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位面之金榜题名 > 第61章 鲜血的作用
    一夜无话,第二天秦书凡换了件民国时期的轻便汉服,样式与唐装相似,吃罢早饭,与九叔,阿强前往关押八名马贼的牢房。

    牢房设立在冯家庄衙门后院,四周有机关守护和保安队员看守,固若金汤。

    牢房内,秦书凡用指手指敲了敲马贼的身体,响起打铁一样的叮当声,奇问道:“九叔,这种诡术比武学中的铁布衫和金钟罩还要神奇,皮肉犹如钢铁,更能反弹劲力,若非身上有薄弱的关节,几乎无敌,恕秦某眼拙,从未见到如此厉害的诡术!”

    昨夜的战斗情形此刻仍然历历在目,那些马贼功夫平平无奇,论拳脚也就二流水准,但是皮肉之坚,以他苦练十五年的刚劲都无法破开,如果不是依靠心意太极的刚柔转变,昨夜他会尝试到首败的滋味。

    九叔也敲了敲马贼的身体,道:“秦掌柜乃是武道方面的宗师,不了解这种诡术也不足为怪,其实这是旁门左道中的一种术法。”

    秦书凡眉头微蹙,拱手道:“书凡尚属首次听到术法,还请九叔不吝解惑。”

    九叔连说不客气,然后脸色一正的道:“所谓旁门左道,便是术士之流,术法则是术士的制敌手段,以茅山正道来说,术士就是不学无术之士。”

    “不学无术之士?”阿强惊讶,跟随自家师傅学艺多年还从未听过这种人。

    九叔哼道:“你也是,不过不像他们,吃的是五毒,喝得是雾水,做得是打家劫舍,奸淫掳掠的勾当。”

    秦书凡道:“如此说来,那些马贼都是邪魔外道,而那个女贼应该是个大魔头!”

    九叔点点头:“那个妖女的实力非比寻常,此次逃脱而去,定然在暗中窥探我们,伺机报复,我们不能有任何掉以轻心,阿强拿刀来。”

    阿强被自家师傅的话吓了一大跳,又听闻要拿刀,张口就要询问缘由,却被九叔一个眼神瞪了回来,老老实实取来一把钢刀。

    九叔接过刀,咬破舌尖在刀刃上抹上一道鲜血,抬起一名马贼的胳膊,挥刀在腋窝一割,漆黑色的鲜血迸射而出,空气中登时散出一股恶臭。

    马贼痛的大呼小叫,声音刺耳。

    九叔用手指蘸了点黑血,道:“秦掌柜请看,此血,漆黑无光,奇臭无比,显然是淤血,里面定然含有剧毒,用此血再辅以术法手段,浑身刀枪不入也很正常,不过用人血能破除这种诡术!”

    秦书凡豁然开朗,原来所谓的刀枪不入是用毒血和术法催动而成,他一直以为马贼使用的是某种刀枪不入的诡异功夫。

    他拿起那柄带血的钢刀问道:“为何人血有种这种能力?”

    九叔完全没有任何保留,直言解惑道:“我们正常人的血是鲜血、热血,专克阴邪鬼物,体魄强大者,尤为显著,就像秦掌柜这样的武道宗师,一旦催动功夫,血脉偾张,热血上涌,再厉害的鬼物也不敢靠近。

    再者,人乃万灵之首,灵性天成,鲜血中带着强大的生气,与热血配合,专破邪恶鬼术。”

    言罢,九叔令阿强用血刀逐个斩七名马贼一刀,破掉他们的邪术,他本人则与秦书凡回到衙门正堂喝茶攀谈。

    两人说起见闻和功夫,秦书凡这才知道原来九叔是位茅山派的驱魔捉鬼大师,还是湘西当地知名的天师,突然灵机一动,捉鬼必然涉及到魂魄,再想起印月的话,秦书凡当即向九叔请教神魂知识,九叔正要开口,副队长却在此时奔进屋内,对九叔一阵耳语。

    秦书凡转首闭耳,看向堂外,他为人堂堂正正,不会偷听旁人说话。

    九叔见他如此,也暗自佩服,听完副队长的话上前说道:“实不相瞒,今天是我的生日,不宜杀生,那些马贼留到明日处决,我在村里客栈略备了一点薄酒,请了许多好友,秦掌柜前去喝两杯如何?”

    秦书凡自无不可,不过人家生日摆酒,总不能空手而去,他想了想,从货架上取下三块金砖。

    金砖出于自生化危机世界,是艾萨克斯特意送的,说成贿赂也不为过,总共一百块,秦书凡准备来拿来到现实换钱币开店。

    把金砖装在口袋里,秦书凡与九叔,阿强,副队长向客栈走去。

    阿强平时花钱大手大脚,此刻连给自家师傅准备礼物的钱都没有,不过这厮倒也机灵,半道上一直缠着秦书凡,想先借几块金砖,回头再用符纸顶账,秦书凡已知他的符纸被九叔收走,再者鸿楼自有交易规则,根本没有顶账一说,也就没有答应他。

    进了客栈阿强还在死缠烂打,九叔早已听到自家徒弟的话,当下甩给阿强两块大洋,一摆袍袖,气呼呼的上楼去了。

    秦书凡拍了拍阿强的肩膀,作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也紧随九叔而去。

    “强哥,你丢人丢大发了,哈哈!”副队长刺激一句,也跟着上了楼。

    阿强郁闷要死,急忙奔出客栈买礼物,却跑的太急,与下楼吃饭的茅山明撞个正着,茅山明正是昨夜戴着斗笠的矮个中年道人,之前被阿强在客栈里教训过,阿强此时憋了一肚子火,一见是茅山明,当即骂起娘来。

    “又是你这个外来的道士,好狗不挡路……”

    茅山明被骂的狗血喷头,客栈里的客食皆对他指指点点,茅山明有心反驳,却担心强龙难压地头蛇,再者,他来此只是为了求财,当下服软赔罪。

    “算你机灵,以后在本村小心点。”阿强哼了一声,趾高气扬的走了。

    “明叔我受不了了,我要收拾他!”开口的是一只鬼,乃是茅山明所养。

    茅山明共养了两只鬼,一大一小,前者为大宝,后者为小宝,此刻开口的是大宝,他仗着活人看不到身体,不顾茅山明的阻拦,冲过去撞在阿强后背,阿强当即扑跌到客栈外,摔了个狗啃泥。

    “又是那个混蛋找死!”阿强爬起身来,吐出两颗带血的牙齿,怒吼回头,客栈里的食客连忙摆手,一个个相距他米远,哪里能撞到他。

    阿强左看右看,最终将凶手归到门槛上,踢了几脚才愤愤离去,那大宝却不放过他,继续整蛊。

    不一会阿强被整的惨叫连连。

    虽然阿强不学无术,此时也知被鬼物戏弄,但无法开口求助,只能在众人面前出尽洋相,不过他的惨叫声还是传到了二楼。

    二楼雅间内,秦书凡耳朵微动,却是听到了阿强若有若无的呼救声,当下把金砖叠于一起推到九叔面前,起身抱拳道:

    “九叔,仓促之间,秦某也没准备什么礼物,这几块身外之物权当给九叔打个长生金牌,诸位先吃,秦某下楼一趟。”

    盛世古董,乱世黄金!

    九叔和他一干朋友纷纷起身相送,相比众人的礼物,秦书凡出手太过阔气,尤其是在清末民初军阀割据的时期。

    “各位留步,秦某去去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