扫战场,安抚百姓,一柱香后离开此地。”

    刚说完话,便看到一名黑袍少年踏进村内,向自己边走来,绝色少女秀眉微蹙,带着两名骑兵催马上前问道:“此地有乱兵出没,无事尽早归家,别凭白丢了性命。”

    她声音娇甜中带着责问,听起来教人难弄的是关心还是教训。

    绝色少女说完催马回转。

    秦书凡上前拦道:“多谢姑娘提醒,秦某是想问一下前去淮安的准确道路。”

    绝色少女秀眉微蹙,这才正式打量秦书凡,好一会道:“看你容貌非凡,气质温和,衣袍干净,显是富家且武功有成的子弟,也罢,本小姐告诉你。”

    言毕说了通往淮安的道路,并且道明洪泽湖周边大战的事情。

    秦书凡拱手谢过,转身离去。

    绝色少女催马回转,这时村那头奔来四名骑兵男子,女子显然认识,迎上去与四人见礼。

    领头男子道:“妹子,你可气煞二哥了,兵荒马乱的私自带兵出来,莫非想惹爹爹生气不成,还好尚明兄弟提供消息,否则要出大乱子的,马上随我回去。”

    “谢谢尚明兄弟。我还不为了二哥练出一支兵马!”绝色女子巧笑嫣然说道,然后挽着男子的胳膊撒娇。

    “秀宁小姐,刚才的黑袍少年问什么,此人与我们追击的人很相似。”尚明拿出一张画像递给绝色少女。

    绝色少女边看边道:“是一个富家公子,来问路的,咦?正是画像中人,尚明兄弟追他做什么?”

    “当然是算账了!世民公子,秀宁小姐,在此稍等,我们去去就来。”

    尚明一拍坐骑,白马利箭般窜出去,尚邦和尚奎泰催马抽剑紧随而去。

    兄妹俩互视一眼,不知缘由,带着大队骑士追了上去。

    秦书凡刚走出村外,尚明三人追了上来将他团团围住,秦书凡目视三人,淡淡地问道:“是你们?东溟夫人还有什么事情交代?”

    他对三人印象不好,以为三人追来是有事相告,孰料那尚邦宝刃直指道:“欺辱我们公主的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

    秦书凡眉头一挑,了然道:“原来你们三人吃了飞醋,为单婉晶来报仇出气!”

    他说的不错,之前在飘香号上,尚明三人听闻单婉晶称呼秦书凡为登徒子,便以为秦书凡欺负过单婉晶。

    东溟派分男女两系,女以单为姓,男则姓尚,一般男女在成年后,会选择相对立的女子为妻子。

    而单婉晶,非但是尚明三人心目中爱慕的女神,更是他们未来门当户对的妻子,严格来说三人还是竞争对手,不过闻听此事后,三人便对秦书凡下了杀心,远远寻仇来了。

    “是又如何!难道你亵渎我们尊贵的公主不该死吗?”尚奎泰怒喝道。

    秦书凡闻言仰天长笑。

    尚明冷哼道:“你笑什么?是否为了下黄泉而苦笑?”

    秦书凡笑声倏止,环视三人道:“我笑你们太自不量力,不问情由追上来报仇,却不知是远远前来送死!”

    “少说废话,受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