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机屋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位面之金榜题名 > 第44章 中山狼(下)
    月黑风高。

    别墅内异常昏暗,唯有地下酒窖的灯光大开,几缕光芒混合着声音从门缝里透出。

    一个女声提高着嗓音说道:“什么,那十六个人竟然是被你侄子秦书凡所杀,王健也被他杀死了,怎么可能?王健两个小时前还给我通过电话,你一定在骗我!”

    秦天豪道:“我知道那些人都是被扯断脖子而死,一个个死得极惨,但确实是他亲口承认,你我相识多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不信,你打电话问一问,再让人去庙村坟场一看便知!”

    “你等等,我马上问一下。”

    女声挂了电话,三分钟后又打过来,声音里泛着惊恐:“王健确实被人杀,连同他保镖在内全部被杀,死得极残,那秦书凡太可怕了,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秦天豪急忙阻止:“千万别,你不觉得,现在是个很好的机会?”

    “什么机会?难道你是想?”

    秦天豪深情道:“晓红,当年你我双栖双宿,在一起是多么的快乐,都是那个老不死的东西把你抢走,这些年我没一天好过,娶的那个老婆,是个只会贪图享乐,勾引男人的渣女,这些年我无时无刻不想和你在一起,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

    原来与秦天豪通话的女子,正是通宇集团董事长助理柳晓红。

    柳晓红沉默了良久,声音放缓道:“你是想把责任全部推到王成身上,引你侄子秦书凡杀了王成,然后占有王成的公司?不行不行,他手底下那么多股东,根本不可能成功的!”

    秦天豪道:“有什么不可能,事在人物,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一旦成功,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然后结婚生子,双栖双宿,况且,此事王成才是元凶!”

    电话那头的柳晓红似是沉浸在秦天豪形容的未来幸福画面中,思索了片刻才道:“我还有些担心,尤其是你侄子,他那么凶残,会傻的听你话做事?”

    秦天豪笑道:“别担心,我全都想好了,至于秦书凡,他自然不傻,不过我有办法,你就放宽心吧。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王成从魔都诓骗回来,其它事情一概别管,就等着当通宇集团的董事长夫人吧,哈哈。”

    柳晓红想了想道:“出了这么大的案子,王成肯定会加强身边防御,更不太可能回来。”

    秦天豪笑道:“你都说出了这么大的案子,王成如果不回来解决,非但警察不放过他,就是市府也不答应。”

    两人又说会情话,方才结束通话。

    秦天豪走出酒窖,看了眼二楼的一个房间,嘿嘿一笑,而后去了主卧睡觉。

    第二天中午,秦天豪敲响了秦书凡的门。

    “书凡,起来吃饭了。”

    秦天豪有三十八岁,而立之年,但岁月并未在脸上留下多少痕迹,他穿着一身运物服,高壮的身材,刚毅的相貌,看起来依然那么年轻富有活力。

    半晌不见房内动静,秦天豪正准备开门而入,旁边却窜出一人,吓得他差点叫出来。

    “是我,天豪叔。”

    来人一开口,才让秦天豪放松下来,正是秦书凡。

    秦天豪责怪道:“你这一变化,叔还真认不出来,怎么刮了头发,还穿得这么不伦不类,不过模样倒是变好看了。”

    原来秦书凡穿着一件灰布僧袍,脚踏芒鞋,头发刮得干净,脑门发亮,形象大变,再配上面如冠玉,唇若抹朱,眉清目朗的容貌,以及宽肩窄腰,挺拔高大的身材,任谁看到都会瞩目而视。

    秦书凡道:“只因担心牵连到叔叔和婶婶,书凡故意扮作和尚,为你们减轻点负担,旁人若问起,叔叔就说是请了个和尚来家做法事。”

    秦天豪愣了愣,笑道:“这倒是个好办法,在咱们df市谁不信佛,满大街十个人里就有一个是和尚,这个小区内也经常有人请和尚回家做法事,你这个身份扮得好,如果你再能念上几句佛经就更好了。”

    秦书凡宽心道:“以前读过一些佛经,书凡至今倒还记得,天豪叔尽管放心。”

    秦天豪拍了拍脑门:“倒是忘了,书凡是咱们df市的高考‘状元’,快点下楼,听说你来了,你那个没过面的婶婶准备了一桌好菜,咱们一家人好好吃顿团圆饭。”

    秦天豪带着秦书凡下了二楼。

    这座别墅实在不小,单是二楼的房子就有五间,每间都有卫生间,一楼的空间更是宽大,后院还有游泳池,整体富丽堂皇,跟个小宫殿似的。

    餐厅里,一名年轻妇人坐在餐桌前,看到两人下来,目光移到秦书凡身上突然一亮,起身笑道:“这就是书凡吧,当年我和你叔叔结婚时,你正在上学没有见过,不想长的这么高大,比你叔叔还高半头呢,哎哟,还穿着一件僧袍,真好看,来来来,快坐到婶婶身边。”

    婶婶名叫方春凤,她的卷发染成了酒红色,慵懒的披在肩头,身穿红色宽松居家服,长得美艳动人,尤其是胸前那几两沉甸甸的肉,站起来的时候还抖了三抖,美腿更是笔直修长,白嫩的脚指露在外面,根根细腻圆润。

    在秦书凡的认知里,这位婶婶除了妩媚成熟外,身材容貌不比义妹小冬瓜差。

    “书凡常年在校读书,不曾上门拜访,都是书凡的不是,婶婶客气了。”

    秦书凡与方春凤对视一眼,行了个礼,然后规规矩矩的坐到方春凤对面。

    秦天豪眼睛一亮,暗忖这个侄子真懂礼貌,倒是自家媳妇的神色就跟痴汉遇到美女似的,恨不得一口吞下去,简直丢人之极,不过想到以后得到通宇集团,又暗自欢喜起来。

    “春凤,书凡在df佛学院就读,学院里都是这种僧侣装扮别见怪不怪。书凡,你婶婶性格直爽豪气,有什么就说什么,你也别见外,吃饭。”

    秦天豪径自动起筷子。

    餐桌上摆着鸡鱼等等各种海鲜,逸散着阵阵香气,看盘子上的标志显然是专门从酒店送来。

    方春凤热情的给秦书凡夹菜,秦书凡感谢后缓缓开动筷子。

    自悟道理觉心性后,秦书凡将感悟与心得融合到日常生活之中,一动一静,一坐一立皆有规矩和学问,看着他,让人心里不禁产生一种很自然的柔美感觉,自觉人就应该如此。

    方春凤不禁看痴了。

    “书凡在家别外出,那些事情交给我去办。”

    秦天豪放下碗筷说了一声起身离开,方春凤都没有听到。

    方春凤檀口微启:“书凡,你吃饭的动作不急不缓真好看,能教教婶婶吗?”

    秦书凡微笑道:“只要放空心灵,婶婶也能做到。”

    方春凤咯咯一笑,主动靠上前,环着秦书凡的臂膀按了按,惊呼一声:“书凡的皮肤好细腻了,哇,汗毛和毛孔也没有,好香,你竟然还有体香,真是神奇……”

    她径自在侄子手臂上抚摸起来。

    秦书凡颇为无奈,自肌体发生重大变化之后,体内的杂质排除干净,还可以精确控制胃液的分泌,就算数天不吃饭,也没什么大碍,反而体内不会留下残渣。

    且举手投足间,身上逸散出一股独特的清香之气,闻起来,能让人心旷神怡,好似站在世界上空气最干净,最清新的地方呼吸。

    这种情况表明,秦书凡的拳术练到内外通透,净如琉璃的地步,就像古代的一些典籍中记载的“神仙出世,满室异香”中的“异香”。

    一餐饭吃得极为别扭,秦书凡最终受不了,以出去散步为由才摆脱方春凤的纠缠。

    他刚走到大门,厅内就传来方春凤的声音。

    “书凡,这几天小区里不知那家来个脾气古怪的臭老头,你要注意别被他缠上了,婶婶收拾完碗筷就出来找你哦。”